遼寧省撫順市迫害法輪功者遭惡報統計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綜合報導)「善惡有報」一直是中國傳統價值觀的一部份,「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是為人的起碼品德。但是,善惡有報的天理是不會因中共的逞兇一時而發生變化的。

十六年來,公安系統聽從惡首命令,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無計其數。僅撫順地區就有數千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有的被勞教、被判刑等,被迫害致死的有上百人。在中共各級組織和相關人員,因為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而遭惡報的實例頻頻出現。神佛慈悲,但威嚴同在。天理昭昭。誰造的孽,誰就得還。

通過明慧網搜索,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官員及普天人有患癌症死亡的,有突發腦出血而死的,有打雷劈死的,有被水淹死的,有車禍而死,而傷殘的,有病重留下後遺症的,有殃及家人遇難的,有殃及家庭開銷高達幾十萬元的,等等現象,令人不能不吸取教訓。

僅撫順地區就有134人因參與迫害法輪功遭到上天的懲罰,遭惡報的人中,公檢法司57人,政法委(610)系統35人,另有42名普通人。

在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134人中,死亡人數42人(見圖色部份),佔總人數的31%。另有殃及家人發生死亡事件的14人。見表一。

表一:撫順各級惡報死亡人員分類統計表

死亡報應類型公檢法司政法委系統普通人員合計
癌症死亡 3 9 5 17 
其它重病死亡 4 4 1 9 
突發死亡 3 3 10 16 
殃及家人(死亡)53614
總人數15192256

說明:殃及家人死亡欄,是指參與迫害人的數據,不是家裏人死亡數據。有的殃及家裏死亡二、三人,請詳見後附案例。

其它報應類,見表二。

表二:撫順各級惡報人員分類統計表

傷害報應類型公檢法司政法委系統普通人員合計
重病在身145221
突發傷殘53614
被處罰202224
殃及家人(遇難)361019
總人數42162078


說明:殃及家人遇難欄,也是指參與迫害人的數據,不是家人遇難數據。有的殃及家人遇難二人以上,請詳見後附案例。

列舉惡報30例

1、趙世舉──撫順市公安局處長患直腸癌死亡

趙世舉迫害法輪功沒停止過,到二零零零年的春天,趙世舉將迫害法輪功的演講團,拉到老幹部處,讓這些人污衊、詆毀法輪功。由此,趙世舉遭遇一些禍端。二零零五年二、三月間,趙世舉患直腸癌斃命。

2、田海關──撫順技通處原處長遭惡報患兩種癌症死亡

田海關,男,撫順市公安局技術通訊處處長。田海關是破壞撫順市法輪功學員真相資料點的首惡,使多名法輪功學員受到殘酷迫害,因而,對惡黨「工作成績卓著」,而對法輪功學員則是「罪行累累」。

田海關因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遭惡報,患肺癌、肝癌,遭受生不如死的痛苦,於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死去,終年五十七歲。

3、郝建光、吳光(政法委書記)詆毀法輪大法,遭到惡報

撫順市公安局原國保支隊長郝建光,因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於二零一二年三月,死於瀋陽公安局看守所。郝建光的死應驗了善惡有報的天理。

郝建光自二零零零年以來與原撫順市政法委書記吳光上下呼應,詆毀法輪大法「真善忍」。

幾年來,在撫順地區,郝建光到處指派便衣特務,冒充學員刺探情報,電話監聽,威脅法輪功學員親友,配合其行惡,對法輪功學員下黑手。

二零零零年期間,郝建光帶領支隊警察與吳光在撫順新華街一次綁架了八十餘名法輪功學員,致使黃剛、張公華等多人被非法判重刑。

在吳光、郝建光任職期間,撫順地區千餘名法輪功學員無辜遭抓捕,幾百人被非法判刑、勞教或遭強行洗腦迫害,多人被迫害死亡,致殘,無數個家庭被迫害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在他領導下的國保支隊成了折磨法輪功學員的人間地獄,動輒實施上大掛、電擊、老虎凳、劈腿等酷刑。

吳光和郝建光惡行遭惡報。郝建光得了糖尿病,不能上班,腳流膿,視物不清,還不反省自己;吳光也因開車撞死人的命案和其它問題被告發。在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日,郝建光因貪污國家鉅款被正式逮捕入獄了,二零一一年被判無期徒刑,在執行判決的前三天,死於看守所裏。吳光的罪惡也難逃法網。

4、郭風成──市公安局支隊長車禍仕途殃 惡報亡

郭風成,男,五十一歲,撫順市公安局支隊長,直管公安一處、二處。因撫順市公安一處、二處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起了極其邪惡的作用,惡黨原定於二零零八年將他提升為公安局副局長。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日,郭風成在撫順清原交界處出車禍,郭風成當場死亡,車內共有四人,其他三人重傷。

5、梁大明──其妻暴病身亡

撫順市紅透山銅礦派出所惡警梁大明,在紅透山對法輪功學員極其殘暴。礦內有三位學員曾遭其毒打,其中一法輪功學員的內弟去看望時,此學員正半躺在水泥地上,只穿一條短褲,滿身是泥,顯然是半夜在派出所院內遭毒打後,又被拖到室內並將雙手銬在暖氣上(據說此學員曾被打得暈死過去)。

時隔不久,又一名法輪功學員被抓,梁大明將其吊起來殘暴毒打,那聲聲慘叫,撕心裂肺,派出所周圍的群眾聽到痛苦的慘叫聲,消息不脛而走(據說此學員被打了一天一夜)。

一人作惡,家人遭殃。就在二零零二年三月初,梁大明的妻子暴病身亡。這是對梁大明作惡多端的報應和警示。

6、雷秀才──清原縣構乃甸鄉派出所所長大年初一暴病身亡

清原縣構乃甸鄉園派出所所長雷秀才,多次非法抓捕、騷擾本鄉法輪功學員,逼迫法輪功學員寫不煉功的保證書,並抄家、罰款,把多名法輪功學員非法送進拘留所、教養院進行迫害,就連七、八十歲的老人都不放過,強行綁架送進大沙溝看守所。

雷秀才領一幫人把法輪功學員王樂有的家洗劫一空,家具、口糧、化肥、種子、耕牛、豬、就連幾隻下蛋的小雞也給抓走了,王樂有被綁架送進教養院。當地老百姓都氣憤地說:他們比過去的土匪都黑、都狠。

二零零四年大年初一,正當人們都歡天喜地過大年的時候,原本健壯的雷秀才突發腦溢血死亡,知情的群眾都說:這是迫害法輪功遭了惡報。

7、肖成偉47歲──清原縣夏家堡鎮派出所所長車禍躺在床上七年了

肖成偉,原任撫順市清原縣夏家堡鎮派出所所長,今年四十八歲。在清原縣夏家堡鎮任派出所所長期間,執行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指令,多次參與迫害當地的法輪功學員。七年前,肖成偉遭惡報,出車禍,兩條腿都撞壞了,警車也撞報廢了。

七年過去了,現在肖成偉已經神志不清,別人聽不懂他在嚎叫甚麼,生活不能自理,連家人都不認識了,誰到他身邊,他就連踢帶咬的,鄰居都能聽到他喊叫的聲音,慘不忍睹。認識他的人都很惋惜當年很英俊的年輕人如今成了這樣的了,都是因為聽從中共邪黨的指令參與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才落了個這樣的下場。

8、侯紹偉38歲──清原鎮派出所副所長腦瘤死亡

侯紹偉,男,曾經多次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給他講過真相,奉勸他不要迫害善良的民眾,那樣會遭惡報。他不但不聽反而說:「我迫害你們了,也沒怎麼樣啊。」後來他被確診為腦瘤,後死亡,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被火化,年僅三十八歲。

9.趙宇翔41歲──新賓縣榆樹鄉派出所所長勒索錢財患心臟病死去

趙宇翔,男,原榆樹鄉派出所所長,此人積極跟邪黨走,迫害好人。威逼法輪功學員交書、罰款、拘留、勞教。勒索吳秀琴六千元;劉士傑七千元;劉秀蘭二千元;隨玉珍六千五百元……大約是二零零五年七月間,趙宇翔得心臟病死去,年僅41歲。

10、李丹30歲──新賓縣南雜木公安分局的臨時工作惡殃及三代人

南雜木公安分局的臨時工李丹,男,主管迫害法輪功。他經常到煉功人家騷擾,並誹謗大法師父;幫助邪黨掠奪錢財,逼迫學員寫保證書,收抵押金,全都是他經手。

二零零二年五月份,景淑芝因遭迫害而流離失所,暫居吉林省東風鎮一親屬家。他聽到消息後伙同另外二人前去非法抓捕,致使景淑芝被冤判三年。特別邪惡的是在二零零二年的九月份,他出了一個特別壞的主意,在當地公安派出所所長的支持下,把幾名學員傳訊到公安派出所。他做審錄,逼迫學員罵大法,罵師父,否則送新賓縣拘留所。當天晚上這傢伙和派出所所長一次送走三人,並每人處罰現金一千元。

李丹不聽法輪功真相一意孤行。不久他的父親突發急病死亡。李丹不知悔改,繼續參與迫害善良人,後下崗回家。

二零零五年四月的一天,李丹在岳父開的加工廠值夜班,次日早被發現已經死亡。在李丹死後不到二個月的時間,他三歲的兒子又不知何故死亡。

11、金學明──新賓縣榆樹鄉原司法所所長上演誹謗法輪功的節目 死於非命

金學明,榆樹鄉原司法所所長。曾多次到法輪功學員家中搜繳法輪功書籍,恐嚇學員。在惡黨迫害法輪功高潮的時候,還主動擔任編輯、導演污衊法輪功節目,而且親自上演。他先在榆樹鄉邊外村試演,當時政府的幹部去了二十多人。節目上演結束後,金學明從屋中出來,被榆樹鄉的南景雲─金學明的仇人用槍打死了。當地人議論著說:南景雲的槍裏有五顆子彈,打完金學明之後,還想開槍打仇人曹偉等人,可槍就卡殼了。

後來,金學明的妻子到榆樹鄉政府哭訴著說:「這都是污衊法輪功的結果。」(2011年3月報導)

12、邵首剛──清原公安局打更人燒《轉法輪》書瞎了一隻眼又殃及兒子

撫順清原滿族自治縣馬前寨人邵首剛在公安局打更時,把公安局在法輪功學員家沒收的《轉法輪》和煉功帶拿回家中,把《轉法輪》書撕了引火,煉功帶洗掉後錄上了流行歌曲。

不長時間,邵的一隻眼睛開始痛,逐漸大痛,最後劇痛,治也沒治好,只好挖調換了個假眼球。邵首剛有時從炕上下地時感到有無數根鋼針刺腳心,疼痛難忍。邵首剛的兒子在外邊玩口渴了,回家誤把塑料瓶裏的蒼蠅藥當飲料喝了,幾乎喪命,抬醫院搶救花了很多錢。

13、清原縣法院──合伙作惡,紮堆遭報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五日大陸媒體報導,遼寧撫順清原縣法院的十一名法官被調查。該法院副院長張永義、王維先及各法庭庭長:譚希宏、喻秀文、劉俊傑、高維、趙居昆、尤宏偉、劉相軍等十多人被帶走調查;副院長林克俊在逃(後被抓捕)。表面原因看,法院這麼多法官出事是因為遭到民眾的舉報,但實質上,是因為賣力迫害法輪功遭到的惡報。

清原縣法院至少對三十九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強制枉判五年或五年以上的法輪功學員有二十人,其中被非法判十年或十年以上重刑的有七人。其中法輪功學員徐大為、盧廣林、張友金、劉青春、冀龍被判刑後迫害致死;劉洪昌等被非法判刑後失去了家庭。

14、郭素珍──在洗腦班賺黑心錢夫妻雙亡

撫順市東洲區新屯街郭素珍,從二零零零年起,配合街道邪黨書記周惠敏積極參與迫害本地區法輪功學員,協同邪黨書記挨家挨戶騷擾有信仰、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把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送進吳家堡教養院迫害。這期間,她一身病,還不知悔改。

二零零四年,撫順羅台山莊洗腦班成立之後,郭素珍還賺黑心錢,在洗腦班做「轉化」迫害,和惡警吳偉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她的惡行殃及了她的丈夫,二零一一年上半年,她的丈夫暴死在家中。二零一一年七月上旬,郭素珍本人去蘇州兒子家,剛到兒子家,就突然死亡。

善惡有報,郭素珍迫害好人,既害了自己,又連累了家人。

15、滕志軍──「我寧可滿地爬,也不聽你的。」

滕志軍,男,新賓永陵鎮嘉禾村人,二零零一年上任為嘉禾村黨支部書記,為了升遷,一上任就為江氏集團賣力。長期蹲坑、監視、惡告法輪功學員,並雇不明真相的村民夜間蹲坑,跟蹤。滕志軍與永陵鎮的派出所所長郭華偉(後被判刑入獄),互相勾結往來,無度地榨取學員的錢財,多者上萬,少者幾千,勒索的錢不給憑證。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七日是村書記的換屆改選日。滕志軍為了爭得上級的信任,達到下屆連任的目的,三月十六日白天拉選票,夜間在村裏蹲坑,監視發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溫連舉、陳長平被滕志軍抓住送到派出所,兩人被勒索八千元,然後又送進洗腦班迫害,造成兩學員身心受到嚴重傷害。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一日上午十一點左右,從村裏的北邊向南邊刮起一陣大風將滕志軍家三間房上的瓦,全部掀掉在地上,摔成一堆廢墟。而左鄰右舍的房子卻安然無恙,看到的人都驚嘆不已。而滕志軍面對現報的警示,卻不知悔改,繼續作惡,撕傳單、毀條幅,塗毀法輪功真相標語。

二零零六年年初,他當眾撕掉貼在牆上的法輪大法真相傳單,並破口高聲大罵法輪功,顯示自己有多威風。事後,他得了股骨頭壞死病,專用好藥、貴藥也不見好。法輪功學員去他家講真相,他說:「我寧可滿地爬,也不聽你的。」他說的話可真應驗了,痛的嚴重時,真的是滿地爬,這是村民親眼所見,他每天都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16、魏國河──清原縣鄉里主管聽惡黨的指揮 腿摔成了三節

這件事發生在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土口子鄉,鄉里有一對夫妻是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底,這對夫妻去了北京上訪,當時鄉里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叫魏國河。他知道後氣急敗壞的說,等他們回來,看我怎麼收拾他們,我要把他的腿踹成三節。可是,還沒等法輪功學員回來,他自己騎摩托車把自己的腿摔成了三節。為了治病,花了很多錢,腿還打了鋼板。從此,他再也不敢做迫害法輪功的事了。

17、葛鵬40歲──新賓上夾河鎮政府官員骨癌死亡

葛鵬,男,40多歲。原上夾河鎮政府幹部。此人迫害法輪功表現積極,充當打手,經常誹謗大法,協助當地政法委迫害法輪功,曾在半夜裏闖入當地多名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強制他們到政府去寫「不煉功的保證」,並威脅道:「不寫的就送走。」

二零零五年,葛鵬被骨癌奪去了生命。

18、張秀文──新賓平頂山鎮村書記遭車禍成了植物人

張秀文,男,原平頂山鎮大琵琶村書記。曾積極調查、登記法輪功學員姓名,收奪大法書籍。後因一場車禍花掉數萬元,才得以保命,但卻成了植物人。其妻子也得了一場大病花了數萬元。(2005年12月報導)

19、李紀深──不足三年妻兒雙亡

李紀深,原在遼寧清原縣大蘇河鄉政府工作,已退休,現住在大蘇河鄉平領後村。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誣陷誹謗大法。他積極參與,幾乎天天監視、跟蹤身邊的法輪功學員,他的兒子也在「幫忙」,然後向上面打小報告,時常嘲笑挖苦法輪功學員。兒子叫小胖,準備在一九九九年九月份結婚。家具已買好,新房也裝修完,一切都準備就緒。

就在九月上旬的一天,小胖對像叫小胖騎摩托車到縣接她,走在半路上,小胖和一個騎自行車的撞上了,騎自行車的是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啥事沒有。可小胖才二十多歲,當晚八點多死在醫院。

事後,李不知悔改,繼續作惡,依舊跟蹤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一月份,把原準備給兒子結婚用的豬殺了。燒開一鍋燙豬用的水,他的腳不知怎麼先進鍋了,之後好長時間不能下地。轉過年,他媳婦突發腦出血死於家中。不足三年,妻兒雙亡。

20、王淑芹50歲──任大隊婦女主任期間災難連連

王淑芹,清原縣南口前鎮人,50多歲,在二零零一年秋擔任大隊婦女主任期間,為了一點好處,舉報本村法輪功學員姜君,原因是姜君給村民放法輪功真相光盤。王淑芹舉報之後又耍了個小手段,向姜君賣人情說,有人舉報你,你趕快躲一躲。此事導致法輪功學員姜君被清原縣大沙溝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三個月,後又被送到撫順教養院章黨一大隊非法關押三個月,遭受了很多迫害,至今流離失所,其丈夫也要離婚。

二零零二年,王淑芹本來十分健康的兒子突然得了精神病(其家族中並無精神病史),天天拿刀要殺他媽。這可嚇壞了王淑芹,趕緊找來看風水、算命的人給兒子看病,這些人都說是王淑芹惹怒了眾神。由於兒子的病沒治好,只好送精神病院去了,至今未出院。

王淑芹家蓋雞房,好幾大間,四面大牆已砌完,牆縫也勾好了,正準備上樑,突然四面大牆全部倒塌。倒了之後又重新砌,砌好了,又倒了,一連倒了三次,損失慘重。最後求爺爺告奶奶終於把雞房蓋好了。

二零零五年,有一天刮了不大的風,別人家雞房都沒事,唯獨王淑芹家的雞房的房蓋被風吹的一片狼藉,慘狀可想而知。幾年來王淑芹家幹啥啥不順,村裏年紀大的人都知道是怎麼回事。

21、蔣征──肝癌喪命老伴被電死孫子騎摩托車撞死

蔣征,男,七十四歲,紅廟子鄉英盈村村民。此人聽從邪黨電視的謊言誹謗,一看見哪有大法標語、大法真相就破口大罵。有一次在婚禮場上,看見法輪功學員,就破口大罵法輪功創始人、罵大法,污言穢語甚麼都說。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他不聽。於二零零三年陰曆十月初三死於肝癌,臨死之前,知道自己遭報應了。相繼,他的老伴被電死,孫子騎摩托車撞死。

22、霍元海──自己遭報還殃及家人花掉三、四十萬元

霍元海,男,劉家村村民。聽信中共對法輪功的謊言誹謗,採取盯梢、構陷等手段,看法輪功學員不在家就進屋翻東西,曾經受惡黨獎勵過三千元錢。此人作惡殃及家人。一次,霍元海上山砍木頭,被油鋸把嘴拉了一個大口子,縫了十多針,時隔不久,又得胃出血,花掉了正好三千元錢。而後,他家災禍不斷,兒子出車禍,腳骨折三處,腸子被撞出來了,肝、脾全部受重傷,多次手術花掉人民幣三、四十萬元,現在只能坐輪椅。妻子得腦出血,不能說話。

30、陳興武──毀壞大法資料者遭天警

二零零二年七月,遼寧省撫順市南八家鄉吳家溝村五組的陳興武,清早起來打掃牛圈,看到門口有一份法輪大法真相資料。他不但不看,反而把這份資料扔到牛糞上,用鐵鍬使勁的拍,並說「我讓你們再往我家門口送。」還說了一些不敬大法的話。事隔不久,二零零二年八月的一天,陳興武家一頭價值四千五百元錢的大白母牛突然死掉了。明眼人知道:這就是他聽信江澤民邪惡集團的謊言,不敬大法的結果啊

24、董憲寶──為了獎賞失去心愛的兒子

董憲寶男,永陵鎮嘉禾村村民。當他看到黑板上寫著舉報一個法輪功學員獎賞五百元,他動了心。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二日,去永陵派出所惡告了四名法輪功學員:趙常林、常殿芝、溫連舉、陳長平。每人被勒索二千元,趙常林、常殿芝被送到新賓縣看守所,關押了十八天才放回家,被勒索一萬多元。事後不久,董憲寶兒子患上白血病,每年要花掉上萬元治療,但都無效,二零零八年八月間死亡。董憲寶構陷四名法輪功學員得了一百元,卻失去了心愛的兒子。

25、劉萬春40歲、劉福29歲──被邪黨騙搭上二條性命

劉萬春、劉福,男,是下夾河鄉村民。叔侄二人仇視法輪功。在二零零零年的時候,劉萬春、劉福二人抓住正在發真相資料的張華波,並將他強行帶到村委會。第二天新賓縣的副縣長和電視台的記者來給二人錄像,並給予獎金,並答應給劉福找工作,劉福的父親劉豔春很高興,到處宣傳這件事,二人不知自己是在作惡,仍然仇視法輪功。

在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晚上,二人喝完酒後,騎摩托車撞在別人家的大門上,二人當場死亡。劉萬春年僅四十歲,劉福年僅二十九歲。

26、孫仁義──在電視上攻擊法輪功遭惡報肺癌死亡

孫仁義(音),撫順市清原縣原來的旅遊局局長,在任科協主席期間,緊跟邪黨迫害大法,跟隨邪黨攻擊法輪功,曾經帶領邪惡猶大(所謂的「演講團」)到各個鄉鎮,讓猶大「演講」,毒害世人。孫仁義還在電視上攻擊《轉法輪》中的某些詞,當時在社會上造成極壞的影響。因此,二零零六年底,孫仁義遭惡報,被醫院確診為肺癌,並且是晚期,不能手術,二零零七年正月死亡。

27、佟老三──殃及兒子死,老婆得重病花盡家裏所有錢

撫順市清原縣紅透山鎮兩名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三日,在蒼石西堡村貼大法真相傳單,被村民佟老三發現,他受惡黨欺騙,把法輪功學員舉報到鎮政府和派出所,這兩名法輪功學員不幸被捕,佟老三因此得到鎮政府的獎勵,他天天在村民面前吹噓。接著,惡運降臨了:先是他兒子得病,花了上萬元錢後,死了。隨後他老婆也得了重病,花盡了家裏所有的錢。

村民看到這些,都說佟老三做了傷天害理的缺德事,得到了報應了,譴責他給村裏帶來不好的影響。

佟老三相信惡黨謊言,最後得到的是家破人亡的下場。

28、徐永新45歲──暴死

徐永新,清原縣夏家堡鎮紅土廟村人,在他任村長期間,聽從上級的指令,相信中共的謊言宣傳,跟隨中共迫害法輪功,只要見到法輪功的真相資料就撕毀,不但自己這樣做,還經常指使村民撕毀真相資料。二零一二年過年的時候,法輪功學員掛的真相條幅,他想撕毀,但是他怎麼也摘不下來。

半年後,徐永新安排幾個村民摘這個條幅,並說:你們務必把這個條幅拿下來。時隔不到兩個月,徐永新暴死在夏家堡鎮的樓房裏,年僅四十五歲。

29、張繼仁──殃及孩子三年不長最後死亡

張繼仁,男,現在清原縣宣傳部工作。因張繼仁惡告發真相材料的法輪功學員連累家人遭報。自從他向公安部門舉報法輪功學員後,他的孩子身體三年不長,最後孩子死亡。

30、三百二十九元的巧合

一次朋友聚會,閒談時朋友向我講了這麼一件事:清原縣有一居民受中共邪黨部門驅使,為了蠅頭小利,上居民樓收集法輪功學員散發的真相傳單和光盤,天天去樓道收集,積攢起來邪黨人員收購,光盤以一元一個,傳單五角一張出售,不長時間共收集並賣了三百二十九元。一日走路不慎把腿摔斷,花費醫療費正好是三百二十九元。他自己心裏也很納悶,沒往深處想,還對別人講:怎麼這麼巧,怪事了。最後落下個終身殘疾。

結語:

大家看了惡報案例,一定會覺得好慘啊。就是因為法輪功學員不想看到這些,才冒著危險走街串巷,傳送法輪大法能帶給您保命的福音。

法輪功是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先生在長春所傳出的佛家修煉大法。法輪功是完整的一套性命雙修的功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修煉原則。修煉人從好人做起,努力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個人心性的提高,還包含五套緩慢、優美的功法動作。

儘管法輪功在大陸仍在受迫害,但洪傳世界至今已有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上億人學煉。中共邪黨首惡江澤民動用大量國庫資源,想鏟除法輪功,早就以失敗告終。全球聲援「訴江」大潮勢不可擋,從二零一五年五月底到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六日,明慧網已收到總數超過二十萬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遞交給中國最高檢察院、法院的實名訴訟狀副本。江澤民被推向人類歷史審判台的一天,已是為期不遠了。

告訴您: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難來時命能保。同時您要知道邪黨是殘害民生的惡魔,要用破網軟件通過動態網到大紀元,聲明退出黨、團、隊組織,不受中共邪靈附體,未來才會更好。

附錄:遼寧省撫順市迫害法輪功參與者134人惡報案例
下載(66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