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官員頻遭惡報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一日】二零一六年四月六日,內蒙古通遼市中級法院刑一庭庭長米建軍從七樓墜樓身亡;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二日,原通遼市副市長張國秋被抓;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三日,內蒙古赤峰市原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孟繁有被立案偵查,面臨鋃鐺入獄。赤峰市前市長徐國元被判死緩。

內蒙古赤峰市「610」辦公室主任楊春悅二零一四年三月癌症死亡。楊春悅二十八歲的兒子楊志慧二零零五年開車鑽入停放在前方的大貨車底下,頭蓋骨被掀開,當場暴斃。楊志慧死後,楊春悅的妻子哭了一個多月:「我們缺了甚麼德啊,出了這樣的慘事!」

中共江澤民集團發起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以來,內蒙古一些中共官員積極追隨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許多曾經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官員頻遭惡報。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日,內蒙古自治區610辦公室( 迫害法輪功的專職非法機構)主任白志明,被赤峰市中級法院一審判處死緩,緩期二年執行;二零一三年九月,其繼任「610」頭目楊漢忠也同樣因為貪污腐敗案發,被判處死緩。

截至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八日,明慧資料館數據統計顯示,內蒙古自治區經明慧網報導的迫害法輪功案例共計一千五百九十九例,直接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人數一千七百五十四人,其中被迫害致死六十三人。

內蒙古通遼市的田福金一家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田福金已被迫害致死,他的妻子、兩個女兒、兒子目前仍被非法關押在中共的監獄裏遭受迫害。

內蒙古霍林郭勒市法輪功學員符桂英因去北京證實大法被非法勞教。學校發動學生簽名誹謗法輪大法,符桂英十三歲的女兒張毅超拒簽,被校黨委書記孟憲民找去談話。市610( 迫害法輪功的專職非法機構)及公安局向學校施加壓力,多次要求她簽名寫保證,否則以開除學籍相威脅。學校黨委書記孟憲民,每星期找她談話,要她每星期寫一份書面材料,逼她和大法和父母斷絕關係。二零零二年三月一日,霍林郭勒市第四中學以她父母都修煉法輪功為名,將張毅超開除。張毅超在社會上流浪,備受歧視及侮辱。一天夜間,一惡徒從陽台爬上二樓,砸碎玻璃,闖進她家,把張毅超強暴。

二零零二年七月,生命垂危的符桂英從勞教所回到家中,張毅超看到母親雙目坍陷、骨瘦如柴的樣子,對她產生了極大的刺激。為了躲開邪黨製造的恐怖,年僅十五歲的張毅超被迫離開家鄉,到瀋陽和大連等地打工。後來,身心疲憊的張毅超在打工時又感染上了肺結核。她沒有錢醫治,想回家,可是父母一次又一次被殘忍的迫害,和周圍環境中的仇恨與恐怖,使她不寒而慄。可憐的張毅超在外暈死不知有多少次,當父母找到張毅超接回家時,已經無法醫治,於二零零五年四月六日早七點二十分,在霍林郭勒市人民醫院傳染病科,年僅十八歲的花季少女離開了人世。

原北京市石景山區律師事務所律師趙淑貞(內蒙籍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零年三月兩會期間,被強制驅逐出回原籍。在內蒙赤峰,趙淑貞家裏所有的成員都受到過綁架、非法關押、各種酷刑折磨。七十多歲的父親趙殿賓和母親鄒瑞環,先後被迫害致含冤離世。趙淑貞的丈夫被逼迫與她離了婚,並丟了工作。年僅六歲的兒子被隨媽媽在拘留所關押,之後長期處於失學、流離失所的狀態。兩位弟弟、弟媳被酷刑折磨,甚至株連到眾多的其他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詳情請看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文章 :《全家受迫害 父母含冤離世 北京律師控告江澤民》)。

中共把馬列共產邪說引入,無神論對敬天知命的中華民族的洗腦,文化革命毀了五千年禮儀之邦的文明,扭曲人的道德,摧毀人的良知、善念,使人認為作惡沒有天理報應。於是,欺騙籠罩中原大地,人無善念,道德淪喪,人性泯滅,喪盡天良,殘害同類…… 中共毀了整個中華民族,無論在精神層面還是物質層面,罪惡侵害全社會。

善惡有報,誰做了甚麼都要去承擔償還。在血腥的迫害中,那些積極追隨中共江澤民集團的大大小小的兇手已經或將要遭到惡報,這頻頻惡報的案例在昭示著善惡有報的天理,也在昭告世人做惡遲早要遭報應。目前被拿下的百餘省部級高官中,幾乎都是身背法輪功血債的人。從薄熙來、周永康、李東生、周本順、張越等高官身上我們已經看到這一點,在他們無惡不作的同時,也為自己掘下了永墜地獄的墓穴。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