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鞍山市中共官員遭惡報事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近年來,那些曾經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高官,頻頻遭到了惡報,有的鋃鐺入獄成為階下囚,有的得了絕症痛苦不堪,有的甚至牽連了自己的家人,但是這並不是我們大法弟子想看到的結局。我們為這些高官的下場而感到可悲,更為他們的家庭感到可憐,畢竟生命是可貴的,可是這又能怨誰呢?

聽信了江澤民的謊言,跟隨江澤民的迫害政策,那只有死路一條;它堵死了你們唯一的生路。我們期待著喚醒你們的良知、善念、醒悟,不要給江澤民當了替罪羊、陪葬品。

想必鞍山市所有的大小官員及警察也都知道,鞍山市官場發生了大地震,波及的成員還不止公檢法司人員,上到市長下到普通的行政人員,範圍之廣也是空前未有的。現任的和曾經在鞍山任職的高官紛紛落馬,究竟是何原因?僅僅是因為貪污、收受他人錢財了嗎?中共的貪污奢靡、腐敗透頂這已經是不公的事實。不查都是好官,一查幾乎都是貪官。這些貪官中為何有人被抓,有人相安無事,咱們不是有句古話說的好嘛:「三尺頭上有神靈」,人在做,天在看,自己做了甚麼惡事那都是要償還的。我們就從二零一四年落馬的鞍山市中級法院的院長宋景春說起。

宋景春

圖1. 宋景春(左)、谷春立(中)、梁 冰(右)
圖1. 宋景春(左)、谷春立(中)、梁 冰(右)

宋景春,二零零三年一月任阜新中院院長,二零零八年,任遼陽市中級法院院長,後任阜新市中級法院院長。二零一一年四月,任鞍山市中級法院副院長、代理院長。同年五月,被提名為鞍山市中級法院院長候選人。

宋景春擔任中級法院院長職務十多年間,把良心出賣給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甘當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和地方的公檢法司上下串通一氣,聽從「610」非法組織的暗箱操作,對於法輪功學員的上訴,用自己的權力威逼法官,不執行國家的法律,一律都是維持一審判決。把一大群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送入監獄,製造了很多的冤假錯案。法輪功學員被送到監獄後,受到了非人的折磨。據明慧網報導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酷刑就達到了上百種,簡直是慘無人道,滅絕人寰。打傷、打殘無數,有的被活活打死,有的在活著的時候被摘取了器官。

中法的法官都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迫於壓力,只能順從上級領導。私底下很多的法官都說:就等著給法輪功平反了。還有一些公檢法司人員明白了真相後,調離了職位,不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宋景春明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他為了自己的仕途和眼前的利益,作為一個法院的院長竟然公開違背國家的憲法,濫用職權,真的是司法界的敗類!

宋景春被「調查」或者「雙規」,固然是因為在中共內鬥中落敗所致,其真正原因就是迫害法輪功學員而招致的惡報。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二日, 宋景春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二零一五年二月九日其涉嫌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谷春立

二零一五年八月一日,紀委監察部網站報導,吉林省副省長谷春立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調查。谷春立將開始償還因迫害法輪功而種下的惡果。谷春立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五年,任瀋陽市市長助理、鐵西區委書記期間,鐵西區是瀋陽市迫害法輪功最嚴重地區。谷春立二零零五年至二零一三年一月任鞍山市市長、市委書記。谷春立的落馬,不免讓人聯想起他在鞍山任職時的「搭檔」王陽。

二零一零年八月,王陽與谷春立兩人同一時間在鞍山主政,被分別任命為鞍山市委書記和鞍山市副市長、代理市長職務。谷春立於二零一五年八月落馬,王陽又在半年後落馬(二零一六年三月,人代會後,因涉嫌嚴重違紀被逮捕調查)。谷春立的落馬錶面看似因為主政期間在鞍山由於大範圍暴力拆遷被調查,王陽因為嚴重違紀落馬,其真正的原因卻是因為追隨江澤民大力迫害善良的法輪功群眾,在他們兩人共同執政期間(二零一零年八月至二零一零年一月),鞍山市成為了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鞍山街道社區人員曾挨家挨戶逼迫居民簽名不許煉法輪功,造成了眾多的民眾被毒害。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零八年,據不完全統計,鞍山市直接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二十多人,間接迫害致死幾十人,全市有近千人被勞教,幾十人被判刑。最恐怖的是鞍山鐵東、鐵西、市中心醫院涉嫌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以牟取暴利。曾經的合作伙伴,卻都因迫害好人而雙雙成為階下囚,是巧合,還是老天在警告世人?

梁冰

鞍山市政法委書記梁冰,二零一五年八月因吉林省副省長谷春立落馬被牽扯,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調查。

梁冰曾花重金給原市長谷春立,買到了政法委書記的位置。上位後搜刮民財、迫害包括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在內的民眾,以此來圓他的升官發財夢。據百姓說,二零一五年九月至十月間,梁冰專門存放巨額貪污現金的一戶住房被查抄,抄家時來了兩輛運鈔車,很多百姓圍觀。

梁冰曾任鞍山市千山區區委書記,任職期間,鞍山市千山區綁架法輪功學員的事件時有發生。梁冰最大的所謂「政績」就是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得到中共重用,快速提升為鞍山市政法委書記。在梁冰任政法委書記期間,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鞍山市(含海城、台安、岫岩)被綁架的人數就高達五十一人。二零一四年九月,劉路香在遼寧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梁冰之所以落到這種可悲的下場,是他咎由自取。

圖2. 張家成(左)、李景濤(中)、吳剛壯(右)
圖2. 張家成(左)、李景濤(中)、吳剛壯(右)

張家成

曾任鞍山市委常務副書記,後成為遼寧省司法廳廳長兼遼寧省監獄管理局政委、遼寧省政法委副書記,一級警監。於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涉嫌嚴重違紀問題立案審查。)張家成曾是主管遼寧省監獄、勞教系統的最高官員。多年來張家成積極追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雙手沾滿法輪功學員的血。他在遼寧省司法廳長的位置長達十餘年,二零一二年升職遼寧省人大法制委員會主任委員,在張家成飛速晉升的過程中,一直扮演著元凶周永康在遼寧的忠實打手的角色。眾多的法輪功學員在監獄中、勞教所裏被迫害致死、 致殘、致瘋;慘遭酷刑折磨的法輪功學員更是不計其數。張家成在遼寧對法輪功的迫害中,起著「承上啟下」的作用,是監獄、勞教系統的「領頭羊」,對上忠實執行六一零高官的迫害政策,對下提拔、培植一批靠迫害法輪功學員起家的監獄長、教養院長。張家成的下場,正所謂「種瓜得瓜,種豆得豆」 。

李景濤

歷任鞍山市人民政府黨組成員、秘書長,中共鞍山市委常委、市總工會副主席、黨組副書記,遼寧省總工會副主席、黨組成員。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嚴重違紀被依法雙開。經查,李景濤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幹部選拔任用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財物。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企業經營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財物;收受禮金。其中,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財物問題涉嫌犯罪。表面是因為收受賄賂被抓,其實是因為他身為鞍山市人民政府的黨組成員的書記──執行江澤民命令血債幫的一員,對迫害法輪功學員起到了不可推卸的責任,推動了迫害的加劇。今天的惡報就是老天對他惡行的懲罰。

吳剛壯

吳剛壯二零零五年曾擔任台安縣副縣長、公安局局長,二零零八年又調到岫岩縣擔任副縣長、公安局局長,二零一一年擔任鞍山市鐵東分局局長、黨委書記、鐵東區副區長。二零一六年一月末因涉嫌犯罪和妻子一起被帶走調查。目前,吳剛壯和妻子已經被調查組帶入北京,接受進一步的調查。吳剛壯自二零零五年當上公安局局長後,就開始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弟子,把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數當成自己的政績來升遷。這個心狠手辣、收受大量賄賂為了自己的權錢出賣良知的黑心局長,跟隨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十餘年之久,這種披著合法外衣迫害善良民眾的不法之徒居然在二零一五年民心網第四季度獲選「重視民生好領導」。那麼現在,我們就看到了吳剛壯到底是甚麼樣的貨色了。

以上七名高官落馬只是鞍山市近兩年的官員落馬的一部份。

下面這張照片上的人你很熟悉吧,對,就是鞍山市副市長兼公安局局長朱文傑,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三年,朱文傑任丹東市公安局長,後調任鞍山市副市長兼公安局局長,其在任期間迫害許多法輪功學員。

朱文傑
朱文傑

二零零八年十月,朱文傑因利用手中權力報複檢舉人,被中紀委警告和記過處分。二零一三年,朱文傑患直腸癌死亡,時年六十四歲。

曾任鞍山市公安局副局長、黨委副書記、鞍山市公安交警支隊支隊長的邵正傑二零零一年因涉嫌重大犯罪被懸賞五萬元通緝。邵正傑曾是主管勞教和打壓大法弟子急先鋒。一九九九年,他曾將其屬下的兩名交通警察(大法弟子)無故送進精神病院,臨走時,他對兩名大法弟子說:「你們如果再煉下去,你們家將死三口。」誰知沒過多久,邵正傑的親屬(岳父母、妻妹及親屬)去海南旅遊遇車禍死亡多口。

鞍山市六一零、國保大隊隊長康凱,是鞍山地區迫害大法弟子主要犯罪兇手,幾乎所有被綁架大法學員都遭到它的迫害,手段卑鄙殘忍,曾參與殺害大法弟子袁忠宇、寇曉萍、張莉。一人作惡殃及雙親,母親患白血病,父親患癌症,現父母均已過世。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二日《時代商報》消息,鞍山市原公安局副局長李厚清因收受賄賂四十九萬元,將兩支手槍私藏在辦公桌內,被鞍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非法持有槍支罪一審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六個月。 江澤民集團治下這樣的貪污腐化,作奸犯科之輩,也就成為了追隨江氏迫害大法的打手。在李厚清在任期間,鞍山市公安局及下屬派出所、教養院,對大法弟子進行非法關押,殘酷迫害,犯下累累罪行,終遭惡報。

鞍山軍分區原政委董成遭惡報身亡。董成在九九年到二零零五年間,不遺餘力地協同遼寧省軍區迫害本單位的大法弟子。二零零一年,董成勾結鞍山教養院院長許寶玉將大法弟子鄭偉劫持到鞍山教養院,迫害三個月。二零零七年農曆新年前,董成發現患胃癌,已是晚期,至八月份不治身亡,成了中共惡黨的陪葬品。

許寶玉任鞍山教養院院長期間,知法犯法,參與、安排、慫恿其下屬及犯人迫害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致使鞍山市教養院直接迫害致死三名大法弟子,傷、殘者不計其數。在近八年的迫害中,許寶玉犯下了累累罪行,迫害大法弟子,達近千人,於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清晨突發腦出血,在市中心醫院經搶救無效死亡,遭到天懲。鞍山市月明山教養院至九九年迫害大法以來,三百人的警察已因各種原因死亡五分之一,計六十多人。

鞍山鋼鐵集團大連軋鋼廠黨委書記靳奎誹謗大法得喉癌。靳奎主管該廠迫害法輪大法弟子的「工作」。此人非常邪惡,甘當江澤民的幫凶,對該廠大法弟子進行邪惡打壓。不論節假日,還是平時,不准大法弟子之間走親訪友,連大法弟子之間見面都不准打招呼、談話。今年春節期間,該廠有大法弟子去北京證實大法,被他強行帶回後,他不僅對大法弟子進行嚴加看管,而且當著大法弟子的面惡狠狠的罵了許多誣蔑、詆毀大法的話,當即遭報,他的嗓子就發不出聲音了,進醫院一檢查,診斷為喉癌。中(明慧網2001年7月報導)

鞍山市康寧醫院院長顧效增遭惡報死亡。鞍山市康寧醫院是一所精神病院,康寧醫院院長顧效增和鞍山市交通隊支隊長邵正傑,互相串通、共同迫害大法弟子。從迫害開始這裏先後非法關押、折磨多名大法弟子(房立宏、馬洪濤、婁豔等)。顧效增於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一日在老撾旅遊時遇車禍身亡,年僅四十多歲,就成了江氏流氓集團的陪葬品。鞍山市《千山晚報》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五日曾報導此消息。

以上遭惡報的例子在鞍山市還有很多,其實遭惡報不是目的,目的是警告那些還在作惡的人。凡事皆有因果,你把人迫害的那麼慘,你不得償還嗎?

鞍山市一部份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事實,請見附錄1。

結束語

在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在謊言欺騙,強權脅迫和利益誘惑下,扭曲了眾多人的人性與良知,致使一些政法系統的官員和警察是非顛倒,選擇了與邪惡為伍。這些人置法律於不顧,喪失了基本的道義和良知,深陷迫害法輪功的犯罪泥潭不能自拔,最後終將落得和宋景春、谷春立、梁冰、張家成、李景濤、吳剛壯、王陽一樣鋃鐺入獄的下場。可悲啊!

其實作為一個警察或政府人員,你才是中共邪黨體制的最終受害者,被邪黨利用來做傷天害理的事,成為專門欺壓善良民眾的御用工具,最是悲哀,到頭來將成為最大的受害者。也許有些警察會認為是身不由己,這是一項工作,是執行命令。可是做甚麼事都要一看法律,二看良知,否則就是盲目的執行命令。真正罪責來臨時,沒有哪一個上司會為你承擔責任的。江澤民血債幫即將崩盤,趕快自救,你還有得救的機會!

附錄1.鞍山市部份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事實
下載(4.2MB)

附錄2. 相關責任人
下載(90KB)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