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跑「摩的」中實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五日】我是二零零七年從新回到大法中來的。感謝師父的點化和沒有放棄我。

我於二零一零年四月開始了跑「摩的」的工作。剛開始跑摩的的時候不會跑,看著別人怎麼跑我就怎麼跑。別人逆行,我也逆行;別人闖紅燈,我也闖紅燈。因此電動車被交警扣過六次,我也沒醒悟。

直到幾年前,師父點化我,我才意識到。有一次,一個乘客上班要遲到了,要我逆行,結果剎車按下去回不了位了,我還沒意識到,他又要我闖紅燈,結果剎車按下去又回不了位了,兩次都回不了位,這不是偶然的。我就思考,回位不就是歸位嗎?回不了位那不就是歸不了位嗎?那不就是回不了家、圓滿不了嗎?這麼嚴重。我想,我要圓滿,我要回家,以後再也不闖紅燈不逆行了。於是從此以後,當乘客上車前我就告訴他們不能闖紅燈,不能逆行,否則我就不帶,絕大多數乘客能接受,但也有極少數不接受的,不接受我就寧可損失這筆生意,同時也放下了利益之心。

跑「摩的」過程也是甚麼樣的人都能遇到。就像師父講的:「遇到各種人,譏笑他,辱罵他,欺侮他,甚麼樣的事情都能遇到。」[1]

有一次,上來一個三十多歲的男青年。一上車我就問他:「你看到過後面印了字的錢沒有?」他頓了一會兒,連忙說:「法輪功?你們到處發資料,發了幾年了。你包裏裝的是法輪功的資料吧?」我一聽,知道來者不善。我想,我回答他不是吧,是講了假話,我說是吧,就是配合了邪惡,我就不回答。發正念清除操控他的一切邪惡。他見我不回答就一直追問我,我就一直發正念。他要下車了,本來是6塊錢的路程,我只說5塊,避免找零錢要打開包拿錢,結果他下車的時候給了我5塊錢就走了。我知道我又過了一次小小的考試。

還有一次,一個女的要找一個銀行,她上車後我就開始給她講真相,結果剛過一個馬路,她就要求下車,問我多少錢?我想她是不願聽真相,剛過了一個馬路就花幾塊錢也太虧了。我就說:「你不想聽我就不說了,我把你送到目地地就是。」她同意了,只是在車上不斷的叨咕:「別人說銀行在那邊,你往這邊走……」結果再拐一個彎就到了,她又按捺不住了要下車。其實她要下車誰都高興,錢又賺到了,還少跑一些路。可是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師父叫我們做甚麼事情都要為別人著想。我就說:「馬上就到了,不到銀行你不給錢就是。」結果我把她帶到銀行門口時,她才相信,頓時覺得有些歉意。我給了她一本真相小冊子,她欣然接受了。

有一次,我把車擺在一個大商場外面等客,前後擺了幾輛車。一般看到陌生的「摩的」司機,我都會給他講真相。正好最後有個陌生的司機,我就過去問他:「你聽說過退黨、退團、退隊保平安的事情嗎?」他說:「你這是法輪功。你別講,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我說:「你是幹甚麼的?」他打開口袋給我看,裏面一副手銬。我說:「你是警察?」他說:「是啊!」我說:「那你怎麼在這裏跑『摩的』?」他說:「你以為我在跑『摩的』啊?我在這裏蹲點,抓偷車賊。」我說:「我給你講,是為了你好。」於是就跟他講起了真相。他雖然沒辦三退,但也不惡了。過幾天又踫到我,告訴我,說他們派出所要去抓一個老人,他跟他們講,要抓就抓年輕的,不要抓老的,他們聽信了他的話,沒去抓那個老人了。

我聽了後感到很欣慰,為一個生命擺放了正確的位置而欣慰。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