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好時機 救度有緣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七日】得法這麼多年了,交流文章從沒有動過筆,每週看著《明慧週刊》同修的交流文章,想想自己也真是自私。師父給予自己這麼多,在大法中受益那麼多,卻認為自己修的沒有同修好,不知怎麼寫不去動筆,下面我就把這些年來從不知道怎麼修到現在能做好三件事的過程簡要的彙報一下。

二零零四年十月,由於又犯了嚴重的慢性咽炎,我嗓子說不出話來,牙也隨著劇痛,同修姐姐說:「你也煉法輪功吧,你看我得法已經八年了,從沒有打過針,吃過藥,只有大法能改變你」。當時我堅定的說行。姐姐送給我一本《轉法輪》,由於離姐姐家很遠,回家後自己在家學法煉功,卻不知道怎麼修心,有時不能保證天天學法煉功,常人心較重,同事招呼打麻將還去,單位有活動也很願意參與,婆婆來我家看病心裏也不太高興,過後也知道後悔,不知不覺浪費很多的寶貴時間。很多事都是以常人的方式去看待,常人的局子經常參與,卻很少講真相。所以身體和心性並沒有太大的改變和提高。

二零一零年,我遭人構陷,被單位的邪黨書記從工作環境寬鬆的崗位調到離我家很遙遠的、在他們的眼皮底下的環境工作。面臨著家庭和單位領導施加的巨大壓力,我才猛然清醒。做的太差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這是因為自己的不精進、常人心重、慵懶、不信師、不信法,導致我被舊勢力鑽空子的主要原因。同修姐姐說:通過這件事,你要好好找找自己了,要把壞事變好事,不要有怨恨心,你要用慈悲的心態對待他們,讓他們感受到大法弟子在哪都是最好的人。我找到社區工作(我懷疑是其中一人寫的匿名信)的主任和兩位工作人員,和她們善意的說了我被構陷的事,藉此也跟她們進一步講真相,她們後來都退出了邪黨組織。在新的單位我用平靜的心態對待新安排的工作和每一個人。

一、摔跟頭

二零一二年的一年時間裏,我接二連三的連續摔跟頭,晚上出去發真相資料,下到一樓時腳踩空了,只聽腳脖子「喀」的一聲,我忙甩甩腳,嘴上說沒事,沒事,我在做最正的事呢。還有一個單元沒去,我要把最後一個單元發完。我回到家(六樓)也沒管它。第二天照常上班,晚上出去學法,過了四天時間我才仔細的看看我的腳,從大腳趾到後跟上一圈都是黑紫色的。我跟丈夫說,要不是修大法了,師父要不管我,這腳崴成這樣,說不上啥樣呢?又一次出去發資料,由於走的速度快,被路上的凸起的長條石絆倒了,那真是好像有人從後面使勁推我一樣,手掌、膝蓋都卡破了,我想你舊勢力不讓我去救人,我就不聽你的,我聽師父的。我照常將正事做完。到家看看膝蓋青了一大片,褲子已無法穿了。還有一次下班回家穿著高跟皮靴,冬天黑得早,走到前樓拐彎處,哧的一下兩腳離地,一百三十斤的身體重重的摔在地上,頭撞到樓體牆上,胳膊肘拄到冰面上。當時真是起不來了,我馬上想到我有師父管,我得起來,起來後胳膊放不下,我想不能端著胳膊回家呀,於是胳膊放下了,到家後照常做飯,幹家務。還有兩次摔得都很重。我跟同修姐姐說到此事,姐姐說你真得好好找找自己的原因了,為甚麼讓你一次又一次的摔跟頭,要不是師父為你承受你能幾次都摔不壞嗎?我找到自己還存在學法不入心,三件事做得不到位,安逸心、怕心、不讓別人說的心,婆婆家裏人經常讓我家利益受損,有不平衡的心等等,都是導致舊勢力鑽空子的主要原因。我跪在師父的法像前,深深的自責,愧對師父,師父為救度世人在人世間承受那麼多苦,師父都沒感覺苦,而師父給予我們這麼多,還有甚麼執著放不下的呢。

二、修好自己,圓容好家庭

在被人舉報那段日子裏,丈夫承受不住單位(我們在一個單位)邪黨書記和所謂穩定辦主任的壓力,對我態度非常邪惡,把我們家不修煉的二個哥哥找來,當著他們的面對我大發雷霆。說你再煉功就離婚來要挾。以後你再煉我就一腳把你踹地上去,你把這個家給毀了,我求你要鍛煉身體我每天早上陪你打羽毛球、走步行不行等。要把大法書都扔掉,還要告發姐姐,我將大法書都送到同修弟弟家。當時我無法煉功和學法,思想中產生很大的波動,感覺到一種無奈,我就在心裏不停的發正念,心想這不是他,清除他背後操控他行為的舊勢力的邪惡因素。一週後我再煉功他也不說甚麼了,我又恢復了學法煉功的環境。以後的時間,我用大法的標準去衡量每件事情,我多關心他的家人,處處為他們著想。老人留下的房子我說咱們放棄,儘管你父母在世和去世後的費用都由我們承擔,我不去計較它。他哥嫂、姪兒、侄媳從外地來我家住、辦婚禮,我都熱心接待並幫助操辦。甚至他家的舅舅、堂弟、堂侄、姪女到我家借錢我都出手幫助。他家的親屬看到我身心的變化,都知道了大法好,基本都辦了三退。我丈夫寫了嚴正聲明,在他們單位人來我家就餐時,協助我講真相,把車間主任和來的人全辦了三退。他還在一些場合講真相,講社會的不公和腐敗。回來跟我說他是怎麼說的,我鼓勵他說的不錯,你要修煉肯定會修的好,因為你的悟性高。現在他有時也學法煉功了。還在我們家成立了學法小組。他讓他的妹妹跟我學功,我馬上給請了《轉法輪》,錄製好師父講法和煉功音樂給她送去。女兒深信大法,模擬成績五百七十五分,高考前在紙上寫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裏想語文一百一十五分,數學一百二十分、英語一百二十五分,理中二百五十分。她一模的成績是五百七十五分,三模的成績是五百六十五分;在高考時她想不起來的問題時心想「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奇蹟般的在考試時有一道初中時學的古文都想起來了,成績下來後打的分數基本上和她想的差不多,總成績為六百一十八分,考上了她理想的大學。這次的天津大爆炸,她們家就在離爆炸地點六百米的小區居住,家家都有不同程度的受傷者,她家除公公的臉受點輕傷外,其他人都好,而且家裏的財產也都完好。我跟女兒說,你家是有神佛保護的。

三、利用工作之便講真相

二零一二年我調到新崗位做離退休管理工作,每天和離退休人員打交道。但他們都是在工廠時經常被政治理論洗腦教育多年的,現在退休工資每月按月領,我們在中油企業退休待遇比別的單位要好一些,給這些人員講真相可不是太容易的事。

他們來我這辦事的,有從國外回來的,我就勢說國外的環境好,治安好,孩子能到國外去定居真是福分,你們也不用為他們吃的食物、呼吸的空氣和治安狀況擔心了。而且國外對信仰團體都是保護的,他們馬上會說在國外煉法輪功的到處都是,我說就咱國家不讓煉,不說明這個國家有問題嗎?法輪功是叫人心向善的,都是道德回升的好人。他們大都認可我說的。我每月給一對在外地大城市居住的老年夫婦報銷醫藥費(不是我的工作職責內的),因我女兒家在那,女兒結婚我到過該城市,老倆口特意來感謝我這麼長時間為他們的付出,我給他們講我是修大法的,能為你們做點事也是咱們有緣份,我給他們神韻光盤和小冊子讓他們回去看,告訴他們大法是叫人做好人的,做好事不圖回報的。走時老倆口扔下紅包說是給孩子結婚用的。我跟女兒說,這錢咱不能要,人家身體不好才報銷醫藥費的,再說你媽是學大法的,更不能要這些錢了(五百元),我女兒也贊同。下月報銷醫藥費時我將那些錢連同醫藥費一起給寄了過去。並給他們寫了一封長長的信,將法輪大法的美好講給他們、告訴他們「藏字石」天機,天天念「法輪大法好」身體就會轉變等,老太太說我知道大法是好的,我會念的,並同意退去入過的團、隊組織。今年女兒生小孩,我到女兒家,他們老倆口又來了,我進一步的給他們講真相,講薄熙來、周永康、李東生的惡行,販賣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才是他們最喪盡天良的罪行,但中共媒體在掩蓋事實,歐洲議會一致譴責,而中共媒體默不作聲,如果罪行一公開,共產邪黨馬上就倒台,現在是遭到報應,下一個抓真正的大老虎就是曾慶紅和江澤民。老倆口都表示認同。老太太說:我年初得了嚴重的心臟病,醫生說沒有做手術的價值了,你就回家好好休養吧,儘量不要動,動作大了就會有生命危險的,過幾個月後去醫院檢查說現在心臟問題不大了,當時醫院沒敢跟她說當時的嚴重性,按當時病情只能活三個月。他兒子知道情況也沒敢跟她說,醫生說她恢復的挺好,現在沒事了。我說你這不是受益了嗎,你了解了真相,辦了三退,我們師父幫你淨化身體了,回去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我會的。臨走時又給扔下紅包(五百元)說是給外孫的,並說這回不要再給寄回去了,否則會生氣的。後來我聯繫她說這筆錢我捐給做大法資料吧,算是你們捐的,你們也是在積德做好事,老倆口也非常高興。

有一位七十多歲的退休女工,是直腸癌術後的患者,還有糖尿病、心臟病等症,我在辦理獨生子女費時她因為下不了樓,我就到她家給辦理,心想這也是講真相的好機會。敲門後好久才等到給我開門,一進屋連下腳地都沒有,滿屋內都是亂糟糟的東西,一股發霉的味刺激鼻孔。我沒有嫌棄坐下來,跟她講大法的真相,她說她是信佛的,我說信佛也挺好,但是信大法對祛病健身效果是最好的,我們是有師父管的,我問他老伴呢?她說頭幾天摔了,現在在床上躺著呢,也下不了地了,我說你給他看看大法的資料,心裏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身體就會好的。並給他們辦了三退。過了兩個月,我又去她家給送老年節紀念品時,很快敲開了門,她和他老伴都走出來,高興地說我們都受益了,現在我倆身體都恢復的很快,能下樓了,看到他們高興的樣子,我說那你們就謝謝我們師父吧。轉年的春天,老太太騎一輛破自行車在我們家小區等我下班,給我送來了她上山挖的野菜,我說你真行啊,騎這麼個破自行車還能去挖菜了,她說他老伴也全好了,現在出去打工去了。

四、在火車上講真相

在去女兒家的火車上,對面下鋪坐著一個斯文的二十七、八歲的小伙子,彼此友好的點一下頭,心想,我一定要給他講真相救度他,我開始用小平板電腦學法,人們都已早早休息。

第二天吃完早餐,我開始和他聊天。很快進入話題,他是大學畢業生,在某企業做項目施工規劃等工作。我就開始談企業的不正之風,領導的以權謀私,社會的亂象,乃至官員的腐敗。他說:現在不是抓腐敗呢麼?中國會改好的。我說:中國的問題不只是腐敗問題,現在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環境的破壞,教育界、醫療界的不正常亂象,師沒師德、醫沒醫德。總而言之就是整個國家道德的大敗壞。因時間比較充足,我就舉例說明。我說我在某大企業上班,屬中油企業,單位效益也挺好。上邊領導要對企業進行改革,就拿企業開刀,愣將好端端的企業搞黃了。單位人員大部份買斷回家,年齡大一些的辦退休,剩下的人員分流。你知道黃一個企業共產黨的官得撈多錢你知道嗎?我丈夫也是這個中油企業的員工,工作任勞任怨,是車間主任,單位黃後被分流後到其它企業去車間倒班,因工作業績突出,當上車間技術員,每年都被評上先進,車間主任還得讓他將得到的一千元交回八百元,當上公司先進將得到的五千元交回車間主任那三千元,車間主任將這錢弄哪去了誰也不知道了。我說只有中國的大大小小的領導敢這樣,這不就是體制腐敗造成的嗎。他說:共產黨的錢還是好掙,到私企更不行。我說:是咱們靠勞動去掙錢,共產黨本身沒有錢,它是掠奪了中國所有的資源。老百姓辛辛苦苦勞動掙來的錢,都被那幫共產黨的官給貪佔了,給到我們手的才是幾個錢。為甚麼中國人到外國留學後都不回來了,因為你到國外可以掙到你付出的勞動價值。在南韓、日本、台灣,你去做一個服務性工作就可以得到人民幣一萬元左右。我又給他舉了我幾個朋友到國外打工的幾個例子。

我又講了江澤民、薄熙來、周永康等迫害正信,迫害那些有信仰的人,現在遭報都抓起來了,真正的大老虎是江澤民,他是踏著「六四」學生的鮮血當上主席的,嫉妒心使他對法輪功一意孤行的進行迫害,使中國現在道德大滑坡。下一個抓的就是江澤民。信仰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他們是道德的典範,如果老師信法輪功他不會亂收費的,不會在課堂上一些課不講留到課後班的,醫生要信法輪功不會給病人亂檢查、亂收費,收紅包的。現在惡有惡報,薄熙來、周永康他們被抓不光是貪污腐敗,更主要的事是他們迫害法輪功遭到了報應。你以為共產黨能改良嗎?它的基點就是鬥爭哲學。他贊同了我的說法。但讓他退出邪黨的黨員,他還是搖頭。

我讓他看我平板電腦下載的「藏字石」視頻,又看了「六四」天安門屠城。我告訴他多行不義必自斃,老天要滅它,抹去獸印,神佛會保祐你的,大劫難時你會保平安的。阿姨為你好給起個化名叫「有德」我幫你辦三退吧,他說:「行」。我給他一個破網軟件,讓他上網了解更多真實的信息,他高興地收起來。到站我們一起下車,他高興地幫我拿拉桿箱,一直送到地鐵站我等車的線路,直到我姑爺來接我,我問他你記住給你起的名字嗎?他說記住了,我又重複一遍。他高興地說謝謝阿姨,再見。望著一個真正明白了真相的眾生,我真為他高興。

返回的路上,一對姐妹回老家參加婚禮,坐在我對面鋪位上,我友好的點點頭,她們早早的都躺在了床上,姐姐六十多歲在下鋪,妹妹四十多歲在上鋪。第二天早晨我早早起床,心想不能錯過給她們講真相的時間。她們醒來後,我很快進入話題,姐姐說江澤民是個蛤蟆精,我說你知道的挺多,我就講江澤民出賣國土,迫害正信,講共產黨建政以來的惡行,講張思德是燒鴉片窯洞倒了把他砸死的。姐姐說你幹啥工作的,咋知道的那麼多,一看你就是有知識的人,妹妹說一看你就很善良,我說我是信法輪功的,我今年五十多歲了,還在國企上班,這些都是在被封閉的網站了解到的,但都是真實的,以後你們看看《九評共產黨》吧,他把共產黨剖析的淋漓盡致。我原來身體一點也不好,從煉法輪功十來年了,我沒再吃一片藥,打過一針。妹妹說,哎呀,這麼好呀,有個老太太告訴我讓我念「法輪大法好」,把我給嚇跑了。我說你們只聽媒體謊言的宣傳,把中國人都給毒害了,誰心裏裝著對大法不好的念頭都會被淘汰的,煉法輪功的人,給人們講真相就是除去他們頭腦中不好的念頭,才能得救,這些人為了啥,省吃儉用,拿自己的錢做資料,不都是為了世人嗎。我說你們都入過甚麼組織,退出來保平安,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遇難呈祥的,妹妹說,呀,法輪功這麼好呀,要知道你知道這麼多,我們昨晚不睡那麼早了。姐姐說,我也記不住那幾個字呀,我給她們每人一個護身符,我說就照這上寫的念。她們用小名退出團隊組織,下車前說謝謝你了。

她們下車後,我招呼上鋪的小伙子下來吧,在上邊躺著多難受呀。他高興地坐到我的鋪位上,我說我跟她們說的你也都聽到了吧,他問我「自焚」是怎麼回事,我說是中共江澤民集團,他們為了煽動老百姓對法輪功的仇恨,給他們鎮壓找理由,一手策劃和導演的。我講了一些疑點,他點點頭。我接著說,現在「自焚」的編輯陳虻遭惡報得癌已死亡,那些迫害的急先鋒薄熙來、周永康他們也遭報都給抓起來了,多行不義必自斃。我問他你們大學生入黨的多麼?他說有入的,學校書記告訴他們如果入黨就好找工作。我說你可別聽他騙你們,我女兒在大學是班長,學校學生會的幹部,學校書記多次找她說你這麼優秀你趕快申請入黨吧。我女兒說,這個問題我還沒考慮,我先把學習學好,以後再說。她沒畢業就被好幾個單位錄取,現在她選擇了一家國企銀行上班了。最主要還是看你自己的能力,現在入黨都是目的不純,都想能找個好工作,或者是想往上爬才去入的。他點點頭。我問他你沒入黨吧,他說沒入。那就對了,我說你把團員退了吧,他笑笑沒吱聲。我讓他看平板電腦的「藏字石」視頻,告訴他天滅中共是天意,你入團的時候寫申請書時說是共產黨的後備軍,把生命都獻給它,你想你不就是他們的一份子嗎?老天滅它的時候,入它組織的人不也得跟它一同遭殃嗎,從心裏退出來神佛就能保祐你,保你平安的。阿姨給你起個化名叫車緣,說明咱們在車上有緣,他說好。

例子很多,我就不列舉了,雖然是我們在說,勸三退。其實都是師父在做,只不過就是師父把有緣人送到我們身邊來,我們動動嘴而已。但我悟到,必須修好自己,基點在法上,在救度眾生上,才能真正救得了人。尤其在坐火車時,時間比較充足,而且很容易拉近身邊人的距離,講真相可以講到位。千萬不要錯過這個好機會。而且在你講的過程中,隔壁的鋪位都能聽得到,也是給他們聽到真相好機會。我知道自己做的還很不夠,還存在怕心、私心、有時在陌生人面前張不開嘴等各種執著心。

去年六月三日,姐姐和一同修發真相資料時被當地國保大隊綁架到拘留所,說是十天後下午兩點半放人,十天時我和一些同修去接人,聽門衛老頭說那兩個法輪功上午十點多被派出所送到看守所去了,我們趕快到派出所去要人,到那跟派出所人員講真相,他們說不是我們要這麼做的,是國保大隊下的命令。我說執行錯誤的命令也是犯罪,現在全世界都在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法輪功在國外都是受歡迎的,而且這些人是行善積德做好人的人。後來姐姐的所謂國保大隊整理的材料移交到當地的公安分局,公安分局又移交到當地的檢察院,檢察院又移交到當地的法院。在這期間我和同修家人、其他同修律師一直在要人,基點雖然是同修姐姐被綁架,但通過姐姐這件事是咱們對公、檢、法講真相的機會,不要認為姐姐是我們的親人,情太重會起到不理想的效果。儘管他們辦案人員不讓外地律師閱卷、不接見律師和家屬,說是上面有規定,外地律師不允許閱卷等。我們就採用寫勸善信、打電話等方式。看到他們被邪惡操控不肯聽真相,他們在嚴重違背法律條例,執法犯法。我們嚴正指出他們的違法行為時,他們卻說,你別跟我說這些。看到他們的所為,真為他們還在為執行江澤民的迫害政策效力而難過,我跟同修親屬說,別看表面我們這麼做沒有甚麼起色,在另外空間可是正邪大戰。真相我們還要去講,真相信採用郵包或掛號信的形式去郵寄。通過這件事也是我們修心的過程。向內找,還是情比較重,大法弟子營救同修整體配合不到位,真相講的不到位,多少還有怨恨心、怕心等。

訴江是師父肯定的,也是在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走師父安排的路、結束迫害,救度更多的生命,這是正法進程的需要,也是我們如何放棄人心、去怕心、考驗信師信法的程度的過程。我也在觀望一段時間後放下自我,用真實姓名身份以郵件形式向最高檢察院投遞了起訴狀。每一份起訴狀都是投向大魔頭的一把利劍,只有大法弟子按照師父所要求的、在正法已經接近尾聲去掉各種人心,去掉最後的執著,救度一切有緣人,做好三件事,才配做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