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不敢開口講到能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二日】這幾年無論嚴寒酷暑,還是颳風下雨,我都會出去講真相救人,我市的大街小巷,商場,小店,廣場,工地,車站,公交亭,鄉間街道,田野小徑都留下了我無數的腳印。我現在一天能勸退十多二十人,多時能勸退幾十人,最少時也能勸退幾個。

我由一個不敢開口講的人到現在敢講、能講,這其中包含了許多的酸甜苦辣。在講真相中,有罵我是反黨分子的,有罵我無知愚蠢的,有構陷的,當然好人是多數,有要我上她家做客的,有要和我結姐妹的,有要我電話號碼要和我交朋友的,還有很多送東西的,有千恩萬謝的,有要我注意安全的……想起救度眾生的事,真是感慨萬千。

我今年六十七歲,是個退休職工,為了治病,一九九七年走進了大法修煉。當時我還未滿五十歲,可疾病纏身:頸椎骨質增生、腸胃炎、頭痛、肚子痛、皮膚病、尿急……天天吃藥,可病一點都沒有好。尤其是頸椎骨質增生壓得我身體的右邊疼痛難忍,還有頭痛、胃痛、肚子痛一齊發作時,我痛得不知道往哪裏鑽好。我胃口也極差,做得再可口的飯菜,只要我端起來吃就會噁心,難以下咽。眼睛看東西很吃力,只要睜眼時間長一點,就好像會暈倒。因病多,血壓又低,很怕冷,整個人瘦得只有七十多斤。身體這麼差,還要上班,還有家務事,當時的感覺就是生不如死,我總是盼閻王快勾我的簿,因為我想到只有死了,才能擺脫病痛的折磨。

九七年十一月,一位好心人對我說,法輪功祛病很神奇,要我和她一起去煉法輪功,我欣然答應了,當晚就跟著她去了學法點聽師父的講法錄音。當我聽完師父的講法錄音後,我知道師父是來度我們的,是讓我們脫離三界這個苦海,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園的,我天天學法、煉功。幾個月後師父給了我一個全新的身體,甚麼病都沒有了,走路一身輕,渾身有使不完的勁,體重增到了一百一十多斤。人也年輕了,我高興得一天到晚樂呵呵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這個首惡之徒,悍然對法輪功發動了迫害,在全國到處抓捕法輪功修煉者,所有的宣傳工具不停地對大法師父和大法進行污衊、謾罵,紅色恐怖再次籠罩全中國。我和所有大法修煉者一樣,雖然對當時的形勢很不理解,但我們都堅信:師父是最正的,是最清白的,最偉大的。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們修煉法輪功沒有錯。

從二零零五年開始我就利用買菜、商場購物、會親朋好友、喝各種喜酒的機會講真相救人,開始時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人數比較多。這些人退完了,對陌生人講真相就難了,因為當時愛面子,又有怕心,這樣膽膽突突的講真相,一天下來也退不了幾個人,有時一天一個也退不到。我有點灰心,但想到自己的使命,心裏又急。於是先是聽同修講,我發正念,後來自己也試著講,結果每天也能勸退幾個人。有時碰到外地人要用普通話講,我沒讀幾年書,不會講普通話,但我還是硬著頭皮去講,雖然普通話講得不大標準,但人家也能聽懂我在講甚麼。

我越講越順,怕心越來越小。雖然二零一一年和二零一四年我被惡人構陷,關進了看守所,還勒索了我一萬元錢,但我一點也不怕,正念闖出看守所後,我又匯入救人的洪流之中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