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門綁架我的警察撤走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五日】在大法中修煉了這麼多年,要說的實在太多了,寫兩個自己經歷,證實大法的超常與神奇。

一、上門綁架我的警察撤走了

我家開的是織布廠,每天都很忙。零六年八、九月份的時候,我發真相資料被惡人發現。

一天下午三點左右,工人跑來跟我說外面來了好多警車、警察和聯防,把我們家都圍住了,有百來個人,聲勢好大啊!工人們一個個都很緊張,嚇得腳都發抖了。我正好在灌開水,我知道是衝我來的。當時我心裏只有一念:我有師父我不怕,我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我怕他們幹甚麼?

我走出廠門,外面是裏三層外三層站滿了人。門前馬路邊上老百姓、警察全都看著我。我堂堂正正來到馬路上。前面來了一個便衣,我問:「你們是幹甚麼的?」他說:「你是不是某某?」我說:「是的。」然後我又問他一遍:「你是誰?」他說:「我是管法輪功的!你被捕了!被勞教三年。」說著,旁邊一個身材很魁梧的警察拿著勞教書到我眼前一晃,我一把搶過來看都沒看一眼,就把勞教書撕了個粉碎,說:「我修煉法輪功又沒做甚麼壞事,你們有甚麼理由抓我、還要勞教我?!」兩個穿制服的大漢站那裏一動不動,可能是看我把「勞教書」撕了,嚇傻了。

我在村裏口碑很好,法輪功真相早就講到位了,人們都認為我沒有錯,這時,周圍的百姓們都跟著起哄!「你們有甚麼理由抓她?」「我們這裏的布不知道被偷了多少,你們不抓小偷倒抓一個老太太?」這時,領頭穿便衣的把手一揮,兩個大個子警察就上來,抓著我兩隻胳膊往後一拉把我往警車裏推。這時我就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把腳抵在車門上,讓鄉親們都評評理。那兩個人只好把我放了。這時鄉親們又起哄了:「現在你們警察有權、有勢、有槍、有炮,怎麼不抓壞人抓好人?」那個領頭的人說:「她經常不要家!」鄉親們都哈哈大笑,人家家裏開廠忙都忙不過來,就是她發真相資料她一個老太婆也翻不了天啊,你們怕她一個老太婆?太荒唐了。

這時馬路上聚滿了人,因為要下班了,領頭的看著沒辦法就打電話給610叫特警來幫忙!上邊說去了這麼多人還抓不到一個老太婆?領頭的說:下面的警察、聯防都是附近的鄉親,誰都不願意動手,說她是好人。我們是來抓壞人的不是抓好人的。就在這檔口上,親戚把我從人群中拉走了,把我藏到鄰居家三樓。

這時我就坐鄰居家三樓開始發正念,二個多小時過去了,就這樣人群就散了。警察也沒趣的開車走了。一場看似氣勢洶洶的迫害就這樣解體了。

我悟到:在這過程中沒有師父的保護沒有大法的威力別說我一個人,就算是幾十個人恐怕也都被抓走了。過後幾天我有點後怕,這時師父就把法打到我的腦子裏面:「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我想這就是我信師信法的威力。

過後一直到現在,我一直平穩的走在師父正法的路上。警察也一直沒來迫害過我。

二、訴江解體家庭魔難

二零零零年十月四日,由於我去北京天安門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當地駐京辦抓回來以後,丈夫受邪黨謊言矇騙,對我不是拳打腳踢,就是惡語謾罵。這十幾年來,每次邪黨敏感日,一有風吹草動,他就對我大打出手,並惡語相向,並說他就是幫共產黨看著我的,只要電視上一天不平反法輪功,他就一天也不停止迫害我。我曾試著和他善解,對他講真相,也對著他背後的邪惡因素發正念,也都作用不大。

後來有一次,師父讓我在定中看到:有一世,我是一個莊園主,他是我的管家,我對人家要打就打,要罵就罵。又有一世,他是我身邊的一個羅鍋,對我動手動腳,我就經常拿洗衣棒打他的羅鍋,他從不還手。

二零一五年,我積極參與訴江,向北京兩高投遞訴江控告狀,妥投以後,我突然發現他老實了很多,我隨即悟到:控告大魔頭,其實就是清除邪惡老巢輸入丈夫背後的迫害因素。前幾天,他說:我這幾天全身沒有一塊地方是好的,我快要死了,我活不長了,頭痛的受不了了,我是不是罵你師父得報應了?我說:是的。

這十六年來,丈夫老看著我,可一天也沒看住過我。我天天出去講真相救人,面對面送真相光盤,送真相資料,風雨無阻,慈悲的師父一直保護著我,看護著我,所以一直很平穩的走過來了。

這次「訴江」,這十六年來,一直沒有解決的來自丈夫對我的家庭魔難,在訴江中解體了。

去年,我家拆遷,住在租來的房子裏過渡,我看到了盛開的優曇婆羅花,不是幾朵,幾十朵,而是幾百朵,長在我住處門外路邊的紫薇樹上,天天一出門就能看到,謝謝師父鼓勵弟子!天天出門講真相,發真相資料救人是天底下最神聖的事。

最後,我只是想說: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師父,您辛苦了!

在這最後的寶貴時間裏,我一定聽師父的話,緊跟師父,修好自己,救更多的有緣人,讓師父欣慰!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