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說說我經歷的兩次裁員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四日】我在一個國營企業擔任統計、出納工作近十五年,在這期間經歷了兩次裁員,一次是我修煉法輪功之前,一次是煉功之後,同樣一件事,但對待問題的心態、行為卻截然不同。

第一次裁員──把爭鬥當作福

九四年單位第一次裁員。我為了能留下來,採取了和領導拉關係、套近乎的手段。在此作用下我如願以償得以留下,不但工資增加了,在同事中成了「強者」,心裏沾沾自喜,根本不會去想被我「競爭」下去的人的感受,認為一切都是正常。而下崗的那個老會計卻突然得病死了,我還感嘆人生的短暫、無常。

留下來後,我又管現金又管帳。在世風日下、道德下滑的環境中,在缺乏監管與利益的誘惑下,我還做了一些不該做的事,得了不該得的錢和物。然而,我的身體卻每況愈下,經常頭暈、想嘔吐、厭食,臉色灰暗,精神頹廢,去醫院查出得了乙肝,還有胃病、婦科病,常常是硬撐著去上班。

兩年後,總廠要求加強財務管理,各分廠會計、出納要配齊,就調來了一位會計專業畢業二十出頭的姑娘,叫小林。也許是上蒼看我可憐,本性尚存,毀之可惜,是她的到來使我的生命得以轉機。

她勤奮、善良,無怨無悔地做很多事。衝著自己是老的,我把事都推給她做,她總是樂呵呵地接受,從不計較個人得失,還經常打掃所有的辦公室。可是我還看不慣,認為她是在使心計,做給領導看。

有一次我又頭暈,渾身無力的趴在桌子上。看到她整天精神飽滿的樣子,心想她是否參加了甚麼體育鍛練,否則怎麼這麼好的氣色,為了證實一下,我問她:小林,你早上鍛練身體嗎?她說:煉法輪功。我說:你也教我煉吧,你看我身體這樣,實在太難受了。她馬上教我煉第一套功法。我頓時感到了從未有過的輕鬆。就這樣在她的引導下,我開始走上了修煉法輪功的道路,那年是九八年五月二十三日,我正好四十歲。

回家後我看了一遍《轉法輪》,越看越覺得這書不一般,每次看完一遍都有新的收穫,加上每天煉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儘量的按書中的要求從做好人做起,用「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的言行,在不知不覺中以前的病症沒有了,甚至都把它忘記了,人變的精神起來,能吃能睡,對食物不再挑剔,食物的冷和熱都無所謂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真好!後來我找到了煉功點,通過交流知道所有的人都有這種感覺。大家都沒見過師父,也沒有花一分錢學功,只是煉功,按書上的要求為人處事,就有這麼大的變化,所以都非常珍惜,這是用人間的物質財富換不來的。師父說:「我們為甚麼能無條件的給大家呢?就是因為你要做個修煉的人,這顆心是用多少錢都買不來的,是佛性出來了,我們才這樣做的。」[1]我幸慶自己得到了高德大法。

第二次裁員──順其自然

幾個月後,單位又要裁員,明確的告訴我和小林,你倆人只留一人,理由是會計帳由總廠統一做,各分廠只設出納兼統計。

這種反反復復的人員大變動,使很多人都積累了保護自己利益不受傷害的經驗,人際關係越來越複雜。師父說:「現在國內無論國營企業或其它企業中,人與人之間的矛盾極其特殊。在其它國家,在歷史上從來沒有的一種現象,所以在利益上矛盾顯的特別尖銳,勾心鬥角,為一點小利爭鬥,發出的思想、使出的招術都很壞,做好人都難。」[1]真是這樣,廠裏其它部門也都在爭鬥不休,我以前又何嘗不是呀!而我和小林都是大法弟子,因為我倆都得法不久,單位的人都不知道。領導都覺得奇怪,別的部門都在明爭暗鬥的轟轟烈烈,這倆個人怎麼這麼平靜,於是領導首先找到我說:你對這次下崗有甚麼看法和要求?我說:「你可能不知道,我和小林都是煉法輪功的,我們的師父叫我們堂堂正正的做好人,遇事為別人著想,對這次留誰,看領導的工作需要而定,留誰我倆都不會生氣。」領導說:「是這樣啊!法輪功?你還是想幾天再來找我吧。」幾天後,領導看我沒找他,又找到我說:「想清楚了嗎?」我說:「謝謝領導的關心。我上次說的都是真的,你是承包者,不要考慮我的感受,其實留誰都一樣。」領導用充滿疑慮的眼光看著我,不再說甚麼了。

幾天後,領導決定留下小林,我心裏還是很平靜,好像一切都在預料之中。可是有很多同事不相信是真的。有人問我:「你這次是怎麼啦?搞不過一個新來的?你隨便活動一下就能把她搞下去。」另一位說:「你別看她不起眼,手段還厲害著呢!」我笑著說:「你們不知道,我和小林都是煉法輪功的,在利益面前都不會去爭了,和以前不一樣了。這次她也沒有找關係,是領導根據需要決定的。」

大家還是不太理解的看著我。

因為我事先有思想準備,知道修煉要過關、有考驗。我想這關算過了,心裏還是很平靜的。

可是事情不是表面上看的那麼簡單,內心深處、生命的微觀中沒有修去的執著,一旦被觸動就會表現出來。要離開單位的那一天,突如其來的孤獨感、失落感、愛面子的心使我不想見任何人,生怕有人問起下崗之事,更怕看到同情的目光,好像做了見不得人的事一樣。前幾天那種堂堂正正、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蕩然無存,心裏在盤算著甚麼時候離開才沒人看見,午休的時間應該是最好的時間。

我不動聲色的挨到中午。當我拿起大包小包剛走出辦公室,就碰到了最不想碰到的人,就是上次說我的那個女同事。她好像發現了一件多大的事一樣,驚訝地說:「啊!你就這樣走了?我心裏都不服氣。」這真如師父說的:「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被她這樣一說,就像觸動了我最敏感的神經一樣,又好像丟失了一件貴重的東西一樣,胸口發悶,嘴裏還在應付她說:「沒甚麼,沒甚麼……」就再也說不下去了。她好像知道我心裏不舒服,就說:我幫你拿東西,送送你吧。我說:「不用了,你回去吧,沒事的。」她已經聽到我的哽咽聲,我強行不讓她送,不能讓她看到我流淚,她也意識到了,就長嘆一口氣站在那不動了。我連「再見」都不敢說,加大步子走出了廠大門。

一出大門我再也忍不住,站在廠圍牆外哭起來,心裏想著:在這裏工作了近十五年,幾乎是天天早出晚歸,比在家裏的時間都長,這裏的人、這裏的一切都是那麼的難以割捨,說走就這麼走了?戀戀不捨的看著廠大門,心裏非常難過。

我猛然的想起,這不是在過關嗎,怎麼哭起來了?這是預料之外的考驗,我意識到了這是在過情關,人間處處都是情,修煉的人要用慈悲代替情,慈悲是無私的、表裏一致的。暴露出來我就要修掉它,我對著天空說:「師父!對不起,我會做好的!」頓時像卸了重負一樣的輕鬆,到了家好像甚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過年時領導給我打電話拜年,並說:「對不起!」幾個月後另一分廠廠長叫我去上班,我說:「不要為了幫我,把別人辭了,那樣的話,我不會去的,只是謝謝你的好意。」他說不光是幫我,是有其它原因。我說:「我再也不想讓任何人因為我而難過。」他說那會計做假帳被發現了,不能再用了。這樣我又開始上班了。

雖然當時我修煉法輪大法只有幾個月,但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真正的能從內心深處改變人,使人心向善,處處為別人著想。這樣好的大法,對我們的社會、單位、家庭和個人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的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