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在大法中修出一份坦然自在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到今年一月修煉整二十年了。一支拙筆不足以表達出我所感受到的大法的純正、博大與美好,在此,僅分享幾個得法初期的小故事,提醒同修和自己修煉如初,勿忘精進。

在吉林大學南區煉功點

得法時我二十二歲,是吉林大學的一名碩士研究生。當時吉林大學南區煉功點在萃文樓側門,我初到那個煉功點時,正值寒冬,氣溫零下十幾度是常有的事。誰都知道門旁和台階附近暖和避風,可是沒有人去搶佔有利地形,輔導員和老學員們都把好位置留給新學員。有時新學員來煉功忘了戴手套,老學員見了立刻脫下自己的棉手套給他們戴上。一個為別人著想的環境,讓人輕易的感受到了這個群體的與眾不同。

那時南區煉功點的學員早晨集體煉一小時動功,晚飯後煉四十分鐘抱輪,晚自習結束後有同修在煉功點煉靜功,同修們都很精進。我在修煉前是個嬌氣、愛挑剔、怕吃苦的人。有時想偷懶多睡一會兒,就夢見輔導員站在雪地裏煉功,醒來後慚愧的告訴自己以後可不能偷懶了,懶惰也是魔性。

四月的長春常常有大風天,有時感覺在這樣的天氣裏煉功比冬天還難堅持。風把沙子吹起來,打在臉上,齒縫間好像都進了沙子。有一天晚飯後,我看著被大風刮的昏黃的天,決定原諒自己一回,就不去參加煉功了。不一會兒,住同一樓層的同修來敲門,說:「我們一起去煉功吧。」我說我不去,讓她自己走了。沒到兩分鐘,又有個樓上的同修來敲門,說:「咱們一起去煉功吧。」我就笑了,看來是師父讓我去煉功。我和這位同修一起迎著風沙從宿舍樓往煉功點走,遇到了一位湖北籍的本科生小同修,我說:「看看我們長春的飛沙走石,哪有點兒春的樣子,更別說長春了。」小同修笑道:「你不知道,我還羨慕你家在長春呢。這兒是大法洪傳的地方,將來會成為聖地,全國各地的人都要來長春朝聖呢。」聽同修一說,我才意識到數我悟性差,三個人一起有說有笑的去煉功了。

還有一次晨煉時,剛煉到頭前抱輪,錄音機的電池就沒電了。輔導員說:「大家繼續抱輪,我來喊口令。」那天煉功的感覺,特別寧靜祥和,彷彿時間凝固了,我們身在一個超離塵世的美好的空間裏一樣。煉完功,輔導員笑呵呵的告訴大家「今天每個人抱輪時間都超過了一小時。」同修們也都笑了。

當時的年輕弟子們大多很率真,遇到甚麼關了,做錯甚麼事摔了跟頭了,有甚麼新的體悟了,就原原本本的說出來,沒有常人式的遮遮掩掩和文過飾非。看到同修有執著了,也直截了當的指出,被指出問題的同修也坦然接受,在我們學法小組,每個人都能感受到那種可以敞開心扉的踏實、自在、愉悅、坦蕩。

參加學法小組的同修,可能都有過「說者無心,聽者受益」的經歷。比如有一次,有位同修談到自己對「一心不亂」的理解,說:「咱們學法的時候就一心不亂的學法;學常人知識的時候就一心不亂的學習;吃飯就一心不亂的吃飯;幹活兒就一心不亂的幹活兒。能做到這樣多好。」他說這番話時,慢慢的,語氣平平淡淡的,神態十分祥和。當時在座的有性格急躁的同修,有正為一些事心緒紛亂的同修,都表示這番話提醒了自己,這正是自己需要好好修的地方。

還有一次,一位女同修遇到一件被領導要求作假的事,表面上看好像不作假怎麼也過不去了,她為要不要說謊而掙扎不已。到學法小組來講了這件事,馬上就有同修背出了師父的講法:「我這個人我不願意說的話,我可以不說,但是我說出來的就得是真話。」[1]其他同修也交流了自己堅持做到「真」而魔難自退的一個個生動的實例,這位女同修堅定正念,信心滿滿,一身輕鬆的回去了。不久傳來消息,領導那兒不需要她跟著作假了。

我們這批大法弟子得法時正年輕,大多不是為了祛病健身,而是覺得這個法純正、美好,法理讓人服氣才走入修煉之門的。同修們在學校時都是品學兼優的學生,在同學中口碑很好。我當時給我同學的印象是純淨,總是笑瞇瞇的,走起路來特別輕盈。他們告訴我:「本來幾個人正說著一件黑暗或者不好的事兒呢,你一進來就都改變話題不說了。」

我們宿舍三個人,兩個人修煉。不修煉的那位也跟人誇:「我們這屋場好。」同學裏看過《轉法輪》的佔大多數,雖然大多沒有走入修煉,但都知道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沒有走進來的原因一般是因為覺得這個法要求太高,或者放不下執著,沒有說這個法不好的。

在文化廣場煉功的日子

一九九八年三月,我完成了碩士階段的學業,留校當了一名老師。由於家不在南區,也告別了曾經給予我許多美好的吉大南區煉功點,成為文化廣場煉功點的一員。那時大法在長春已經弘傳甚廣,早晨的公園、廣場、橋畔和街角,處處可見大法弟子煉功的身影和祥和的面容,讓人覺得在一個功利浮躁的時代,還有這麼多人踏踏實實的在做好人,長春真成了一個春城,這個社會也有希望了。

文化廣場的煉功點,平時參加晨煉的人數在三、五百人左右,本身就是一道亮麗的風景,舉辦大型集體煉功活動時就更是蔚為壯觀了。每天一早,都有學員把煉功點和周邊地方打掃得乾乾淨淨,早來的學員安安靜靜的打坐煉靜功,集體煉動功的時間一到,大家都站得整整齊齊,煉完功之後連一片紙屑也不會留下。

有一次我到煉功點的時間略早,正趕上幾位同修在打坐,莊嚴祥和,讓人心生敬意。有幾個七、八歲的孩子在附近玩耍,又跑又叫的很吵,幾位同修穩坐如山,好像絲毫不受干擾。一個孩子跑著跑著,竟不小心撞到一位老年同修的懷裏去了,只見老同修不急不躁的把這個孩子扶正,慈愛的笑了笑,繼續穩坐入靜。這位老同修原本是一頭白髮,後來從髮根部位齊刷刷的長出黑發來了,人人稱奇。

我的學法小組就在文化廣場附近。來學法的人有大、中、小學和幼兒園的教師,有工程師、醫生、退伍軍人,有廳級、處級幹部,有工人和家庭主婦。這裏沒有社會等級之分,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互相幫助,共同提高。

記得有位老阿姨在學法小組講述了她遇到的一件事,同修們聽了紛紛讚許。那是深秋季節,很多人家習慣買一些冬儲菜。這位老阿姨騎著自行車走在路上,看到前面有位老人自行車後座上帶的一大捆蔥掉下來了,連忙趕上去好意提醒,並幫助那位老人把蔥紮緊捆好,那位老人也表示了謝意。這時那位老人的妻子走過來,不由分說的大罵我們這位同修阿姨,罵的話還特別難聽,引來不少人圍觀和議論。同修阿姨禮貌的解釋了兩句,那人不聽,阿姨就在叫罵聲中騎上車繼續往前走。她說:「我騎車過橋以後就把這件事兒給忘了,到小組來聽到大家說過關,才又想起來。」

小組裏的同修一起交流說,這種好心助人反而莫名其妙挨罵受辱的事,不少學員遇到過,也忍的住,因胸懷寬廣,遇事時心不動,事後不覺委屈,一點兒也不放在心上,這是很多人做不到的。正如師父所說的:「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2]如果我們不能做到無怨、無恨、以苦為樂,那連當善者都還不夠格,離法的要求差的還太遠哪。

我們學法小組裏有位電工,初來小組時身體虛胖,走路都喘,說話也有一點粗魯。據他自述,他在修煉前不僅釣魚還電過魚。有一次和妻子吵架,盛怒之下竟然把懷孕的妻子打流產了。修煉後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和氣的待人處事,為別人著想,家庭和睦了。從一九九八年到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前,短短一年半時間,我們是眼看著他脫胎換骨般變得健康結實、文明和善,都讚他修的紮實,被法熔煉成了一個超級善良、實在的好人。「七﹒二零」後吉林省各地同修到省政府上訪,我們還在商量著本市同修怎麼給外縣同修提供實際幫助的時候,他已經回家煮了幾鍋雞蛋,送到外縣同修的手裏了。

我們覺得我們的學法小組真是一片難得的人間淨土,人人都很珍惜這個環境。

在法中修出一份坦然自在

一九九九年三月末,我參加了華中一所名校的博士研究生入學考試。在整個備考和考試期間,我沒有感到過壓力,用從法中修出來的超然心態從容以待,輕鬆拿下了本專業第一名。後來我才知道,有的同學是在考試前十天就在校內最好的賓館訂了個單間,全力以赴備考;有的同學事先到導師那兒走門路;有的同學在考試前壓力大到整宿失眠;有的同學緊張到面試時頭腦一片空白,等等。而我考試期間住在外校一個簡陋的招待所,考試之餘就幫同屋那位山東女孩準備她的碩士論文答辯,向她介紹我們修的大法,還和她一起到我報考的這所學校的學法小組參加了一次集體學法。有人羨慕我心態好,舉重若輕,我知道其實是大法好,賜予了弟子一份不執於名利的坦然自在。

在華中讀博時,我是我們班年齡最小的一個,但在日常生活和學習中,常常是我在幫助和照顧別人,因此人送外號「聖女」。有一次晚自習後和室友一起從教室回宿舍,室友穿的少了,一出門就打了個寒噤,我很自然的脫下厚外套披在她肩上,自己只穿一件羊毛衫。教室和宿舍之間有十多分鐘的路程,我走著走著,就感到後背上有個大法輪在旋啊旋,暖暖和和,舒舒服服的,知道是師父時時呵護著弟子,心裏感恩師父。室友問我:「你自己不冷嗎?」我據實相告,她也很嘆服。

她有位熟悉的朋友是他們市裏握有實權的官員,這位官員來學校看她時,她特地告訴這位官員:不要參與鎮壓法輪功。因為她和一位法輪功弟子同室相處了這麼久,知道在這個社會上再也找不出像法輪功弟子這麼好的人了。

協警說:我最佩服的人就是你們師父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長春插播壯舉之後,江氏集團在長春展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大抓捕,瘋狂報復,我也被綁架到派出所。雖然在師父的加持和同修的發正念幫助之下,不到一天時間走脫,但也從此失去了在吉林大學的教職,中斷了博士研究生的學業,離開了長春。在被非法抓到派出所時,我曾勸一位年輕的協警好好去找個別的工作,他悄悄對我說:「我現在最佩服的人就是你們師父了。有這麼多教授、博士當他的弟子,寧可失去前程,失去一切,都不肯說他一句不好,這位師父得有多了不起呀!」

想說的話很多,篇幅所限只能寫到此了。

法輪大法受迫害十七載,我們億萬大法弟子所憂心的,並不是自身名利受到的損失,而是在謊言和欺騙、暴力的統治之下日益滑向墮落的世道人心。中土本是神所眷顧的地方,現在卻連最基本的食物、水和空氣都已不再安全,很多人已經沒有了道德底線,中國社會正蛻變成一個互害社會。只有我們知道,如果當初這場迫害沒有發生,今日的中國社會將是怎樣一派安寧和平、有禮有節,繁榮而有德行的景象。大法弟子們還在不懈的講真相,師尊還在以無比洪大的慈悲為眾生承擔和付出,也希望可貴的中國同胞們,好好珍惜,了解真相,莫錯過這萬古機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境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