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恨與怒消散 轉為敬佩和自豪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三日】十幾年了,因為妻子修煉教人「真、善、忍」的法輪功而無端的被綁架、勞教、流離失所,我曾經恨過、怨過,對妻子罵過、打過,也曾經因此而堅決要離婚過。但最終我明白了:在強權暴力的邪惡政權面前,如果我把因中共對妻子的無端迫害而帶來的種種壓力遷怒到妻子身上,那我就是邪惡的幫凶,就是在幫助邪惡迫害好人!

記得妻子第一次被抓後,期間警察讓她回家一趟,我又氣又恨,衝著她大喊大罵,並當著眾人的面打她,就想:她要是不煉法輪功,能被抓嗎?她被抓了,孩子誰管?家裏的店誰來經營?日子還咋過?把中共對善良妻子迫害帶來的壓力全都發洩在妻子身上。

還有一次,因為當地警察總上家來找妻子,試圖綁架她,不得已,妻子流離失所了。我一個人在家既要照顧幾歲孩子的衣食住行,洗洗涮涮,又得照顧店裏的生意,我沒辦法應付,家裏的買賣再次被迫停止,沒有了生活來源,流離失所又得租房子,又得出去幹以前沒幹過的力氣活……,我就覺得這日子實在是熬不下去了,心裏又恨又怨,對妻子說:這種日子哪有頭啊,不是被抓洗腦勞教就是流離失所,我實在是受不了了,也過不下去了,除非你向我保證不再出去,否則就離婚!當時想要離婚的心很堅決,總試著離開那個家,擺脫那種提心吊膽的日子。

那段日子,我經常看著幾歲的兒子落淚,因為我捨不得孩子,也捨不得妻子,因為我知道妻子是無辜的,是善良的,並沒做違法的事,只不過就是為了堅持她的一個信仰,但我實在是受不了這種提心吊膽的不是正常人過的日子。儘管妻子沒答應我不再出去,最後我還是沒捨得離開她們娘倆,心中依然充滿了怨恨和恐懼。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妻子多次被綁架和勞教,她一出門我就提心吊膽,所以每次回來我都要大吵大罵,就是要告訴她:你如果出去做大法的事,回來就等著家庭暴力吧!我一再強調,她要是再被抓,立馬離婚,以此給她增加壓力,讓她少去冒險。因為每次出去,都有被綁架的可能。開始時妻子只是不吱聲,用無聲抵制著我的牢騷和謾罵。再後來她就來勸我,讓我不要生氣。有一次妻子又回來晚了,我一吵一罵,她哭了,我還以為被我罵哭了呢,她含著淚說:「大法被冤枉,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那麼多人不明真相,如果我在家過自己的小日子,在人中我都不是個好人!如果你的朋友被冤枉了或者遇難了,你不站出來為他說句公道話,你都不是個好人!」

我被妻子的話深深地震動了,怒氣一下子煙消雲散,相反一種敬佩油然而生:是啊,現在的人都自私自利,都想著自己怎樣過好日子,哪還有人像法輪功學員這樣不畏強暴,不為個人的得失,冒著危險也要告訴人真話的呢?中國老百姓不就是沒有知情權,不就是不知真相嗎?妻子頂著壓力往前走,我就是不幫忙,也不能助紂為虐啊!

那一年冬天,妻子因發大法真相資料而被關押在看守所,我既要打理店面,又要照顧四歲的孩子。那年的天特別冷,晚上關上店門,頂著風雪騎自行車帶著孩子往家趕,一邊騎一邊掉眼淚。既可憐孩子沒有媽媽在身邊呵護,又心疼妻子,擔心她再被迫害……,想想那段日子可真是苦啊!

我給妻子寫了一封信,其中有一句:「我不敢想像那可怕的場面……」,我知道妻子對大法堅信,擔心她在勞教所因為不放棄修煉而遭酷刑折磨。果然不出我所料,因為妻子在勞教所不放棄修煉,我多次去探視,警察不讓我見她。後來我就不斷的給勞教所的大隊長、獄警們打電話、寫信,明著是告訴他們妻子脾氣很犟,煉了這麼多年,不會一下子放棄,得慢慢來,並告訴警察,家人都非常關注妻子,會經常打電話、寫信詢問妻子的情況,其實是暗示他們不要虐待我妻子。後來聽妻子說,雖然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打罵,但與其他法輪功學員比,警察的確不敢輕易動她了,大大的減少了對妻子的折磨。妻子在勞教所只被關押了幾個月就回家了,可能是妻子的不放棄修煉和家屬的「糾纏」,他們覺得很麻煩吧。

這件事讓我想到:如果所有的家屬都能站在家人的這一邊,盡自己所能去營救、抵制這種迫害,警察真的不敢太囂張。

還有一次,警察無端的來到家裏,要把我妻子關進洗腦班。我急了,大聲呵斥他們:憑甚麼抓人!他們沒有理就想強行綁架她。我為了保護妻子,與他們廝打起來,但終因寡不敵眾,他們幾個人把我摁在地上,強行把我妻子抬走。直到車子開走了,才把我放開。我追到洗腦班,質問憑甚麼抓人?!他們卻回答:「你問江澤民去,江澤民讓幹的。」

我心裏這個氣呀,這老百姓上哪說理去?兩天後,妻子從洗腦班逃了出來,當時我並不知道,因為她沒直接回家。當曾經來綁架妻子的警察一大早來敲門,問妻子在不在家時,看得出來其實他們是心虛的,害怕妻子出意外而擔責任。我看到那個警察手指頭包著藥布(在綁架妻子的拉扯中碰傷的),對他說:「立功了哈!你說,你對一個女人下那麼大的力氣,那算啥呀?去整那些黑社會那才叫真能耐!」他的臉一白一紅很不好看。因為我從來不配合他們,而是站在妻子的這一邊,所以當地的警察不到不得已不上我家。

有一次警察想來綁架我妻子,幾個人在我家樓下待了幾個小時都沒上樓,使我有時間有機會將大法書和資料全部轉移。自己的妻子自己還不知道啥樣嗎?如果是真的違法了誰也不敢袒護啊。

前幾年有一天,妻子在外面突然又被綁架了,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警察拿著我妻子的門鑰匙直接就開門進了屋。其實我平時有腦梗、腦栓等直接影響腦子的疾病,所以平時腦子不好使,有時還犯糊塗。可那時,不知怎麼我卻異常清醒,當我發現門響時,我就警覺了,我迅速的把妻子的東西藏起來,十幾個人扛著照相機錄像機開始亂翻。我擔心極了,一個是還有一些零散的東西沒來得及藏,再一個是因為匆忙,藏的地方並不隱蔽,如果被翻出來,妻子會被誣陷強加罪名的啊。我心想,擔心也沒有用啊,一切聽天由命吧。當時我雖然不會求大法師父保護,但心裏想的「聽天由命」,可能師父就管我了吧。我藏的東西就在他們眼皮底下,可是他們根本沒看見。最後他們想把妻子經常用的一樣東西拿走,我告訴他們,我會用我的生命來護衛的,如果妻子的這個東西沒了,我的生命就沒了。他們退卻了,這時一個當官模樣的人過來跟我說,放心吧,我們不會拿走的。他們就真的沒有拿走。他們把搜走的東西列了一個清單要我簽字,我想妻子從來不給他們的任何東西簽字,那我也不簽!

我家有個小買賣,因為我腦袋有毛病,反應也遲鈍,所以平時全靠妻子撐著。這一下,妻子不在家了,得生活呀,我硬著頭皮幹上了。平時連打下手都打不明白的我,現在卻成主角了。當時腦袋好像一下子沒有毛病了,收錢算賬甚麼的還都挺利索。不但沒耽誤掙錢,買賣還很好。

妻子回來後,鄰居對我妻子說,「你不在家,我看他(指我)啥毛病都沒有了,反應也不遲鈍了。」妻子感慨的對我說,我們這全家師父都管著啊,也是你保護大法資料得福報了。

的確,這些年來,我真是受益於大法了。我以前有腎結石,得過腎結石的人都知道,那疼起來是真要命啊。有一年大年初四犯病了,疼得我一宿沒睡覺,一個大男人疼得直掉眼淚,第二天找大夫打了好幾天吊瓶,只是稍稍緩解一點,根本就不好使。妻子心疼的對我說:「只有大法能救你。」讓我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只有幾天的功夫,我沒吃一粒藥,沒打一次針,就好起來了。

過了一段時間,有一天突然就覺得尿尿費勁,尿道口就像有東西堵著,越尿越細,到了晚上基本就尿不出來了。妻子告訴我默念「法輪大法好」,我沒吱聲,在心裏求師父,我憋得肚子老大,滿臉通紅,就在我馬上要挺不住想去醫院的時候,試著去尿尿時就聽有個小東西掉進馬桶的聲音,一看,有一個像玉米粒大小的一塊小石頭尿了出來。全身立即輕鬆了。真無法用語言表達我當時的心情!我知道,那個石頭不是輕易就能尿出來的,有的人花了很多錢去醫院碎石,打碎的石頭拿不淨,即使拿淨了,還會再生,不長時間還會再犯的。而我從那以後腎結石就徹底好了,至今十年過去了再也沒犯過。

看看我身邊的人,年老的、年輕的,一有病就得去醫院,錢沒少花最後很多人病也沒好,有的年紀輕輕的說走就走了。跟他們比,我就太幸運了,總感覺師父在管著我。雖然至今我仍然沒有修煉法輪大法,但我內心非常支持妻子修煉。妻子有時很忙,我就儘量多幹活,讓她騰出時間多學法。妻子背法,我就幫她看著有沒有錯的。妻子拿的帶字的錢,我就拿出去花,有時買東西人家說,你這錢上怎麼都帶字啊?我說,花帶字的錢好啊,我特意換的,好好看看吧。妻子講真相我也配合幫她講,有時說一句:「退了吧,我們都退(黨)了!」就能起到很好的作用。

有一次我跟朋友在一起吃飯,妻子沒在跟前,我跟朋友一講,朋友就退黨了。

妻子從開始修煉到現在二十年了。這二十年來,她身體健康,從沒吃過一粒藥,沒打過一次針,沒因為身體不好花過一分錢。家裏發生矛盾她總是讓著我。她每天要照顧家,照顧孩子,要掙錢,要起早煉功,又要看書學法,還要做一些大法的事。為了擠時間,她每天只睡很少的覺。根本不是中共造謠宣傳的,說甚麼法輪功修煉者不管家,不管孩子。

妻子只是無數法輪功學員的一個,法輪功學員們只是一個善良的修煉群體,而江澤民為了一己之私使無數和我妻子一樣的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遭受到如此殘酷的迫害。

去年全國興起控告江澤民大潮,我也毫不猶豫地舉報了江澤民。就像新唐人電視台評論員說的,人類這樣的一個首惡,不能讓它悄無聲息的死去,得讓所有善良的人都能看到這個惡貫滿盈的惡棍接受它應有的審判,昭示天下「善惡有報」的天理!

多次,我也想走入修煉,可是總是下不了決心,覺得自己很難做到。我體會到,修煉法輪大法看著簡單,其實要持之以恆的做到可不那麼容易。所以我從心裏佩服妻子,佩服她堅定修煉二十年不改初衷,佩服她對人善良、寬容,貌似柔弱但內心剛強。法輪大法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不同膚色、不同族裔、那麼多高學位、高地位的人都在修,妻子只是其中普通的一員,我為妻子是大法弟子而驕傲,我為妻子是大法弟子而感到由衷的自豪。

今年正月裏妻子跟我說,過年時全世界大法弟子包括很多家屬和世人都在網上恭祝師父過年好,你也沒問候師父。我還真不知道還能在網上問候師父哪!那我就藉這次「5﹒13」世界法輪大法日之際,恭祝師父生日快樂!

師父您好,師父您辛苦了,您不但看護著大法弟子,還看護著大法弟子的家屬,我們無法表達心中的感恩,只能說一聲:師父,謝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