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善惡必報 敬畏神佛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八日】

李大師您好!我給您磕頭,磕響頭!

您以您的博大、慈悲的胸懷,挽救了我這個不識好歹、本應下地獄負罪的生命,使我獲得了新生。在您的華誕,也是世界法輪大法日這個普天同慶的盛大節日裏,我要誠心地為您獻上一個生日蛋糕,恭恭敬敬的跪在您的法像前叫一聲:「師父!祝師父生日快樂,師父您辛苦了!」

師父,在中共迫害大法、大法弟子遭受魔難、師父蒙冤這十六年中,我親身見證了大法的威嚴與您的洪大慈悲。我深受邪黨毒害,對您和大法犯下了大罪:我詆毀過大法,傷過您老人家的尊嚴,也對您的弟子做過不該做的事情,為此我也得到過應有的報應。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時,我已在村裏當了二十六年的邪黨書記。我深深感受過邪黨歷次運動的邪惡與恐怖。當時身為下屬,面對突如其來的高壓,我不分善惡正邪,選擇了與邪黨保持一致,站在了宇宙大法「真、善、忍」的對立面,助紂為虐:曾用拳腳逼迫我妻子放棄大法修煉,更讓我難以啟齒的是跳著腳罵過師父,撕碎和燒毀過大法書籍,犯下追悔莫及的大罪!

因為我曾用腳在地上碾過大法書籍,十幾年間我的腳經常腫的發黑不能走路,吃藥打針也無濟於事。

在這過程中,是我妻子以在大法中修出的善良的胸襟,經常藉機給我講善惡有報的道理,講法輪大法的博大精深,講邪黨迫害佛法必遭天懲,讓我看貴州「藏字石」圖片和一些法輪功真相資料等。慢慢地我開始有了轉變。特別是看了《九評共產黨》以後,我徹底醒悟了,我也意識到自己走在了危險的歧途上,再不悔悟必將隨著中共遭到更大的報應,後果無法想像。我立即寫下了「鄭重聲明」,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與邪黨脫離一切關係,堅定維護大法,支持大法,聲明所有說過、做過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

就在發表聲明後的當天下午,我感覺頭上明顯的脫下了一個箍,身體一陣輕鬆,我更加深信法輪功不是一般的功法。

但是,宇宙的法理是永恆的,無私的,善惡必報。任何人造下的業和做的壞事還得自己償還,只是如果能真心悔改,結果是不一樣的。

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早晨,我突然大便出血,頭暈噁心,臉色蒼白。家人急忙把我送到縣醫院。住院五天後,胃鏡檢查和病理診斷為「潰瘍性胃賁門腺癌」,已到中期。六月二十六日轉到省腫瘤醫院做手術,切除了三分之二的胃。隨後是九死一生的痛苦折磨──化療,術後出現併發症:腸梗阻,貧血,血色素低到五點三克,厭食,體重由一百八十多斤降至一百零五斤,就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了,天天在生死間徘徊。

我的妻子始終很平靜,她除了無微不至的細心護理我,也經常對我說:不必害怕,你是大法與我師父救度的生命,師父是慈悲的,但大法的威嚴同在,善惡必報,欠債要還,還掉自己的業債,才會有一個好的未來。一切有師父安排,師父就在我們身邊,相信師父一定會救你的,但你一定要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也發自內心的懺悔自己的過錯,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請求師父原諒,求師父救我。

三年就要過去了,現在我的身體徹底恢復了健康,十幾年腳腫發黑的毛病從手術後再沒出現過。我知道三年來自己身體經受的魔難是在償還我的罪業。在這個過程中,我的心靈和思想都得到了淨化,讓我有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在我的靈魂深處生出了對神佛的敬畏。現在我的親朋好友、周圍很多人都知道我的絕症是誠心頌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而好的。

師父啊!我用甚麼語言也難以表達對您的感恩!是您的浩大的慈悲洗滌了我罪業深重的靈魂,是您用自己的承受把我從地獄中一步一步托上岸,給了我一個全新的生命。師父,我給您老人家磕頭再磕頭,我盼望您早日回到咱中國來,我希望自己也能成為師父的真修弟子。

再次給您磕頭!敬祝您生日快樂!

一名大陸大法弟子的家人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