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和利益之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二日】

一、走入修煉無病一身輕

我是一九九七年十月開始修煉大法的。剛學法煉功一個月,曾經令我極度痛苦、多年沒能治癒的乙肝竟然好了,還有關節炎、肩周炎也都不翼而飛了。我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修心性,在工作環境中和家庭環境中,看淡名利,不爭不鬥,不怕吃苦,凡事為他人著想。那時,親朋好友、同事們,看到我都會說:「你現在氣色真好!吃甚麼靈丹妙藥了?」我每次總會非常幸福的告訴他們:「我現在煉法輪功了!法輪功使人身體健康,道德高尚!」那時的我,天天都是無比快樂的!當時單位領導看到我和另一同事煉功後的變化,還要我們倆教單位的工作人員都來煉,他們都認可「法輪大法好」。可惜中共迫害來得太快,他們被擋住了!現在我已經修煉20年了,從沒吃過一粒藥,為國家節省了近十萬元的醫藥費,無病一身輕!

二、分房中看淡利益,講真相救領導

我的房子被單位拆後,我的基本生活環境被破壞了,我經歷了租房、搬房,流離顛沛中的過關,一晃就是八年。

分房了,單位先答應分給我新房,考慮到分房中有難處,我放棄了新房。領導主動提出把舊房四樓給我,並與我簽好協議。四樓很好,不用裝修,直接入住。可到要住的時候,另外有人堅持要四樓。我又讓步為六樓。六樓是頂樓,年久會漏雨,內面又很爛。一些同事為我不平,並投以同情的目光,我沒有動心。在裝修六樓時,我開了一個窗戶,別的樓層對應的地方都有窗戶,唯有這套沒有。沒想到窗戶剛開好,領導就要我馬上還原,我二話沒說,就還原了。過程中,去心是很苦的。我抓住所有能意識到的心,其中有面子心、爭鬥心、怨恨心、利益心等等都不放過,一個個修掉。

整個分房過程中,我把住一點:不為難領導,我是修煉人,要為他人著想。我讓步、讓步、再讓步,我一直把分房當作我修煉提高的機會。領導非常感謝我為他們著想,我也對他們講我是修法輪大法才這樣做的。

在我把六樓裝修了一大半工程時,領導突然說六樓別裝了,把五樓給我。五樓可是本棟樓採光通風最好的一套。這時同事們都為我修大法有福份而高興,師父說:「你是修煉人,你要有威德,你的威德從哪裏來的?不就是你能夠在這艱苦的環境中放下自己、沒有自己,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完全能夠做到為法負責嗎?這本身不就是威德嗎?而且是在艱苦的環境中做到的。」[1]

過程中,我給領導講過真相,當面給過他們神韻光碟、護身符、破網軟件,還勸過他們三退,有人已三退了。法輪功修煉者在任何環境中都是好人,領導們從我的表現中看在心裏。後來因訴江,領導來找我,我繼續給他們講真相,堂堂正正告訴他們:煉法輪功是合法的,訴江是合法的,現政府的新政策是「有案必立,有訴必理」,以及對辦案人員終身追責的新規定,是迫害者在違法。我很認真的問他們:「是誰叫你們找我的?你們告訴我,我直接找他們去,我個人做的事情我自己承擔。」領導起初很恐慌,怕受到牽連,見我理直氣壯,就輕鬆了些、也清醒些了,就沒再找我做甚麼。因為他們心裏清楚:「法輪大法好!」我還告訴他們: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三、剜心透骨中割捨非自己

師父說:「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讓你放下。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2]

這一次,提高心性的矛盾好似狂風暴雨般襲來,我切切實實的感受到了甚麼叫剜心透骨。有人到處造我的謠。有人拍門打戶,氣勢洶洶,當面侮辱我,話語極其難聽。甚至有人直逼我,要我當眾同修聲明我不是修煉人了,直接說我是「邪惡」、是「六一零」的人,說我轉化過同修,逼我離開大法後走人。當時,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事是真實的,我真的有點承受不住的了。起初,我氣恨、委曲、抱怨,甚至憤怒,我還是強忍了,畢竟是修煉人。

那時,慈悲的同修們幫我從法中切磋,提醒我向內找。我冷靜下來,靜心學法。師父告訴我:「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2]「佛當然不管,那一難就是他設的,目地是提高你的心性,在矛盾中你好提高上來。」[2]師父還說:「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3]

我加強學法,學法中我豁然開朗。我開始一個心一個心的找,我找到了好多心,其中最突出的有安逸心、依賴心、爭鬥心、瞧不起人的心、不重視男女有別的心、急躁心、不被人說的心、強調自我的心等等。在我向內找,一點點歸正自己的時候,慈悲的師父給我把身上不好的物質拿掉了,我感到一張束縛我的無形的網被扯破了,頓時我覺的天高了、雲淡了,心也亮堂了,感激師尊的洪大慈悲與佛恩浩蕩!

我反思自己,深究其因,一路走來,我名、利、色、氣也在去呀、在放啊,我究竟誤在哪裏了呢?邪惡這麼對我下狠手,最後我終於悟到了:這一次我不是栽在情上、不是栽在利上、不是栽在色上,而是栽在了自我上。從小到大,一個清高傲慢的自我一直被我滋養著,都已習以為常。我怎麼聰明、怎麼強悍、怎麼能幹、堅持自我、不被人說,我要怎麼安逸、甚至我的修煉很大程度上是為了自我的無病無災,永遠的幸福。我一直在維護著那個後天的自我,不讓人碰它。特別是有人妒嫉我,我就很瞧不起那人的小動作,往往是不想理睬那樣的人,同時夾著怨恨。一個強大的「自我」障礙著真我不能在法中精進,迷失了回天的路。

其實每一次的矛盾中的爭鬥都在滋養那個自我,把假我當作是自己,其實那個自我是一個強大的私,是後天的觀念和業力拼湊成的,是不善的。師父說:「不要抱怨 守住你的善」[4]。師父要我們守住真我本性,要善。但平時有了矛盾,我總是抱怨,在自我的驅使下,我沒站在別人的角度考慮問題,可能傷到別人時,我的那個自我卻依然是麻木不仁的。那可是會造業的,是要清算的,這回討債的來了,誰承受呢?這次難起於自我,那就到了該滅掉那個自我的時候了。

認識到了問題的本質後,我發出強大的正念:請求師尊加持,強大真我,把那個業力和後天觀念形成的自我層層滅盡,把所有不好的心徹底清除,壓的我痛的那個東面在削弱。

本性一出方清醒,其實不是別人惡,而是我不善,是我的那個自我不善。自我是私拼成的,要保護它,必然會有意無意間傷著別人。這一次,我徹底認清了它,解體了它。

割捨人心確實是巨大的承受,那是走出人、走向神的過程,是超越自我的境界的昇華,真是脫胎換骨的變化啊,都是我的錯,在這裏我向所有我傷害過的人及同修道歉了:「對不起!」

師父說:「修煉的人和常人的理是反的,人認為舒服那是好事,大法弟子認為人舒服對提高是壞事,不舒服對提高來講是好事。(鼓掌)這根本觀念你轉變過來沒有?」[5]這時我對師父的這段法有了新的體悟,我再也不怨給我設難的人了,我還要感謝呢。如果沒有這麼樣的大難,那個自我恐怕還會一直封住我的真我本性,擋住我讓我還走不出人來,真得好好謝謝同修啊。我體悟到:無論甚麼時候,要做的就是包容,無條件向內找,好好修自己,允許別人的不同狀態存在。

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解開你的迷絆〉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