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明白真相 收穫幸福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二日】我第一次知道法輪功是在一九九九年的暑假。當時電視、報紙上對法輪功的污衊鋪天蓋地。像大多數被欺騙的人一樣,隨著被邪黨喉舌媒體的洗腦,我對大法是仇視的,儘管我之前從沒有聽說過法輪功,也不知道法輪功到底是甚麼。

再一次聽到「法輪功」幾個字,是在學校裏認識了我現在的丈夫。我們從相識、相知到相戀,直到現在的相濡以沫,說起來像電視連續劇那樣長,那樣曲折。

對於我們在大學時期的戀情,我們是認真的,我們都彼此當對方是自己相守一生的伴侶,當他告訴我他父母都是堅定的法輪大法弟子時,我震驚了,一時難以接受,尤其是得知他本人也是法輪功的忠實支持者時,我痛苦萬分。

他細說了他的家庭狀況:他的父親是一名人品高尚的優秀教師,為堅持信仰,曾去北京上訪,到天安門前打橫幅而被開除公職,並關押過多次,至今生活艱難……

他說給我時間考慮一下,做出選擇。無論從哪方面看,他在我心目中都是優秀的、完美的。尤其是他待人的真誠和善良,在現在社會裏很難再找尋了,同時我割捨不了這段純真的感情,我發現我這輩子無法離開這個男人了。痛苦中我還是選擇了和他在一起。但好像心頭上總是籠罩著一層陰影,後來才明白那是中國媒體對法輪功的污衊、顛倒黑白的渲染造成的。

後來,通過和他家人的接觸,我發現他煉法輪功的父母不像媒體中宣傳的那樣,相反,儘管我從不給他們好臉色,他們從不責怪,還叮囑兒子要對我好,要體諒我離家遠,一個人不容易。他們根本不像媒體說的那樣「吃人肉、喝人血」,而是和我一樣吃飯喝水。漸漸的我對電視上那些關於法輪功的宣傳開始懷疑,但是我表面態度上還是對他們很冷漠,心裏仍然抵觸法輪功。

我和丈夫於二零零六年結婚,婚後便一直渴望有自己的孩子,可是到了二零零七年暑假,結婚一年多了肚子還是平平的,我很著急。於是在六月底,我和丈夫去婦幼醫院做了檢查。檢查結果對我來說簡直就是五雷轟頂,丈夫身體正常,沒有問題。而我的身體有很重的炎症,輸卵管堵塞,醫生說我不可能正常懷孕了。絕望、自卑沖垮了我的世界,這樣大的打擊對於一個女人來說就好像是世界末日了。

從那時起我整天以淚洗面,我一遍又一遍的問丈夫:「怎麼辦哪?我生不了孩子,你會不會不要我?」丈夫說不會的。我還不放心繼續追問:「你不介意你父母還不介意?況且我對你父母又不好。」丈夫扳過我的肩,讓我看著他的眼睛,真誠的對我說:「我打電話跟爸說了你的事,他叫我們別聽醫生的,說你一定會有自己的孩子的,要每天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追問到:「那要是還懷不上呢?」丈夫說:「不會的,很多人念這一句話,出現了很多神奇的事……」我又追問道:「如果還懷不上呢?」「那就領養一個,我爸這樣說過。」他補充道。

我的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相信所聽到的,此時我想:煉法輪功的人真會那麼好嗎?我丈夫又說到:「你一定要每天誠心的念那九個字,你試一試又不會少點甚麼。」丈夫期待的望著我。

此時的我無路可走,於是心裏暗暗下決心:「我每天念幾遍,有效果我就相信法輪功好;沒效果我再也不信了。死馬當活馬醫吧。況且,那些醫生都下了那樣的診斷了。」

從那時起,我每天都要念幾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的時候心很誠,有的時候又不相信這一切。公公婆婆不時到我家裏來開導我,婆婆還帶我找她認識的醫生,想方設法幫助我放鬆思想上的壓力。

這年九月學校開學不久,我發現自己居然懷孕了。這樣的神奇,讓我相信法輪功非同一般了,我對公公婆婆也刮目相看了,與他們的關係也通過這件事改善了很多,他們再跟我講法輪功的真相時,我也能夠聽進去一些了。三尺頭上有神靈,我再也不敢亂說了,從此再也不說對法輪功不敬的話了。並且在他們的勸說下退了團、隊。

世事多磨,隨著孩子的降臨,我的父母來到我身邊照顧我,他們對大法的態度就像一九九九年時的我的翻版,他們成天的在我耳邊說詆毀大法的話,怕我受公公婆婆的牽連。在這樣的情況下,我的思想又開始動搖了,又對公公婆婆惡語相向。出生才八天的孩子,在我們的爭吵中,因為病理性黃疸住進了醫院兒科重症監護室,拒絕探視,可見孩子的病情多麼嚴重。

孩子在醫院住的一個星期,大人也每時每刻受著煎熬。那一個星期,公公婆婆每天從農村趕來,只為在窗戶外面看孩子一眼。

一個星期過去了,孩子的病情不見好轉,醫生說最少要住兩個月才有效果。兩個月?我們都被嚇住了,每天八百多元的開支,在二零零八年可不是個小數字啊!兩個月下來,要花多少錢哪?孩子住院的八千元押金還是向同事借的呢。無奈,我們第八天早上強行將孩子接出了醫院,還簽了後果自負的保證書

出院後,公公婆婆每天叮囑我要在孩子耳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一次我非常誠心的每天念,我想我的孩子快點好起來。而我父母每天叫我把孩子送到醫院去,就是賣房子也要去醫院看病,而且每天仍舊說詆毀大法的話,我整天被吵得頭疼欲裂,實在受不了了,跟父母大吵一架,讓他們回老家去,告訴他們再不走,我遲早有一天會離婚的。我的父母哭著罵我忘恩負義,還說再也不認我這個女兒了。

父母回老家了,我的家也恢復了平靜,眼見著孩子的病也一天天的好轉了,我和公公婆婆的關係,在我將心比心中得到根本的改善,他們才是真正對我好的人哪!過去不管我怎麼對他們,可他們還是對我一如既往的好,儘管公公婆婆的經濟很困難,然而他們從不主動問我們要錢,要強行給他們錢時才收下,並且處處還為我們考慮,試問這樣好的公公婆婆世上哪裏去找?從這些虔誠的大法弟子身上,我真的看到了法輪大法的光芒。

在公公婆婆的影響下,我看了多本大法書籍,看了很多真相資料,我對大法的理解也漸漸深入,我現在完全相信了大法,或許有一天我會加入修煉的行列,成為一個真正的大法徒。

同時,我能有今天的轉變,還得益於我的丈夫,我和他境遇的差異,讓我不得不正視大法對人命運的作用。

我丈夫自始至終就是一個堅定的大法支持者,用他的話說:「有甚麼理由不去相信自己的父母?」他在讀高中時,平時成績總是倒數幾名,高考中竟然考了五百二十多分,上了二本學校。他大學四年英語沒過四級,政治還補考過,可是他找工作卻異常順利,用人單位搶著要,還搭上了非一本大學畢業生解決編製的末班車。

我們都是教師,在學校他帶的班在平時考試也好、高考也好,總是名列前茅。他是學生評價的「最好的老師」前十名中的第一名。年輕的、年老的同事都願意和他交往。別人一句話,他能幫忙的必定幫。不是因為他是我丈夫,我才這麼說,只要是認識他的人,哪個不是對他讚不絕口?作為他的妻子,我以他為榮。

反觀我,人生的際遇跟他比,雲泥之別。高中時我成績優異,是穩定考一本院校的苗子,結果勉勉強強考上了二本學校;大學成績優異,英語四級一次通過,我找工作卻一波三折,雖然最終能和丈夫同在一個學校教書,但至今財政編制問題還沒有解決,也許還有被解聘的危險。說到帶班的考試成績,難以望其項背,運氣不好的話,所帶的班的成績會在倒數徘徊;論到師生關係,學生對我的評價平平,我的字甚至受到很多攻訐。

這麼大的差別,仔細想想真的是源於我們對法輪大法的態度,說白了,他堅信大法,大法師父就保祐他。我當初仇視大法,被謊言矇蔽不了解大法真相時,倒霉的事就時刻伴隨。

其實我是一個有思想的人,諸多的事實和遭遇,歲月的蹉跎,慢慢的磨礪出我對事物的判斷,選擇了相信大法,理解大法弟子,我的人生也因此有了轉機。工作的種種問題現在都不是問題了,得益於萍水相逢的大法弟子們的傾力幫助。

隨著我對大法的日益理解,我的心胸開闊了,看到學生也不覺得那麼討厭了,我兢兢業業的做好自己的工作,儘管帶的是差班,我也沒有怨言,與學生的關係也越來越融洽了。思想轉變後,班上很多學生把我當朋友呢,對我的評價和以前是天壤之別,對我的評價也著實讓我感恩大法的威德,我受法輪大法法理的影響,對學生只不過付出了那麼一點點善的關愛,卻得到了潮水般湧來的讚美,讓我收穫了真正的幸福。

因為我選擇了相信大法,我腹中又孕育了有緣的生命,將如願為家裏再添一員。此時此刻的我沐浴在幸福中,真是睡覺也笑醒了。

大法的師父說:「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1]。這句話深入我心。這個社會因為虛偽造假成風,所以真誠待人就顯得那麼可貴;因為人心不古,一切向錢看,所以心地善良就顯得極其難得;因為世事紛擾,人心浮躁,「讓他三尺又何妨」忍受了個人的委屈,才沒有拔刀相向。與人發生了矛盾不找藉口,一味的找自己的原因,只有有胸懷的人,善良之人才會做到。這樣的人就是大法弟子。我現在從內心敬重他們,儘管我現在做人與他們有不小的差距,我願意向他們靠攏,努力做一個高尚的人。

衷心希望我的經歷和改變能幫助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大法的真相,支持大法,做一個胸懷坦蕩、正直、善良的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