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誦「大法好」能救命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七日】二零一五年,迎來了父親八十三歲生日,這是我們全家人值得慶幸的日子。年輕時被醫生預言最多只能活到四十歲的父親,現在自己行走到飯店,接受親人們的祝福,兒孫歡聚一堂,其樂融融。作為女兒,心中百感交集,思緒飄向了十幾年前……

父親不是修煉人,但是他對大法始終持有正念,就憑這一念,使他多次走過生死劫難,重獲新生。我印象最深的是父親有三次起死回生的經歷。

在一九九九年黑色的七月,中共鋪天蓋地的迫害法輪大法修煉者,我被不明真相的單位領導迫害,他們伙同執法犯法的公安機關把我送至邪惡的黑窩。父親忍著悲痛,親自去看守所給我送衣物。我被單位逼得流離失所,父親經常接到騷擾電話,他正氣凜然地回敬那些參與的迫害者,怒斥前來尋釁的工作人員。十幾年來,身邊只要有人說大法不好,他就會據理力爭,有的時候,爭得直拍桌子。自從有了動態網,父親經常破網看真相,擺正了自己生命的位置。

在暗無天日的看守所,一天夜裏,我在夢中清晰可見父親要離開人世了,我急切地呼喚著父親,不讓他走。驚醒後,那場景歷歷在目。幾年後,回家才知道,就在那一天,父親病重住院,心臟停止了跳動,家人做好了最壞的心理準備。可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心臟停跳三分鐘後,父親竟然活了過來。那一夜,他閉著眼睛,不停地自語(醒來後他卻一點都不記得說了甚麼)。旁邊的親人聽到他說的大意是:「我不走,我這輩子沒幹甚麼壞事。我女兒的事還沒完呢,我不能走……」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善惡有報的話題。就這樣,父親奇蹟般起死回生。更令人驚奇的是,他那二十多年都戒不掉的煙癮一點都沒有了,有人問他怎麼不抽煙了,他反問:「煙是甚麼?」

父親每天都在心裏念誦「大法好」,已經成了習慣。有一次,他路經一個高高的過街天橋。這天橋很高,對於七十多歲的老人來說,一般都會望而卻步,可他卻輕鬆地走了過來。我問他為甚麼不累,他說,我每邁一步台階,就念一個字,一共五個字:「法輪大法好」,輪番地念,走到最後一個台階時,正好落在「好」上!覺得輕飄飄的就走過來了。

奇蹟時時都會發生,只要心中有大法,對修煉人、對常人都一樣。在一次父親住院期間,陪護人員暫時離開一會兒,父親一人躺在床上。就在這時,鄰病房有一個病人去世了,他的家屬們失聲痛哭。父親聽到了一群人在念念有詞,似乎是一種宗教的甚麼東西,聽不懂內容,親屬對著死者念叨,持續不斷。嗡嗡嗡、轟轟轟的聲音不停地傳到父親耳朵裏來,陰森恐怖,父親霎時間毛骨悚然,好像眼看就要隨那逝去的人一同去了!他茫然無助,想制止他們念叨,卻發不出聲音來。昏昏沉沉中,一個念頭瞬間打入腦中:你們不是念嗎?我也會念呀!你們不停我也不停。父親默默念誦:「法輪大法好!大法好!大法好!」不知念了多少遍,周圍安靜下來了,似乎甚麼都沒發生過。父親清醒過來,神清氣爽。有點後怕。邪不壓正,感謝大法又一次救了我父親!

如今,父親年過八旬,身體日漸衰老,記憶力減退,有時候想不起來默念大法好了。二零一四年十月末,父親上吐下瀉,住進醫院。輸液、禁食,用各種進口藥,越治越重,每況愈下。醫藥費花去了十餘萬,身體也沒見好轉。全家人忙成一團,日夜煎熬。在醫院治療期間,親友們不時來探望,關切的眼光中流露出見最後一面的悲涼。兩個月過去了,父親神志不清,瘦得皮包骨,茶飯不思,生活不能自理。我每天往醫院跑,心力交瘁。

直到有一天,我在夢中看到一個奇形怪狀的像腸子一樣的黑色怪物在病房裏跳舞,看得我直噁心。我向它大喊:「別在這裏害人,走開!」它一見到我,慌忙逃竄。醒來後,我有了正念。我想不對勁啊,父親是有福份的,他對大法有正念,女兒是修大法的,「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啊,怎麼能讓這些爛東西長時間折磨他,折磨我們全家呢?想到這裏,我趴在父親耳邊說,念「大法好」。父親才想起來好久沒念了,他問,怎麼念?我說,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父親閉著眼睛開始一遍接一遍地念,由默念到出聲地念,聲音越來越大,最後都大聲喊叫起來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這樣經過無數次的念誦,父親進入了夢鄉,嘴角還在動。時而喃喃自語:「法輪哪去了?哦,在這兒,在這兒呢。」

第二天早上,父親安靜地躺在床上,眼睛特別明亮。突然,他「呼」一下坐了起來,把我們嚇一跳,因為這之前一直要扶起來,才能坐著的。父親說:「太好了,太好了!從來沒這麼再好的了!」然後開始大口吃飯,下地行走,伸伸胳膊伸伸腿,好了!過幾天出院了。真是「好壞出自一念」[2]啊,大法在父親身上再現神奇!

思緒回到今天的生日宴會上。「老壽星」吹滅了生日蠟燭,親人們舉杯相慶,一片歡聲笑語。但每個人的心裏卻都有一絲不安,擔心老人支撐不住。因為自從上次住院,回來後,他已經很久沒到戶外活動了,也沒有長時間行走這麼長的路。宴會結束後,大家正待離去,只見父親疲憊不堪地癱坐在椅子上,雙眼微閉,頭似乎要往下墜。我的心一沉,趕快上前對父親耳語幾句。父親點點頭,嘴角動了動,不到一分鐘功夫,「呼」一下站起來,大步走出飯店。他邊走邊說:「剛才都快不行了,一念「大法好」這三個字,馬上就心明眼亮了!心明眼亮了!哈哈!」

正是:天增歲月人增壽,心添正念神護佑。

作為弟子,只有對大法師父無盡的感恩,無以回報。唯有精進實修,救度眾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