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三位官兵的一席話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四日】剛來到菜市場門口,就遇到三位官兵提著魚肉菜樂呵呵的往外走,一位抱孩子的少婦緊隨其後。我笑迎上去問:「幾位買菜呢,好高興啊!」年輕軍官接話道:「大叔,有事嗎?」我說「大叔沒啥事,就是看到你們,想起我當年當兵的情景,不妨礙各位吧?」幾個人應道「沒事,沒事」,說罷就要走。

我馬上問:「幾位退黨了嗎?」萬沒想到幾個人爽快的回答:「退了。」我半信半疑的笑說道:「可別蒙大叔啊!」一個士官搶話說:「我們村裏就有煉法輪功的,我和這位姐姐是一個村的,我們都是老鄉,真的退了。」我真為他們的選擇高興,便順口說了一句:「祝你們平安幸福,可要記住法輪大法好啊!」另一個士官說:「大叔,我們都知道了,‘法輪大法好,誠念得福報’」我說:「那好,那好,再見!再見!」

可是,我剛要走,就被年輕軍官拽住,把我拉到一邊問:「大叔,你們總說天要滅中共,不知道是怎麼個滅法?」我正要開口,沒想到那抱孩子的軍官太太一本正經的問我:「大叔,你們法輪功學員都是怎麼樣供養大法師父的?」我被她問得竟一時語塞。

她接著說:「大叔,我生這個孩子時難產,準備做開腹產前幾分鐘,我一下子想起孩子爸曾經看過真相小冊子後告訴我的那句話,關鍵時候就念‘法輪大法好’。我念了幾遍,奇蹟出現了,孩子順產了。做人要知恩圖報,所以,我要供養大法師父。我覺得大法師父太了不起了,全世界那麼多人念‘大法好’就靈驗,那不就是大佛、大神到人間了嗎?你告訴我怎麼供養大法師父?」

聽罷她的故事,我感恩師父對眾生的洪大慈悲,一行熱淚撲簌簌流了下來。很快我穩下情緒,慢慢回答道:「姑娘啊,說真心話,俺師父不僅從來沒要求弟子怎麼樣供養他,而且還一再強調要在修心上下功夫,不要對形式上的事情太用心。只是弟子們深感師父慈悲救度的洪大恩情無法表達。」軍官太太「哦」了一聲,似有所悟。

我面向軍官道:「我和你一樣,對中共甚麼時候亡、怎麼亡也不知道,但是我從形勢上看,這個惡黨很可能在走極不光彩的自殘自滅的路。江澤民集團不僅是利益集團,更是禍國殃民的犯罪集團。」

我說:「我們是秉持真、善、忍修煉的人,是不可能以暴制暴的。我們堅信天滅中共,所以我們要儘量多勸一些人退出中共。如果你們能多勸一些官兵退出來,那可是給自己和子孫積了大德了。」軍官說:「我們已經勸退了幾個了,大叔說的對,我們聽大叔的。」我說:「時間短,我說的很有限,給你們個翻牆軟件回去看看吧,對你們一定會有很大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