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關於圓滿結束時間的一點認識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一日】不久前,我聽到一個同修說:「我不行了,走不動了,太累了,師父總說快結束了、快結束了,可總也不結束。」聽完之後,我心裏不是滋味。

其實自己在不精進時也萌生過這樣的心,似乎看不到邊際和盡頭。但是,我也真切的感受到,這只是一種消極狀態的體現。只要精進起來就會感受到甚麼是真正的心繫眾生,就會想到還有那麼多可憐的眾生沒有得救。時間久一點,他們得救的機會就多一點。而且在證實法中自己的苦,也很清晰的感受到是一種心甘情願的付出。

後來,我看到了明慧網上《關於圓滿結束時間的一點認識》這篇文章,深有感觸。但我的想法與作者同修不同,我認為不是「望梅止渴」,時間真的很緊!

從法中我們知道,現在時間很緊迫、已到了最後等等。個人悟到,同修們所謂覺得「時間」的快或慢,都是在感受肉眼、肉身接觸的到的人這一層的東西,而沒有真正超越人這層去領悟師尊告訴給我們的真實展現。

師尊也講過:「其實宇宙正法就是揮手之間的事。」[1]實際上,真正的時間確實過的很快,所剩機會也是真的很少了。同修們以人的這一層時間來衡量師尊講給我們的法,又怎麼能衡量的了呢?

望梅止渴雖說是行軍策略,但實際上就是一種善意的欺騙和敷衍。師尊對弟子的教誨是宇宙至正的理,每一句話都是真善忍的真理。而同修盼時間即是執著,所以師尊絕不會去說些遷就弟子人心、讓弟子們舒服點有盼頭的話。師尊講的是法。

師尊所說的時間緊迫,並非意在單純的鼓舞大法弟子,而是確切的在給眾生講解宇宙正法每一階段的真實展現。講給我們明白的一面、修好的一面、講給各個空間不同層次的佛道神,涵蓋的內容至廣,是最真實的,絕非「望梅止渴」。

其次,世間一切都為大法而動。也就是說,世間的一切,局勢、動態包括時間等等,都是為大法救度眾生而變化著。時間太長、時間太短,我們對時間的感覺甚麼也不是。延長時間,是師尊為世上眾生承受的苦,我們卻在嫌時間長。多一秒鐘,眾生就多一點得救的希望。我們是嫌眾生的命太長?嫌眾生得救的希望太多嗎?我們是來幹嘛的?如果不能助師正法,我們何必吃苦做一回人?

執著時間,實際上不是最深的「私」嗎。覺得自己太苦太累、覺得自己快要熬不下去,全部都是在感受自己。希望快點結束,是不是寧可眾生不救了也得快點結束了自己好享福去呢?如果不是為了眾生,我們或許根本來不到今天。大法是來救度眾生的,這樣盼時間是不是在把自己推到大法洪勢的外面去思考問題了呢?一思一念還在法上嗎?不正好與法理和我們當初的誓願相反了嗎?

正法形勢在世間變化那麼快,時間不夠用,稍微一停一頓,一天就過去了。眾生的得救機會可以用秒計算了。這樣的形勢下我們應當多想一想眾生。

還有的同修執著著魔頭怎麼還不死、還不受到制裁。執著時間的人心矇蔽了一些同修的眼睛。使他們只關注到師尊說時間快結束了的內容,而沒有領悟到師尊讓我們珍惜時間的真意。

希望所有同修們再接再厲,甚麼都不要再執著。從法中我們知道,人類的未來是大法弟子來開創,那我們還在盼甚麼呢?放下了人心,我們修好的一面才能發揮最大的作用。

最後,以師尊的一段話作為結尾:「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長時間鼓掌)」[2]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