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等不來的結束》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五日】看到同修此文,深有感觸。雖然從法理上我們都知道不能執著於正法時間,但是在這些年實際正法修煉中,在邪惡的壓力下,恰恰有多少人在有意無意的被這種執著帶動;當這種錯誤的思想暴露出來時,不是立刻把它抓住去掉它,排斥它,從而提高上來,而是放任它,隨著它。

如有的同修自己估計正法甚麼時間結束,抱著臨時性的想法如何如何安排,做證實法的事自己大概準備多少錢夠支撐到正法結束(自己也有這個非常不好的思想,借此機會曝曝光去掉它。)。有的同修看師父新經文時,不是以純淨的心態看,而總是在從字裏行間尋找師父哪句話暗示甚麼時候哪個季節結束,或者感覺師父說大概最多幾年要結束了等等,然後就用自己的常人心加以想像。當時間到了自認為從法中悟到要結束的時間卻沒結束時,又免不了大失所望。

這些年有多少同修就因為執著於正法結束時間而掉下去,不修,甚至走向反面,又有多少同修內心潛意識中在對正法時間一次次的執著亂猜而一次次的失望中而懈怠乃至嚴重消沉下去,面對現在總體已經很寬鬆的環境,反而喪失了當初面對九九年七月鋪天蓋地的邪惡都無所畏懼,知難而進,誓不助師把法正過來決不罷休的感天動地的勇氣和精神。

而且,在這邪惡即將除盡,形勢急劇變化,修好自己救度眾生的機緣時間即將過去的關鍵時刻,不是趕快從消沉中走出來,以修煉如初的心態抓緊救度眾生,而是被形勢帶動,去關注今天反腐到誰了,明天又有甚麼消息啦,今天看到邪黨媒體有影射批判江蛤蟆的新聞,高興啊,感覺快結束啦,像常人一樣覺得苦日子快熬到頭了,明天看閱兵江蛤蟆出來又免不了一番失望。這是修煉人嗎?這是在修嗎?偉大的師尊用巨大的承受為我們修煉和救度眾生延長來的時間,我們不知道去珍惜,我們這是在想師父所想,在圓容師父所要的嗎?這個思想與師父的本意背道而馳,不危險嗎?嚴重背離法的思想執著不是我們修煉人一定要去除的嗎?

讓我們重溫一下《嚴肅的教誨----記師父最近一次談話》中師父講的話,師父說「我為那些在魔難的嚴重考驗面前不能走出來的、以各種藉口掩蓋自己怕心的人而感到痛心。而且,他們還用人的最狡猾的心理宣說:走出來是參與政治、和人鬥等等,用這藉口欺騙著自己,還動搖著其他想要走出來的人。還有的人說:‘師父為甚麼不快點結束這件事呢?’我用人的話說他們一句:這些人還好意思說呢!’那些在魔難中遭到迫害的弟子就是在痛苦中等待他們哪!等待著他們走出人來。」

當然我們大法弟子整體在十六年的風風雨雨助師正法做好三件事中已走到了今天,但是在邪惡的壓力下,我們潛意識中存在的還時不時冒出來的非常不好的這個心,我們不也應該警醒嗎?它的根源在哪,我想其實是我們個人執著的一切和人心,把今天的邪惡迫害看的太重了,把那個邪惡看的太高了,太當回事了。

個人理解,今天的邪惡的表現、環境壓力你把它看的大,那它就大,甚至大如山,壓的你度日如年,痛苦不堪,所以你心裏就老在盼望著快點結束吧。如果你不把它當回事,其實它也就變的很小,也就那麼回事。

關鍵是你用人心去對待,還是用正念去對待,你是站在人的基點去看,還是真正放下生死用神的一面去看。事情是相對的,比如我們感覺某個人好或者壞,其實站在更高的另一個角度看,好呀壞呀也都是常人。再比如我們在十六年的風風雨雨中感覺很漫長,但是當過回頭看看其實就是一瞬間,吃再大的苦也就像一場夢。如站在歷史的眼光來看,或者對於宇宙中無限漫長的時間來說,這些時間更是微不足道的。同樣對於魔難中的壓力呀痛苦呀,如果跳出自我所謂的啥也不是的感覺,跳出自我名利情的框框,從更高的角度來看,把自己作為一個宇宙王或主的角度看,那魔難是甚麼,啥也不是,越往大處高處看看,它就越來越小,那點事還能稱為難嗎?那算甚麼苦?

我們知道密宗密勒日巴修煉的故事,他當時修的那個法,最高就是如來境界,他怎麼修的啊,他吃多大苦,他以甚麼心態面對上師說的法,從未懷疑,不能做的事絲毫無犯,對上師要求做的事,不起一絲邪見,無怨無悔,吃再大的苦也要去做到。而我們作為大法弟子,能夠無比幸運的成為師尊的弟子,能夠在宇宙大法中修煉,在師尊無限慈悲的呵護中修煉,而且將成就大果位,回到自己最高境界的位置,我們本身又是不同境界中一方宇宙的代表,我們應該將以如何的心態去面對這一切,如何去修,如何去做才能配的上這偉大神聖的一切呢?

實際上,這偉大的一切恰恰讓我們攤上了,而且,我覺的我們等於是在師父的一個巨大的「搖籃」裏邊修煉,師父說:「我說有法身保護你。其實還有一層意思,還不只是我的法身保護你,相當大的空間範圍,一定的宇宙空間範圍,都還沒跑出我那個肚子呢!你跑哪去了,那不都在我這兒了嗎?就是你儘管去修好了。」[1]師父想把我們捧到那麼高的位置,讓我們將來成為一方宇宙的守衛者,總得有一個難得的環境要讓我們成長起來,鍛煉成熟,樹立那麼大的威德吧。於是在這個「搖籃」裏面就有了我們身邊各種人,各種善惡表現所造成的環境,關鍵是我們不要因為人心被這個大舞台環境背景所迷惑所障礙,而是按照大法要求用正念去對待一切,做好自己該做的,當好這個大戲舞台上的主角。

這個背景無論表現怎麼邪惡,其實就是為了烘托大法,烘托大戲的主角大法弟子而存在的!而師尊就在這「搖籃」邊時時刻刻在看護著我們哪。甚麼魔難、痛苦,我們心中根本就不應該有這個概念,我們心中應該有的恰恰是得到偉大師尊親自度化,並能助師正法的無上喜悅,幸運和榮耀!

話說回來,雖然對人類社會沒甚麼好執著的,但是我們從上界下來,跟師父在不同層次結緣,層層下走到人類社會,在人類社會又輾轉千萬年,為的是甚麼呢?不就是為了今天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兌現自己史前神聖的誓約嗎?!在師尊法正乾坤,再造新宇的偉大歷史時刻,我們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又與偉大的師尊同在!這是萬劫不遇的奇緣!如果我們能夠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這段短暫的在人世間的時光將是我們生命中最難忘最珍貴最榮耀最輝煌的時刻!

如果我們人心不這麼多,就不會身在福中卻當作苦!如果我們不那麼自私,而是慈悲於眾生,那麼,就會珍惜這段時間去救度更多的人,而不是等盼著早點結束。在歷史的過去,楊家將、岳家軍的英名千古流芳。我們曾經作為其中的一員,跟隨師父南征北戰,出死入生,譜寫展現了歷史上忠義無畏,英勇感人的篇章,在歷史的今天,我們也一定會放下個人的一切執著,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讓自己的生命在正法中展現大法造就生命的威嚴、神聖和輝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在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上的建議 〉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