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時間到了」,我在想甚麼?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日】明慧網發表的《正法最後時刻所見》,描述了同修在自己層次中看到的師父為呵護大法弟子所做的巨大承受,希望大法弟子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文中提到一句「一些神洪大的聲音同時對師父說:時間到了!師父停了下來……」,很多同修因此產生了很多想法。

漸悟狀態的大法弟子們在各自層次中、各自空間場範圍內,看到的另外空間的景象很多,很多人看到了時間的緊迫、大淘汰的來臨。我們看到、聽到這些景象,不妨想一想自己的第一念是甚麼;聽到「時間到了」,我們想到的是甚麼?

有的同修想:我的孩子怎麼辦,教育經費還沒存夠;我的房子怎麼辦,銀行貸款沒付完?有的學員儲存食品、蠟燭……這些執著過於明顯,我們作為大法弟子只要問問自己,是否明白修煉的意義、正法的意義,是否修了這麼多年心還一直在常人中?

師父說:「有的人說我圓滿了,我還有這事那事怎麼辦?你們知道那話一出口啊,那些神怎麼看這個學員嗎?(眾笑)還想圓滿哪?你們知道嗎?心裏頭想著圓滿的人是圓滿不了的,更何況想圓滿還放不下對情、財等執著的人。」[1]

有的同修聽到別人講「快結束了」,感到激動、微微的高興,哎呀,總算熬到頭了。可是卻沒想一想自己修的怎麼樣,沒得到救度的眾生怎麼辦?在安逸心驅使下不願再承擔迫害的壓力,在為「得到圓滿的福份、不用再受苦」而高興的同時,漠視正法的目地,把師父的教誨、師父的巨大承受、未被救度的眾生面臨的可怕未來,都拋在了腦後。

有的同修甚至表現出很強的歡喜心,安全問題也不管不顧了。

還有的同修想:我們的項目做了一半,時間到了,這不白做了?這種心理狀態我們也要深挖一挖,所謂「白做了」仍舊是自私的反應。

帶著各種各樣自私的心理,我們真的達到「神」的狀態和標準了嗎?在對時間的執著中尋找「正法何時來臨」,跟頭跌了一個又一個,邪黨十六大、奧運會、十八大、瑪雅預言……看上去是簡單的一個「對時間的執著」,可是裏面包藏了多少各種各樣的人心。我們正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好好的向內找找,看看自己的基點站在哪裏。

正法進程是師父的決定。要延續多久,甚麼時候結束,神尚且不清楚,在迷中修煉的大法弟子也不會知道。我們不需要去估計或者期待是哪一天,哪一天都是師父在巨大的付出中延續來讓我們救人的、救我們的。

當然,師父在《轉法輪》中也講過,「這個具體問題我不管,我是給煉功人講法,不是給常人隨隨便便講如何生活的。具體問題怎麼去做,那麼就用大法去衡量,你覺的怎麼做好,你就怎麼做。常人他想幹甚麼就幹甚麼,那是常人中的事情,人人都真修那是不可能的。而作為煉功人,就應該高標準要求了,所以這裏是給煉功人提出的條件。」個人理解,煉功人和常人不一樣,即便是得了法的人,想用甚麼標準要求自己,也都是每個人的個人選擇(個人觀念的選擇),別人只能勸善、不能強求。

那麼作為真正精進的大法弟子,我們就應該珍惜來之不易的每一刻、每一天了,要主意識強,用正念看問題。我們要想著自己當初冒著天膽下來的目地,想著自己所代表的宇宙體系的眾生,他們唯一的希望就是大法弟子能修好,能按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實質的痛苦和壓力,師父已經為我們承受了很多很多,很多情況我們不能知道,師父沒有告訴我們,甚至將來我們也不會知道。人世間的十幾年,真的就那麼難嗎?那麼我們生生世世的輪迴、吃盡那麼多苦,為了甚麼呢?

我個人的理解,真正精進的大法弟子在任何情況下心態是非常平穩的,知道了時間的緊迫,就更會紮紮實實的修煉,紮紮實實的跟隨師父救人,不會表現出任何的焦慮、歡喜和激動。師父說:「無求而自得!大法弟子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你就堂堂正正的去做好你應該做的,甚麼都在其中。你只要想著你要圓滿你就圓滿不了」[1]。

個人的體悟與同修切磋,也希望看到同修就此問題的思考。讓我們大法弟子平穩走好每一步,完成使命。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