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關於圓滿結束時間的一點認識」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四日】看了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大陸同修寫的《關於圓滿結束時間的一點認識》。文章中列舉了師父有關圓滿時間的三段講法,說「如果僅從文字表面看,師父講法和人世間的時間是不符合的」。文章認為這是師父「要鼓勵我們眾多的同修走過那段歷史上最最最黑暗、最最最邪惡、壓力最最最大的歲月啊!」採用的方法類似「望梅止渴」的故事效果一樣等等。

文章的發表,有利於推動同修放下人心,真正在法理中思考、認識大法。下面簡單談點自己所在層次對師父三段講法的認識。

真正的修煉者都知道,師父講的都是真理、真法。法理是貫通的、圓容不破的,真正從法上去認識,不會有「不符合」的問題;大法弟子能夠從人類歷史上,空前的邪惡迫害中走過來,整個過程中體現出的都是大法的無比威力與大法弟子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這裏不存在常人「望梅止渴」式的心理效應。

一、師父講的「邪惡即將被除盡;人世間的敗類也將得到應有的報應;不能使罪惡再延續了。弟子們等待著圓滿,我也不能再等下去了。」[1]和師父講的「大家想一想,過去一個修煉的人經過一生的修煉,甚至於幾生的修煉,可是我們今天在短短幾年中就要人圓滿,承受過程只是一瞬間,而且時間是推快的。」[2]我個人悟到,這兩段法中講的「圓滿」包括個人修煉的圓滿和正法弟子真正的最後圓滿。師父真的沒有等下去,在「七二零」時就把弟子都推到位了,個人修煉整體上達到了圓滿標準。但這不是大法弟子修煉的結束,不是上天走了的概念,只是大法弟子最後圓滿過程中一個必備的階段,是師父為了使大法弟子完成正法修煉而打下的基礎,完成好下一步歷史使命才是關鍵。

師父嚴肅告誡弟子:「如果你們不能在這段時間做好你們應該做的,那麼這個圓滿的階段也只能是一個修煉過程,不能根本上作為正法弟子真正的最後圓滿。」[3]

時間是個相對的概念,在不同的時期、不同的空間,時間會有不同的表現。「七二零」以後,正法把時間推的更快,現在的一年是過去的一分、一秒,甚至更短。到今天,正法弟子最後的圓滿指日可待,時間確確實實是推快了很多很多。只是許多人對師父的講法總是停留在常人感受上和用人心理解,而不是真正從法理上認識師父與大法。

二、宇宙正法都在師父的掌握之中,「整個正法時間不會推移,該結束的時候就結束了。」[4]實際情況變了,時間隨之而變,這是不難理解的道理,我們都應該看看自己在這變化中所起的作用──師父在可以等的時間範圍內,在等我們跟不上的學員和弟子!太多弟子跟不上!跟不上的學員和弟子也造成太多的眾生不能得救!

師父講:「以前我說過,我說中共邪黨能不能挺過十年,其實何止啊?不讓它挺過五年都行。可是你們知道嗎?有多少世人不能得救,被邪惡掩蓋著;有多少大法弟子在迫害中消沉下去了、不能走出來。結束了有甚麼用?正法不是為了救人嗎?就我一個人走了,創世幹甚麼?史前安排的一切都白做了。時間的延續是為了你們、為了眾生。」[5]變在不變中,用人的標準衡量神言、神跡,怎麼能行呢?

還有一個原因,師父講:「正法到了最後我發現,那些個與我們宇宙中沒有任何關係的、其它的天體中的生命發現我們的宇宙被做的這麼好,像宇宙中的一塊閃閃發光的寶石、金剛一樣,誰都看好了,都想要這個法,都想得這個法。」[4]但是這也得等到師父把正法中的一切做完了,甚麼都是現成的了,他們才能得。師父的巨大承受和無量慈悲,與我們宇宙沒有任何關係的、其它天體中的生命都要受益。修煉人不能執著於世間的時間假相,不能總是用人心看問題、看師父、看師父講的法。

三、修煉本身就是一個去執著、同化大法的過程。過程中始終存在著信師信法的考驗,學員經常會出現對大法不理解、疑惑、等不正的思想念頭甚至是思想業力。這是正常的,層次決定的,也是大法弟子修在其中、提高的機會。此時只有多學法,向內找,放下執著,才能從法理上、心性上提高上來,同化大法;如果向外找,從法上挑毛病,或者用常人的心、常人的理去衡量大法、解釋大法,就是執著心不放,最容易被魔鑽空子。教訓很多,應該引以為戒。

本文語氣有些生硬,只是想把道理說明白點。有限的認識,敬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