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同修重視清理自己空間場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週六早上我給母親同修(七十九歲)打電話,發現她說話聲音不對勁。放下電話後我就去了母親家。以前我每次回家母親總是從屋裏走出來打招呼。這次她躺在床上沒吱聲。我就推她。她看看我沒說甚麼,我讓她起來,她起來後又躺下,我問她幾天了,她說從週一就開始了。週五出去開退休金不到一里的路,三個多小時才回到家。身體狀態是發燒,臉都有些變形、蒼老,學不了法,學法老是在一句來回讀,煉功連煉功音樂都找不到,說三天沒煉功了。

我母親是個很堅強、能吃苦的人,平時煉功遇到干擾,多難受都請師父加持煉完,也出現過神跡。看這狀態,我想她可能是真挺不住了。我就幫她發正念,發了一下午,好像是好一些,但到晚上又稀裏糊塗的睡。我感到不對勁,就叫弟弟開車拉我去找同修幫母親發正念。同修來後與我一起給母親發了一小時正念,我母親有好轉,能坐起來了,臉色紅潤了,緊接著又來一位同修,我們三人加上母親同時又發了一個小時的正念,母親比剛才又有進步了,坐著不躺了。這樣週六這一晚是挺過來了,週日早上看著還行,同修都忙,就讓遠道的同修回家了。上午十點多第一位幫忙發正念的同修不放心,又來看我母親,我們仨又發了一小時正念,感覺母親還行,就讓同修回家了。可是到了週日晚上,母親又不行了,發燒、喘氣急促,到了天亮給母親做點吃的,我又去找同修,又來了兩位同修幫著發了兩次一小時的正念,母親穩定下來了。週日下午又有一位同修分別在下午和晚上和我與母親分別發了兩個小時的正念。第二天同修把她學法點上的同修又請來三位,加上我和母親,我們六位同修發出強大的正念!我母親基本恢復正常了。

最後來的這三位同修中,有一位是開著修的,他看到我母親的空間場邪惡都滿了。其實從二零零六年我被迫害回來後,我就沒見過我母親單獨清理過自己的空間場,我說她,她也不聽,就這樣光我知道就十多年了。這回我與她切磋,她才說:清理自己時間長坐不住,她很佩服清理自己空間場時間長的同修。其實就是她空間場的邪惡不讓她坐住。

寫出這些是想提醒同修,千萬別犯我母親的錯誤,聽師父的話,清理好自己的空間場,別給自己和整體救度眾生帶來干擾和損失,通過這次干擾,我母親深刻認識到自己的錯誤,走正路、聽師父的話!這幾天經常長時間清理自己。

在這裏深深感謝在這次整體配合幫我母親發正念的同修,他們的無私令我感動,隨叫隨到,無私無我,真的是像師父說的那樣:「他的事就是你的事」[1],整體解體了對我母親的迫害。通過這事,家人也更加支持我與母親發正念!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