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發正念與同修們切磋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五日】兩個月前有幸認識一個海外回來的同修與我交流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開始她遇到的事。

在二零零一年,那時不知道發正念。當時她各方面都很好,所以同修們組織了二、三十個人,還有幾個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住在她家開了一次法會,不長時間就被同修說出去了。

有一天住在她家的同修要出去辦事,天剛亮他們就全都離開了。大約六、七點鐘就來一幫派出所的人,一進門就到處亂翻,對所長說甚麼都沒用,同修心想事情是不是被他們知道了?她也不說甚麼,不知怎麼辦,心裏甚麼也想不起,大腦一片空白。這時所長說把她帶走,然後兩個所長一正一副還有一個教導員三人同時走向她,正所長在前面帶一臉的兇相,給人的感覺是要生吞活虎一樣。

同修不慌不忙的面帶微笑,發自內心求師父幫助發出萬道金光抑制他們一切不正的行為,不允許在此野蠻無理。她念頭一出,正所長立即臉色變黑,一下就癱倒在地上不動了。副所長看到正所長倒在地上,瞪大眼睛再往前衝,也與正所長一樣倒在地上了。教導員一看不敢衝了說:「阿姨,對不起今天他們來時喝了酒。」立即叫人把他們抬走了。同修說你們辦事一大清早還喝酒?這樣對身體可不好啊。

不久同修子女接她出國了。這次回來她到派出所打聽才知道,這麼多年過去了,那兩人現一直與植物人差不多少。

我想這兩個人可能等她來救的。同修很忙,也找不到他們家沒辦法。他們只好等有緣人救他們了。

聽了這個故事,我想當時她的正念,是師父給我們的法器,當我們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路上關建時刻還是應該用。我是沒有暴露的。在二零一五年訴江我是實名訴江,所以就一直有人在我居住地、小區門口或者我家樓下監視,有時在我家門口蹲坑,我出去時監視的人摸出手機撥打,說穿甚麼帶甚麼的。

在今年九月份的一天我與同修約好去做事,監視的人摸出手機撥打,我也對此人發出一念,請師父加持發出萬道金光抑制邪惡,一切萬物都要為大法開路。因為我是大法徒,一切不正的因素立即歸正,然後就背發正念口訣。我還看見那人慢動作的方式坐到地上。從那天起,再也沒有人監視了。

希望還在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世人做一個明白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個人體會,不當之處,敬請慈悲指出。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