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給予我的太多太多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是一名八十四歲的老年大法弟子,九八年帶著祛病健身的目地走進大法修煉,至今已十八個年頭了。在師尊的慈悲看護下一路走來,感恩的話太多太多,但由於不會寫字,所以一直沒有表達。今天我口述,同修幫我整理,把發生在我身上的神奇事寫出來,讓大家與我一起分享大法給予我的這份幸福、快樂!

神奇的一幕

九八年的一天,是我改變命運的一天。那一天,我第一次來到集體煉功點煉功,就在做頭頂抱輪時,我無意睜開眼睛向空中一看,看見師父的法身坐在蓮花寶座上從天空中徐徐飄過來。

當時我太激動了,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大約幾分鐘後,我又閉上了眼睛。當我第二次睜開眼睛時,師父的法身還在天空中呢!這時,好像有一把大斧劈向我頭頂,頃刻間,一股熱流通透全身,肚子裏頓時翻江倒海,像開鍋一樣「咕咕」直響。當時我感到很驚奇,不知是怎麼回事。後來才明白是師父在給我這個病包子進行灌頂,淨化身體呢!

從那天起,我就暗暗下定決心:這可是真佛下世度人呀!我一定要精進修煉跟師父回家。從此以後,無論是身體消病業還是九九年迫害,我對大法從來沒有懷疑過,一直堅信的走到今天。

所有的病全部消失

我在修煉前有嚴重的心臟病,說休克就休克;出血熱病住進醫院搶救七天才活了過來,又留下走路時腿不好使的後遺症;大靜脈硬化,腹部的靜脈血管像筷子一樣粗;腎盂腎炎、右腎積水,犯病時尿膿尿血,疼痛難忍;胃竇炎,嚴重時頭頂牆直叫喚;膽結石,吃不進飯喝不進水。唉!病太多了,就不一一列舉了,總之從頭頂到腳底沒有好地方。

修煉大法一週後,開始出現消業狀態。我一人獨居,躺在床上出現休克狀態。三天後,我慢慢睜開眼睛,眼含熱淚心想:師父在幫我消病業呢。師父呀!我今天得法了,我甚麼都不怕,這一百多斤就交給您了。也許就這堅定的一念,奇蹟出現了,我開始上吐下瀉,吐的都是些黑綠色絲絲落落的東西,便的都是膿和血。幾天後,身體輕鬆多了,我慢慢的從屋裏走出來,到集體學法點學法去了。

是師父幫我摘掉了病根,為弟子承受了巨難。從此以後,我身體上所有的病狀全部消失,無病一身輕。如今十八年了,我一片藥沒吃過,八十四歲的我紅光滿面,身體硬朗,每天穿街走巷,給世人講大法真相,做三退,沐浴在佛光普照的幸福之中。

師尊護佑我

(一)

有一次,兒子到省城去送禮,正值三九天,外面下著小雪,我出去送兒子,兒子剛上車走,我心想:路這麼滑,出事故怎麼辦?就這麼不好的一念,腳底一滑,出溜一下我就坐在地上了,腳踝骨下面的腳面骨一下就崴折了,骨頭都支出來了,我用手把骨頭按了回去,心想:邪魔爛鬼你別想干擾我,我還想出去送資料救人呢!誰也干擾不了我。

我慢慢從地上爬起來,一瘸一拐的回到家,揣了一百份資料到附近送去了,送完後我回到家又揣了一百份,發完後到家一看還剩五十份呢,乾脆都送出去。等我把五十份資料送完回到家一看,腳腫得像個饅頭,我用力的把鞋脫了下來,上床開始雙盤找自己:師父我錯了,我動錯念了,另外也不應該支持兒子送禮。

看著醒悟的弟子,師父再一次幫我承受了痛苦。腫得老高的腳面漸漸地消下去了,第二天後,奇蹟出現了,我該幹啥幹啥,啥事沒有。

(二)

還有一次,聽說物價要漲,我出去到超市買東西,結賬的時候差了五角錢不夠,我回家去取錢。就在往家走時,在拐彎處,一輛出租車一下就撞在了我的身上,當時我就聽「噹」的一聲,聲音特別響。我愣了一下,怎麼回事?就聽司機說:「哎呀我的媽啊,嚇死我了!」我定睛一看,此時,我變成一根高大的水泥柱子,直通天頂。我回過神說了一聲:「對不起!沒撞壞,你們走吧。」

回到家,我就悟到了:我錯了,不應該去超市搶購東西。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物價要漲了,我得去買點,練完功我就去買,不然的話就漲價。」我這不和常人一樣了嗎?是師父保護了我,在另外空間把我演化成了一根水泥柱子。是車撞在了水泥柱子上才讓我聽到了那麼大的響聲,如果不是師父保護說不定會出現甚麼後果呢?可我卻安然無恙。更讓我後悔的是:我怎麼沒證實法,沒跟司機講真相、做三退呢!

(三)

在邪黨對大法瘋狂誣蔑、造謠、打壓下,我地區在講真相方面嚴重受阻,一次外地一同修背來了一台電腦並負責教技術,我領著這位同修到我地區一同修家,還差二百米的距離就到同修家了,我回頭一看,遠處一輛警車正跟蹤我們呢。為了同修的安全,我說:「你趕緊背著電腦走胡同脫險,我迎回去。」

我迎頭奔警車走去,這時警車停住,下來幾名警察,其中一名警察打電話,我就聽他在電話裏說:「動不動?」我在心裏說:「誰也動不了我!」他們真的沒有動我。

我繼續向前走著,這時前面停下一輛黑色轎車,下來一名男子對我說:「老太太,上車吧!」我說:「我不認識你,我憑啥上你車?」這時另一名男子從車窗探出頭來說:「媽,上車吧!我是你兒子。」我一愣說:「今天也不放假,你怎麼回來了?」(我兒子在省城工作)兒子說,「同學家辦事。」

我上車後兒子再也沒跟我談甚麼,把我送到同修住的小區,我就下車了。過了些日子,我又見到了兒子,提到上次發生的事時,兒子說:「媽,你都說些甚麼呀?我根本就沒有開車回過家呀!」

我的眼睛濕潤了,心裏默默的說:「師尊,謝謝您!謝謝您幫助弟子脫險。」

師父接我出牢籠

二零零九年惡首羅幹到各省市檢查,「六一零」秘密部署要抓一批大法弟子,我地公安局把我列為重點對像,所以把我抓到了看守所。就在當天晚上,我地區大法弟子整體配合,上明慧網曝光。國外大法弟子接連不斷的給「六一零」、國保大隊和看守所那些參與人員打電話,奉勸他們不要行惡,要善待大法弟子。一夜之間揭露公安局抓捕我的小報貼滿了整個縣城的大街小巷,有力的震懾了邪惡。

我天天對著看守所的大門發正念,心想:求師父救我出去,我不能待在這裏,我得趕緊回去救人。就在第六天早晨八點左右,我抬頭一看,師父穿著藍西裝,笑呵呵的和一位同修從看守所的大門進來了,門外還站著幾個同修。我「撲通」一下就跪下了,激動的邊哭邊給師父磕頭說:「謝謝師尊!謝謝師尊!您來接弟子回家來了!」等我磕完頭抬頭再一看,師父不見了。我高興的趕緊收拾東西。

第七天公安局通知我兒子,第八天兒子把我接回了家。

師父給我開智開慧

我是一天書都沒念過的人,剛得法時,看到別的同修在讀《轉法輪》時,我的心這個急啊!怎麼辦呢?回到家後我就哭了。我暗自下定決心:我一定要學認字!每天,我邊聽師父講法錄音,邊對照著《轉法輪》識字;到學法點上,同修讀,我就在心裏隨著讀。

一天、兩天……漸漸地,師父開啟了我的智慧,一年後,我就能把《轉法輪》通讀下來了。

現在,我能流利地把師父所有的講法書籍通讀下來。外出講真相、做三退時,一些簡單的名字我還能寫下來了呢。

大法多神奇呀!在這裏叩謝師尊!師尊給予我的太多太多,每當回想起一樁樁、一幕幕,感恩的淚水都流淌不止,我還有啥理由不好好修煉呢?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