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福澤眾生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法輪大法洪傳已二十四年,福澤眾生,也是眾生的希望,每個得到法輪大法的人都身心受益。就本人來講,由體弱多病心胸自私多疑、愛生氣的人,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無病一身輕鬆,給家庭及社會帶來無限的益處,見證了法輪大法對祛病健身的奇效與超常,及家人與朋友相信法輪大法好,有很多奇蹟,在此僅舉幾例。

一、父親說:大法師父是真神

二零零三年我退休在家。父親有病,因離家遠不能替母親分擔,去照顧病重的父親,再說孩子上學也離不開,只能把父親接過來。可到家一看,父親因為肺病喘氣費勁(老氣管炎)前列腺炎不能行走,怎麼辦?我對母親和弟弟說:「我接走吧,好了給你們送回來。」帶了一大堆藥,由兩個弟弟打車把父親送到我家。

到我家後,父親三天不能正常躺下睡覺,只能半躺著,身邊總放著痰盂,總起身接尿,一把一把的吃藥,很是遭罪。我就告訴他,我從小到大身體啥樣現在啥樣,都是因為學大法才改變的,你也聽講法吧(打壓後,他反對我煉功)。

聽了兩遍《濟南講法》錄音,父親開始大口卡痰(淨化身體),也能正常睡覺、去廁所、下地活動了。開始學大法,身體輕鬆藥也不吃啦,下樓蹓跶滿臉笑容,改變了對大法的態度 ,父親說「不花一分錢,病就好啦,大法師父是真神」,興奮地要回家找熟人洪揚大法。

三個月後帶著沒吃的藥送父親回家,長途汽車上還站了兩個小時,神清氣爽好精神,母親弟弟們都高興的感激師父的救命之恩。

二、大法給弟弟延續的生命

我大弟弟得了敗血症,各大醫院都去過,做了各種檢查,查不出貧血的原因,各種方法醫治都不見效,把家裏的積蓄花光,從每月輸血一次到每週輸一次維持生命,到日子不輸血話都不會說,人是白色的,色素為零。與他相識的病友前後都已去世。

無路可走的情況下,我勸他學法(打壓後他不信說過不敬大法的話)。抱著試試看的想法來到我家。弟弟聽師父講法錄音《濟南講法》半個月後的一天,他不吃不喝開始發燒,我告訴他:「要相信師父在給你淨化身體,不要怕,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會有生命危險的」,他說記住啦。

發燒一宿,到第二天弟弟昏迷不醒了。家人打電話讓送回去,路程需五小時才能到達。我和丈夫打車送回去,我抱著弟弟的頭,心裏發正念求師父救他。弟弟燒的很燙,可走到一多半路程的時候就不燒了,體溫降下來了,像沉睡一樣。

五個半小時送到醫院,弟媳見狀很生氣,說人不行了給送回來。可醫生一查體溫正常血壓正常,血色素偏低一點,醫生說沒事,三天後人才醒過來。所發生的一切他本人都不知道,對家人來說嚇壞了,醫生說是奇蹟,沒用任何藥物能退燒,對敗血病者來說那是要命的大關。

經過這次,全家人都認同法輪大法好,父母哭著謝師父和大法救度之恩,大法給他延續了生命,證明法輪大法是真正的宇宙大法,佛法無邊。

三、在看守所裏發生的變化

二零零九年九月底,我被非法關押在異地看守所裏,家人不讓見,各種罪犯關在一起,哭鬧、打架、使壞等各種事隨時發生,如同地獄一般。作為修煉人在複雜的環境下,善待他人,逐漸地使環境發生了變化。

例如:死刑犯在上訴期,不睡覺不和任何人說話,我幫她曬衣服抱被(因戴手銬、腳鐐)給她講大法的美好、因果關係,後來她認識到自己錯在哪裏,認同大法並會背《論語》、《洪吟》裏的詩句,她說:「只要不死,也要學大法。」我說「你有這一念,就不會死」。二審下來改判死緩,對要死的人來說真是重生,是大法救了她。

有一聾啞人(團伙)在醫院偷錢,得子宮癌下身流血致昏迷。我打手勢告訴她,你偷了人家治病的錢,是把人家的病偷來了,你才這樣。讓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來就不那樣流血,病症慢慢的減輕了。保外就醫出監獄時謝我,我告訴她謝師父、謝大法。她還表示再也不幹壞事了!

還有監室號長,對誰都打罵,後期在我身邊睡覺,自己說:我現在想罵人怎麼說不出口呢?我好像變好了,怎麼回事呢?我告訴她是挨著我睡覺好的。她問為甚麼?我說:「我是修大法的,法輪大法是正法是人類得救的希望,正一切不正的。」

師父說,「有壞思想的人,想不正確的東西的時候,在你場的強烈作用下,也能改變他的思想,他可能當時不想壞事了。可能有人想罵人,突然間改變思想,不想罵了。只有正法修煉的能量場,才能起到這樣一種作用。」[1]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