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家人修煉法輪大法的見證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是中國大陸一所大學的在職教師,現年五十多歲,下面說說我們一家人修煉大法的經歷與見證。

八十歲母親上下七樓不當回事

現在八十歲的母親,面色紅潤,身體健康,生活充實;上下七樓不當回事,很多年輕人都自嘆不如。當然,這是與每天抓緊時間學法、修煉分不開的。

在五十歲左右時,母親心臟就不好,速效救心丸是常備的藥;還有血壓低、肩周炎、風濕病等疾病。在一九九七年春季得法修煉後不久,這些疾病都不翼而飛了,而更讓人稱奇的是,從沒上過學不識字的母親,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就能自己學法了,後來就能夠跟著大家集體學法,即一人一段或兩段地通過朗讀學法了。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惡黨瘋狂迫害後,迫於壓力,母親放棄了修煉,心臟病、風濕病等疾病很快又復發了,吃藥也不好使,重新飽受疾病困擾。在仔細斟酌、比較思考後,母親再次拿起了《轉法輪》,從新走上了修煉之路。這期間,惡人數次去家裏騷擾,母親也不為之所動,待惡人走後接著是白天學法,晨起煉功。即便是親屬出於關心,怕母親因修煉而被抓,多次勸說,而母親堅信,按「真善忍」做人做事,對己、對社會是百利無一害,堅信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因此,母親默默地做著自己認為是對的事情,沒有向邪惡妥協。再次學法修煉不久,母親的身體就又恢復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

由於家人白天上班,晚上又經常加班或值夜班,加上我的父親去世的早,家裏經常就母親一個人在家,甚至晚上也沒人陪伴,特別是搬到樓房居住以後,更是如此。眾所周知,老年人最怕孤獨寂寞,但對修煉的母親來說,這不是問題。母親常說,要不是得了法,要不是有師父,哪兒有我的今天!當然,我要說更有美好的明天!

母親事事處處都盡可能按法的要求去做,生活快樂、幸福。親戚孩子結婚或其它大事小情,母親都是人到禮到,在錢財上從不計較。同時,充份利用這些機會,向世人講真相救人,用自己的言行證實著法。

善解的神奇

我是在一九九七年夏天,回老家度暑假,經弟弟介紹,才有幸得法修煉的。《轉法輪》這部天書,使我明白了人生真諦──就是要返本歸真;明白了做人為何那麼苦;甚麼是修煉等等。修煉以來,經歷了諸多病業假相的考驗,但有一件事讓我刻骨銘心,永生難忘,那就是善解的神奇。

二零一三年五月的一個夜晚,在零點和往常一樣發完正念就休息了。可是,不一會兒就從睡夢中被折磨醒了。一是當時感覺前胸中間偏左豎著有幾個孔洞,胸悶氣短,不敢用勁呼吸,否則整個左側肋骨都是痛的。二是左後肩胛骨內側的肌肉部份,更是難受的難以用語言表達:說痛不是痛,說酸不是酸,說脹不是脹;感覺那裏的肉不是自己的,恨不得用刀挖掉才好。開始時睡意朦朧,沒悟到自己是修煉人,就嘗試側躺、仰面躺、趴著或坐著,但都不行,難受至極。

折騰一會兒無果後,才如夢初醒:悟到這不是修煉人應有的狀態,修煉的人是沒病的,這是肉體迫害,絕不承認,立刻發正念清除。大約三、五分鐘後,就沒有那種感覺了,以為問題解決了,也沒往心裏去,接著就又睡覺了。這是修煉以來第一次真正體會到了發正念在這方面的神奇作用。誰知早晨一覺醒來它又回來了,還是在那兩個部位,依舊折磨我。我仍然是正念清除,然後就上班去了。然而,這件事情才剛剛開始,遠沒結束。

在以後六、七天的時間裏,每天都會沒有任何規律、沒有任何徵兆地復發幾次,讓我寢食難安。奇特的是,它不影響我工作,都是在我休息或不工作的時候出現。當然,不論何時何地出現這種不正常的狀態,我都心無雜念,正念清除。而讓人不解的是,雖然發正念即刻發揮作用,但卻始終不能徹底根除這個現象。

問題出在哪兒了呢?也開始向內找。但由於學法不精,悟性差,始終沒找到根源所在,因而問題也得不到解決。感謝師父點化,讓我看了同修撰寫的一篇關於善解的文章,啟發了我,覺得自己老是這樣正念清除,也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問題,肯定有其它原因。我肯定在哪一世做了不好的事,或許殺過生,造了業,欠了人家的,所以人家才不依不饒。自己何不嘗試一下善解呢,於是,找出那段師父「善解」的法就背。

在第二天再次出現身體難受、呼吸急促時,我就默默地背誦師父關於「善解」的那段講法。奇蹟出現了,立竿見影!我只在心裏念一遍,馬上那種異樣的、折磨我長達一週多的、讓我寢食難安的感覺一下就消失了!到今天為止,那種情況再沒出現。當然,它也不可能再出現,因為那是給它最好的安排了。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妻子和女兒的見證

妻子修煉以前,胃病多年,經常失眠,中西醫都看過了,吃了許多藥,可是效果都不好。為了治病,她也練過其它氣功,但沒有效果。經我介紹修煉法輪大法不久,她的身體就明顯好轉──胃不難受了,睡眠也好了,精神足了,幹活有勁了。更為重要的是,她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明白了在生活中處處做一個好人的道理。

受我們的影響,女兒也跟著我們學法煉功。那時,女兒十歲左右,還是個小學二三年級的學生。隨著學法煉功的深入,天資聰穎的女兒對法理日漸明白、清晰。記得有次做夢,說獅子咬她的手指頭,她說這是考驗她是否有怕心呢。

中共惡黨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我就去了外地求學,她們也就放棄了修煉,結果妻子頸椎增生嚴重,多次去醫院點滴;為治皮膚病,吃西藥誘發嚴重過敏,吃中藥即刻見效,可人整個胖了一圈,原來是激素所致,也只能放棄;說安利能治這個皮膚病,前後花了兩萬多,肉蛋魚一點兒不吃,甚至食用油也不吃,只吃蔬菜和安利,病還是沒治好。更糟糕的是,在二零一三年夏天做常規身體檢查時,發現營養嚴重不良。如果再這樣下去,後果不堪設想。這期間,我一再講大法的神奇,讓她跟我一起學法煉功,可都是無功而返。

值得欣慰的是,在我和同修的共同努力下,更是在師父的加持下,她終於覺醒,再次回歸大法。經過一段時間的看書修煉,身體基本康復如初。現在,妻子三件事都在做,我要盡力修好自己的同時,努力幫助妻子跟上正法的進程。

在女兒上大學後,只要有機會,我和同修都力勸她回歸大法,但由於多年來受無神論和邪黨文化的影響,加上我自己不夠精進,女兒始終沒有真正走回來。在考上研究生之後,也是如此。令人高興的是,幾經周折出國後,在海外同修的幫助下,更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她終於做出了人生最重要、最正確的抉擇,那就是徹底認可了大法。再次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這就是我們一家人在各自的修煉中,見證的大法的神聖美好、無量智慧、無窮法力與慈悲威嚴。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