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我是新學員 也要去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六日】

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一個走進法輪大法修煉才兩年的新學員,現在六十多歲。師父告訴我們,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是必須完成的。我努力學法,儘快提高自己,破除人的觀念,儘快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

兩年來經我講真相而「三退」的已經有幾千人。講真相時,我儘量把基本真相講透、講明,我講的時候,語速不緊不慢,都是大實話,因為我是用心講,一心為了救人,對方聽得都很入心。現在我把兩年來的修煉體會寫出來,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互勉,共同精進。

遲來的修煉 不覺間百病皆無

得法前我疾病纏身,曾在一九九八年到二零一二年間做過四次大手術。最後一次腦瘤開顱手術做完後,醫院連續十九天每天給我輸十五瓶液體,到了第六天,我開始噁心嘔吐,最後只好在沒有痊癒的情況下出院了。

因為我對西藥過敏,故不能在醫院做胃鏡檢查。回家後的一年中,就靠吃小米粥和鹹菜度日,至二零一二年年底,為輸營養液維持生命,我曾四次入院。幾年內我的體重從一百四十斤減到九十五點六斤。二零一三年做胃部造影透視,被診斷出胃部大面積糜爛潰瘍、腸胃炎,肝、腎功能損害的很嚴重,加上心臟有傳導阻滯的老毛病,一失眠就犯病,貧血、眼乾等症狀也得不到緩解。西藥過敏,只能吃中藥、保健品、中成藥。兩年期間,藥錢用去一萬四、五千了,還不見好。

這時,女兒從她婆婆那裏給我借來了大法書。打開大法書,看到師父的法像,覺的師父慈祥、年輕,像見過似的;看到法輪,覺的真好看;再讀《論語》,覺的寫的太好了,我捧著書愛不釋手,知道終於找到人生真諦,心裏直後悔自己得法太晚,要是早聽親家母的話,在一九九五年就得法修煉該多好。晚了二十年啊,太遲了!

我逐字逐句細讀大法書,生怕落下一個字。一個星期我將書通讀了一遍,明白自己帶著治病的念頭來學法是不對的,便對著書中師父的法像誠心懺悔。看完三遍《轉法輪》後,我徹底明白了,法輪功是修煉、是教人返本歸真,回到自己的天國世界。我激動的淚流不止。

我開始跟親家母學煉五套功法。煉功第二天我就感覺肩上、頭上、身體周圍都有法輪在旋轉,高興之餘也不再想病了。不到兩個月,我所有的病症不知不覺間都消失了,睡眠和食慾變好了。過完得法後的第一個新年,躺下睡覺,這一睡就睡了整整四天四夜。當時不懂,以為是過年家裏人來人往幹活多了累的。老伴害怕了,叫我別睡了,出去走走吧!

從那以後,我睡的好、吃的香,身上彷彿有使不完的勁,家裏的甚麼活都能幹,簡直太神奇了!再學《轉法輪》我明白了,我睡了好幾天,是師父給我調整曾經做過手術的大腦特意安排的,因為腦部調整起來我根本受不了,必須得讓我睡覺。謝謝師尊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是新學員 也要去救人

得法後的前半年,沒人告訴我關於救度眾生的事,我能做的就是一天不落的學法煉功。到了二零一四年的七月份,看過幾本真相期刊後,我才知道大法弟子必須助師正法、做好三件事。那時候,我不懂這三件事是哪三件事,只明白大法弟子必須救度眾生。我想到自己在大法中獲得了新生,儘管自己是新學員,那師父叫做的我也要去做,以多救人來報答師恩。於是我開始講真相救人。在師尊的呵護和加持下,得法僅一年,我直接勸退的已有九百人左右。

首次走出去向世人講真相是在二零一四年七月份的一天傍晚。我走進小區北門一家賣門櫃的店鋪。店裏有兩個年輕人在看電腦。我和他們嘮了一會兒,就直接談到了「三退」保平安的事,我身上沒帶護身符和資料,便說了幾句週刊上同修寫的話。我跟他們講中共高官周永康、薄熙來等犯了滔天大罪,共產黨從執政到現在迫害死了八千萬無辜民眾,善惡必報,所以老天要滅他們。當時我還不懂求師父加持,沒想到他們倆說沒入過黨,只入過團隊,都同意退出來。我為他們感到欣慰,也為自己在救人這件大事上終於有所突破而高興。

出門接著往東走,又碰見個小伙子,我也把他勸退了,良好的開端使我有了救人的信心和勇氣。

講真相修出慈悲 善待眾生傳真相

一天下午,我在大門口看見一個坐在台階上抽煙的小伙子,就走上前去問他是不是休班了?聊了一會兒,就開始勸「三退」。他不明真相,說一些污衊大法和師父的話。跟他解釋他不聽,我很生氣,心想:今天怎麼碰上這麼個人!他說自己入過黨,但就是不退,說甚麼共產黨還給他錢花呢。我越聽越氣,站起來指著他說:「你這個人,想讓我救你我都不救你。」回家以後,心情逐漸平復下來,開始意識到自己做錯了,便拿出師父法像向師父懺悔:自己沒做到忍、沒有善心,對那個小伙子說「想讓我救你我都不救你」,這話是不對的,是在把眾生往外推。我向師父保證以後不再犯同樣的錯誤。

經過不斷的學法,我逐漸修出了一些慈悲之心。今年春季的一個清晨,我去早市。看到一個學生模樣的小伙子在三輪車旁邊站著賣蘋果,就問他是不是第一天來,是不是學生?小伙子說自己大學畢業一年多了,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家裏親戚都是賣菜的,所以他也弄個車賣蘋果。但是兩天了,一車蘋果都沒賣完。我說,這活兒不適合你,大材小用了,又說了幾分鐘的話,便跟他談到了「三退」保平安。小伙子說自己剛入黨幾年,還不想退。我說老天要解體共產黨,不從心裏退出來,劫難來時就得給共產黨當替罪羊。他說考慮考慮。我仍不放棄,苦口婆心的勸他,並求師父加持我的正念。我心裏想,普通家庭供一個大學生得花費多少錢啊,為人父母的不易我深有體會,無論如何我都要救這個大學生。

他見我還不離開,就推著車往東走,因人流多,他走的不快,他走哪,我就跟著他走到哪,邊走邊說,找個機會上前把著車跟他說:「孩子,我把你當作我的孩子一樣。大姨看你這麼小的歲數,怎麼也不能給中共當替罪羊,我是誠心誠意的救你。」

可能我這麼一說感動了他,他回過頭說:「大姨,我在心裏退出來行嗎?」我聽後真激動,起化名幫他做了三退,還給了他護身符,告訴他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找個好工作,有個好未來。

望著小伙子離去的背影,我的眼淚止不住的流。我想到師父的話:「如果你正念很強,邪惡就會被解體。真正慈悲的力量能解體一切不正的因素,你跟他講的時候就是能量在往外發放,就會解體那些邪惡的東西,另外空間裏的邪惡就不敢再靠近與控制人。那麼這個時候對人講道理他就會聽了,你就會破除他被中共邪黨灌輸的那些個謊言,就會把他的心結打開。」[1]恩師的法太神奇了,早就給大法弟子救人鋪好了路。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大法資料破謎團 打工者得救

本月中旬,我和一位同修大姐坐公交車去市中心辦事。下車後,看見路邊有十幾個男女,都立著牌子在找活幹。我和大姐決定先救人再去辦事。求師父加持後我就跟其中一個中年男子直接講「三退」保平安,並順手拿出一本真相期刊說:「快來看看,全球起訴江澤民。」瞬間就有七、八個人圍上來要資料,我說:「對不起,就拿了四本,你們傳著看吧。」

其中一個男子說:「你是法輪功吧,告江澤民幹啥?法輪功在天安門自焚還能翻案?」我知道他被中共的謊言欺騙,便翻開真相期刊,找出王進東自焚騙局的圖片,給他們講王進東自焚是假的:他不是法輪功學員,老學員怎麼還不會盤腿打坐;手的姿勢與法輪功不同;夾在腿中間的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在大火中不變形;全身燒成那樣,最易燃的頭髮也完好無損;警察拿著滅火毯等著,直到他喊完口號才蓋到他身上,等等破綻,告訴他們這些都是演出來騙人的。「原來如此!」他們都明白了,三個人做了「三退」,有幾個人說回去看看真相資料。說「法輪功還想翻案」的那個人明白真相後當場退出團、隊。我送給他們真相護身符,他們都很高興的接受了,沒入過邪黨組織的人也要真相資料看。我告訴他們互相傳著看,再拿回去給家人看,千萬別扔了,並告訴他們誠念「法輪大法好」,保證能找到好活幹。他們高興的向我們致謝。

二零一六年一月份,我和大姐繼續去救人,講真相。不管啥天氣,沒特殊事從來不耽誤救人。救人中出現過顯示心、歡喜心、怨恨心,摔過三次跤。向內找,去這些不好的執著心。去除它們、解體它們,明白都是師父在救人。現在救人就再也不出歡喜心了。

今年一月中旬,從小班車站救人回來,在國稅局前西南角牆外碰見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是上班族。我攔住他,問他知道「三退」保平安嗎?只見他伸過手來握著我的雙手,搖了好幾下不放開,高興的說:「大姐,我可找到你們了。我退團、退隊。」把他妻子入過的團隊也退了。他興奮的像個孩子,姓甚麼我記不清了。我給了他護身符和真相期刊,後來,他又來跟我握手,老說「謝謝!」我告訴他「謝謝我師父吧!」告訴他要常念「法輪大法好」得福報,他點頭致謝後走了。望著他的背影,我很感動。

我倆的對話被旁邊站著的一位中年婦女聽得清清楚楚,隨即我又順利的把那位女子也勸退了。

眾生希望得救的心多強烈啊!我們真得快救、多救人啊!往家走,愉快的心情使一切疲勞一掃而空。

師父講:「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今年三月份,學生開學那星期,我每天都去班車車站救人。那個星期,我勸退了八十五位學生和百姓。這都是師父幫我退的。

四月份我每天繼續去班車站救人,不管人多人少,我也沒怕心,救人時是忘我的,不想別的事,只管講真相救人。每天穿梭在人群中。記的有一個五十七、八歲的男人,與另外兩個人在一起聊當前的共產黨、江魔頭的事,都憤憤不平。我想去講真相,但人多我怕講不成,因他們的想法不一致,若有一個不退,其他人也受影響。

過一陣子,我看他站在牆邊玩牌呢,我求師父加持我救他,就走過去輕聲叫他,問他做過「三退」了嗎?他說知道這個事,他是黨員,但說退那沒啥用,該死人就死人,天塌下來大家死。我告訴他,老天要滅的是中共,他說這個共產黨早該滅了,江魔頭更是該死。我想他心裏明白,先放一放吧,我心想,一會兒我一定勸退他。我就先去給其他人講真相。

過了半小時,我無意看到他蹲在那看真相期刊呢,我想這回有門。快到中午了,人也少了,我蹲到他身邊說,「你也看了資料了,大姐勸你是為你好,我把你當作我的親弟弟,為你負責,我勸你還是退黨吧。」他爽快的說:「退了吧!」他終於得救了,我太高興了,我看他也挺高興,我給他起了個化名,並給了他一個真相護身符。他高興的說:「謝謝大姐。」我告訴他誠念「法輪大法好」會有美好的未來。

往回走時,我眼淚止不住的流,心想,眾生得救了,再苦再累也值得。

像這樣的例子很多,就不一一說了。這九個月中,我勸退了一千三百人,都是師父鼓勵和加持弟子的結果。

去掉怨恨和情 走出家庭矛盾

我家小區外的公路邊都是賣菜的。有兩次我跟賣菜的攤主講真相,被趴在窗台上的老伴看到了。他有點兒不高興,說被警察把你抓走,你就完了。子女聽說後,因為擔心我的安全,又害怕影響他們的前途,都勸我不要再出去講真相了。我告訴女兒和老伴:別怕,我會小心,而且我有師父在管,修煉人得聽師父的話。他們不修煉,自然還是不理解,女兒跟我吵,老伴就在一邊起哄:「你知道這是誰的天下,你還去說天滅共產黨,它不抓你,算便宜你了!」我對他們父女倆產生了埋怨的心,說:「別人家的孩子和大人都尊敬師父,你們不知感恩師父,還不讓我出去救人。」

吵完了我依舊想方設法去講真相。一天上午女兒來了,沒說幾句話,就說到手機網說市裏其它地區的幾個法輪功學員被抓了,問我最近還出不出去講真相了?我說沒出去,但不知老伴跟女兒說了啥,女兒越說越來勁兒,一直咄咄逼人的問我還出不出去講真相?我跟他父女倆說:「我現在病好了,你們應該感謝師父,你們要是再這樣干擾我,我就出家了。」

本想嚇住他們,老伴卻讓我馬上走。我立刻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心裏想著要忍,就去北屋學法了。結果女兒又哭又鬧,說早知道我現在這樣,當初就不該給我拿大法書來。又說甚麼我和他們都沒有親情了,她回來也不跟她說話,也不和她爸出門遛彎去了,不享受天倫之樂了等等。我想隨她說吧,便忍著甚麼話也沒說,只是在屋裏學法。十幾分鐘後她哭著走了。

中午吃飯時,女兒打電話來向我承認錯誤,問我有沒有生氣?我說:「我沒生氣,修煉的人不生氣,能忍。」我見老伴一直不跟我說話,知道他還在生我的氣。第二天中午吃飯時,我就跟他賠禮道歉,說不該講出家那樣的話,並問他為何總說我要被警察抓走?他回答說:「你被抓去了是小事,我怕我的工資給扣了。」聽了這話,我的怨恨心和各種人心都出來了。

家裏人走後,我捧著師父的法像說:「師父,我老伴今天中午和我說的那句話讓我太傷心了,我再也不執著親情了。」

一兩天後,我學完法,十點鐘發正念時,腦子裏突然打出「魔性」兩個字,我悟到這是師父借女兒、家人的「魔性」來提高我的心性,去我的怨恨心和急躁心呢。想到這裏,只覺的頭腦一下清晰起來,感到豁然開朗。我激動的捧出師父的法像,感謝恩師的良苦用心,並對師父說,要把對親人的怨恨心換成慈悲心,放下我的急躁心和所有的執著。這時,我睜開淚眼,發現師父開心的笑了,笑的那樣慈祥。

後來,女兒和老伴再也不干擾我做證實大法的事了,我感到師父為我付出的太多,我要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少給師父添麻煩,讓師父多一些欣慰。

修去顯示心 法中再精進

去年夏天,我接連摔過兩次大跟頭,一次是因司機急剎車,我摔倒後把腿擦青了;有一次是在路上絆倒,把胳膊摔青了:我悟到這些都不是偶然的,是因為自己在救眾生時起了歡喜心、顯示心,叫舊勢力鑽了空子。

去年下半年,我和學法組的大姐決定比學比修、多救人。開始時我們的勁頭都很足,哪裏人多都敢去。新年前夕,大姐見比我勸退的少,就生出了急躁心,沒想到越著急救人效果越不好,後來還摔了腰。我跟大姐說,咱們別比了,讓她找找有甚麼心。自己也向內找,發現了隱藏在這件事背後的執著──嚴重的顯示心理。師父說:「顯示本身就是一種很強的執著心,非常不好的心,是修煉人要去的心。」[3]我要徹底修去這不好的心,一切眾生都是在師父的幫助和加持下救度的。我希望能有更多的同修出來勸退更多的世人。救人沒啥難的,放下怕心、請恩師加持,就能把人救了。

同修們可能想我能救人,我三件事做的可能都好,不是那樣。我好長時間學法不入心,不入腦,像念課文一樣。向內找,發現自己在救人的時候有分別心,挑順眼的救,這些都是很不好的人心。師父說過:「如果當今世上的人,真的絕大多數都是高層次上來得法的,大家想想,他們可就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個生命了。」[4]如果我挑人不去救他們,不就把他們毀了嗎?這段時間很少有分別心,但去的不徹底,有時還會有點,一定要徹底改變常人觀念,去掉人心,走向神。

一次在家讀法,下午兩點發完正念,洗完手,我對著大法書說:「我今天要用純淨心讀法。」讀了二十多頁時,發現手上有粉紅色的光照到書上,臉上也是粉紅色,後來又發現還有綠光,大法書底下全是綠的。我想這是師父在鼓勵我。晚上小組學法,又出現淺一點的粉色的光,大法書下面側面又都是綠的。同修說這是師父鼓勵我,他們看不見,真神奇!

感謝偉大的恩師為我的付出,為我費心費力太多了。我這裏向師尊說:謝謝師父!我會加倍努力學好法,提高心性,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大法弟子,圓滿跟師父回家。

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們指正。

叩拜師尊!合十
謝謝同修!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明慧網第十三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