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婦產科醫生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六日】每一個法輪大法的真修者、助師正法的大法徒,從那艱難困苦的歲月,一路風風雨雨走過來,都會有自己精彩而刻骨銘心的神奇故事,我就講述一下我的故事。

我今年六十週歲,是一名臨床婦產科醫師,出生在一個幹部家庭,父母都是中共奪權時由北方派往南方的所謂「南下幹部」。從小我被灌輸的是「無神論」,加上文革期間父親被打成走資本主義的當權派,我目睹了造反派抄家,帶走父親關進「牛棚」,還把我父親押在大卡車上,掛上大牌子遊街批鬥。

當年我小小年紀,無法讀懂這個扭曲的社會,非常厭世,在這種環境下成長,很自然就成了社會的憤青。身體狀況就更不用說了,已經是弱不禁風了,每當我受病魔纏身抱怨時,父親總是用一種苦澀的心態說:「我們一家經歷了文革能平安的活下來就已經很幸運了。」也許正是比同齡人多了這些魔難,我對人生、對社會、對周圍的一切多了幾分思考:人為甚麼活著?為甚麼人會有這那麼多的苦難?人到底從哪裏來?死後會到哪裏去?這地球上第一個人是怎麼產生的?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無數個為甚麼經常在我腦海裏翻。我也讀過很多書,職業又是醫師,本身就在從事人體研究,可始終找不到滿意的答案。我身心疲憊,在人世間苦苦掙扎,苦苦尋覓!

我是世界上最幸運、最幸福的人

我從事的專業是西醫,在大學裏學的是人體解剖、生理、生化、微生物、臨床醫學等,屬實證科學範疇,加上從小到大接受無神論的教育,那麼我是怎麼走入氣功修煉,相信有佛道神的存在,而且扎進去就永不回頭的呢?

我有一個姐姐,人懶、脾氣壞,可常見的慢性病她基本佔全。九四年底,我姐姐煉了法輪功,她告訴我法輪功怎麼好、怎麼好,因為受無神論的影響,我沒認真對待。

姐姐修煉法輪功不長時間,整個人發生了巨大變化:變的謙和,樂意幫助人,病沒了,皮膚白裏透紅。她的身心變化,顛覆了我的醫學觀。那些個慢性病,醫院都沒甚麼好辦法治好,怎麼煉功就好了呢?父親讚不絕口:「法輪功真好!徹底改變了我女兒。」

我急切的向她借了書,通宵拜讀了《法輪功》。第二天上白班,我是一分一秒的盼著下班,想的就是再次拜讀這本書。我完全被法輪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所吸引,那種震撼!那種相見恨晚的感覺,真是無以言表。師尊呀,我可找到您了!我跟定您了!

師尊書上所談到那些超常的反應,在我身上都出現了:看完第一遍書,就有了淨化身體的反應,上吐下瀉像得了重感冒一樣,全身發冷,肌肉酸痛反覆出現過多次。後來在同修家看師尊九講錄像,隨著師尊講法聲音的高低變化,我感受到一股股強大的能量,打進我身體深處。我一直是個病秧子,從不知道無病一身輕是甚麼狀態,是師尊讓我感受了甚麼叫無病一身輕,那種舒適呀!那種輕飄飄的美妙!師尊還給我下了法輪,有半年多的時間,我稍一靜下來就感到小腹部的法輪左轉九圈,右轉九圈。開天目時前額發脹、發緊,有股強大的力量向外頂,後來感覺自己像騎馬在跑。再後來看到金色通透的法輪在我家裏旋轉,還見到師尊的法身顯現。我經常摸哪哪有電。不得已常戴上手套出門,以防電到別人,睡覺常熱得蓋不住被子,通大小周天時出現點頭、擺頭,身體離地的感覺……師尊還給我灌頂,有時從頭到腳一股強大的炙熱通透全身。

當年我因為工作原因,沒能參加師尊在廣州最後一次國內講法,這是我今生今世最大最大的遺憾。我雖然沒有見過師面,我真修大法,師尊照樣管我。師尊對弟子們說過:「你去香港、你去美國,你跑到月球、太陽上去都沒關係,我的法身都能保護。」[1]師尊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理,都是天機,一點都不假。每當回想起這些經歷,我都激動無比,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恩。全世界有七十多億人,我能成為師尊的弟子,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徒,深感無比幸運和無上榮光!

以真、善、忍為做人的準則

如飢似渴的學習大法書籍令我茅塞頓開,按照師尊大法的法理──真、善、忍為人處事,說話、辦事先考慮別人,遇事向內找,兢兢業業幹好本職工作,受到大家一致好評。

一天,一位拄著拐杖的殘疾人來就醫,對我說:「大夫,我要取節育環,能否少收點手術費,我沒有多少錢,現在這節育環已經影響到我的健康,不取出不行了。」我們醫院雖然是比較大的綜合醫院,但是地處城市邊緣,病源少,管理也不好,效益很差。領導下達了要完成多少多少指標的任務,有不少醫務人員為了完成任務,免不了在病人身上動腦筋,儘量多收費用。我看她確實很困難,手術又必須及時做,同情心油然而生,就用最低的費用為她做了手術,她非常感激。

後來主任知道了,找我談話:「你這樣發善心,我們的任務怎麼能完成?喝西北風呀!」我向主任表示:「差的費用我來補上。」後來沒過多長時間,那位病人帶來了好幾位她的朋友來看病,有的住院做了手術摘除了瘤子,有的來生孩子。她朋友的朋友又帶來朋友的朋友來看病,就這樣因為口碑效應,增加了無數個病源,效益自然就上去了。後來主任及同事都讚揚我:你真行!你的一位病人後面有十個、百個病員啊!這都是我們實修大法給社會給單位帶來的好處。當然不管是病人還是醫務人員,從中更受益的是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修煉前不想多幹活,時常也推諉病人,修煉後做人的準則變了,按「真、善、忍」做好人,服務於病人不收紅包,真心為病人著想,找我看病的人特別多,一個介紹一個,有的病人從很遠的地方慕名而來。科室裏有位小護士風趣的說:「應該讓主任給你配個接待室。」我不比其他醫生醫療水平高,只是心中有大法,會真心的為病人著想,站在病人的角度為她們解除疾苦。

我思想境界提高了,身體也發生了巨大變化。從前我身體素質很差,婦產科醫生需要良好的體質,在手術台上一站就是幾個小時,我經常臉色蒼白,人要虛脫,有幾次暈倒在手術台旁,我實在撐不住了,總想找個門路改改行。修煉大法以後,再沒有發生過暈台了,而且近六十歲的人,做手術不用戴眼鏡。連當年的老院長夫人都說:「你變了,一個有氣無力的大小姐變的精神抖擻、神采飛揚,看人的眼神都不同從前了,就看你的變化,這功一定好!」

我身心巨大的變化,也影響了很多親朋好友及同事,有許多人問我:「你做美容了?換膚了?擦了甚麼護膚品了?」我回答:「你們說的這些我甚麼也沒用過。」我告訴她們:「我修煉法輪大法了!」我身邊的朋友都說:「這位大小姐真的變了。」和我很鐵的朋友直接稱呼我「大俠」。因此,周圍的人不少人了解了大法,有些人走入大法修煉,最後成為助師正法的同修,一路我們相互鼓勵走到今天。

告訴所有的人:法輪大法是正法

九九年「七二零」後,電視台天天播放詆毀大法的電視,各單位在摸底盤查誰在煉,同修們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好像第二次可怕的「文革」就要開始了。那時我怎麼也想不通,實在理解不了當政者的這種做法,一定是腦子進水了吧。這樣好的大法不去弘揚反而打壓,我的心鬱悶到了極點。

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做?文革時期父親的話又在我腦海裏翻:「經過文革,我們全家都能活下來已經是很幸運的事了。」那時母親年紀大,女兒又太小,正需要人照顧,夫君是大陸某知名大學的博士生導師兼業務院長,也是有頭有臉有地位的人,他能承受得了嗎?我當年正在準備晉升高級職稱,以前因為特殊原因已經錯過了一次機會,這次好不容易有機會了,外語、計算機論文都通過了,就差評委走個過程。憑我當年的資歷及優秀論文,晉升高級職稱一點阻力都沒有,而且那年還被評為先進職工。

我心裏很清楚,我要站出來說真話這意味著甚麼,會給家人帶來多大的痛苦,共產黨整人那一套我是再清楚不過了。

九九年八月底,我去接回老家探親的母親,順便上了佛教勝地之一的五台山,舒緩一下鬱悶的心情。在山上巧遇一位八十歲高齡的老和尚,他看著我對我說:「女施主,佛祖會保祐你的。」周圍有遊客請教他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他說:「法輪功師父是來度人的,山下造孽、造孽、造孽!」我被老和尚的話激勵著,他是一位佛教徒,都敢在那種情況下向世人講大法師父是度人的覺者,我是師尊的弟子,我沒有任何理由不站出來捍衛大法。

我決心已定,我必須站出來!我把想法告訴了母親,我要進京上訪。母親聽了立刻強烈反對:「你瘋了!去了小命保不保得住都是問題,我不同意!」哪個做母親的願意把自己的孩子往虎口裏送?

母親在九六年突發腦梗塞臉都歪了,半個身子麻木,她的醫生告訴她,半年能不能恢復都是問題,沒辦法了,跟著我們姐倆煉起了法輪功,讓她沒想到的是,僅僅二十天痊癒了,她的主治醫師都說不可思議。她冷靜下來說:「我知道你的選擇是對的,我幫你帶好孩子,你放心去吧。」那一刻,我好感動!緊緊的抱著母親對她說:「您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好媽媽!我會平安的回來的。」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和本科室一年輕的護士,利用下夜班休息時間,突破重重阻力、歷經萬般艱辛,終於到了北京信訪局大門口。那裏哪是甚麼信訪局,遍地是便衣,到處是警車、警察。誰敢跨進信訪廳大門一步,立刻抓起來,那裏就是監獄的大門。我們看到許多不相識的同修還是勇敢的往裏走。我倆覺的好不容易來了,一句心裏話都沒說就被抓起來,有點不甘心。

就在我們一籌莫展不知下一步怎麼辦時,當地一位老大爺走到我們面前說:「姑娘,你們不就是要掏句心裏話嗎?大爺告訴你們一個地址,去那兒準行!」看大爺很誠意,就接受了他的建議。找個小店住下,重新整理了上訪信,工工整整寫好。第二天,按條子上的地址找到了那個地方。一位年輕士兵荷槍站崗。我們上前說明來意,他明白後說:「大姐呀,你們這麼好的工作,這麼好的家庭,我看你們聽我勸還是回去吧,你們要知道我一通知裏面你們就會……」「我們知道,顧不了那麼多了,出門太倉促也沒有回去的路費了。」他好心要給我們路費,想讓我們趕快離開這是非之地。我們態度堅定,一定要了心願。他看說服不了我們就打電話通知了裏面。很快就出來三名又高又大很威武的男警察,把我們帶了進去,盤問了許多,了解了我們的來意並做了筆錄。我們向他們表示希望通過他們把我們的上訪信交到中央。也可能是他們被我們的勇氣及平和的心態感動了,沒有為難我們,說:「你們真有膽!真行啊!知道這是甚麼地方嗎?」我很平靜的回答,真的不知道這是甚麼機構,看樣子不像信訪局。一個警察一本正經的說:「這是火藥庫!」我心裏嘀咕著這一定是個特別的機構。我說:「不管這是甚麼地方,只要有人了解真相,知道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們就沒白來。」

我們向他們講述修煉大法後身心的變化,他們聽得很認真,還提出了很多疑問,我們逐一向他們做了解答,交談中氣氛越來越祥和,領頭的警察還誇我們上訪信寫得好,有水平!他說:「江澤民站那麼高,我們也搆不著他呀,胳膊擰不過大腿啊!」當時一位男警察正準備打電話,旁邊一位女警察啪一下按住電話說:不要送她們去駐京辦了,就當她們沒來過,通知單位接回去算了。

在大法的慈悲力量的感動下,他們投遞過來是欽佩的目光。一位警官雙手遞給我一杯開水說:「喝吧,出來幾天累了吧?」還請我們煉功給他們看。我很平靜祥和的煉了一套功法,好幾位男女警官靜靜的看完讚不絕口,太美了,人美功也美。

當單位保衛科人員到達時,我看他們臉都嚇白了,非常緊張的對我們說:「你們闖了大禍了。」可我們的心平靜如止水,了卻了心願,哪怕這一趟有一個人能了解真相,我們都不虛此行。臨別時警官們依依不捨的向我們揮手告別:你們以後到北京來玩啊。

雖然他們好心把我們交給了單位,但是單位可沒放過我們,他們用手銬把我們押回,關入精神病房,調動大量的人力物力,企圖讓我們放棄信仰。他們的徒勞沒起任何的作用,來「幫教」的很多人反而通過我們了解了真相,他們每天讓我們寫一份認識,我們就寫修煉體會。在那關押了半個多月後,他們看實在不行,就把我們送到女子勞教所拘留半個月。我回到母親身邊,媽媽激動的說:「好樣的!我相信有師父保護,你會平安回來的。」

經過這次魔煉,我回到工作崗位,明白真相的同事們像迎接凱旋而歸的戰士一樣,激動的和我擁抱!「你終於回來了!」這次經歷使我更深的體會到:大法徒是維護宇宙真理的使者,肩負著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我們有責任向世人講清真相

自那我開始向親人、朋友、同學、學生,向所有的人講真相。其中發生過很多難以忘懷的故事。記得有一天,我巡視病房,和一位熟人聊起了法輪功,旁邊的一位病人聽了嚇了一跳,非常驚訝的對我說:「您這麼好,怎麼是法輪功(學員)呢?」我知道她受到電視顛倒黑白的影響,加上中共導演的天安門假自焚,把她的思想搞亂了,我告訴她:「就因為學了法輪功,才變的這麼好的。我是真正的法輪功學員。」還告訴她天安門前那把火是怎麼回事。她定了半天神才說出一句話:「啊,原來是這樣啊!我今天才看到真正的法輪功(學員)了。」

在臨床工作中,我們有義務帶教學生,我帶教完了,學生們總是好奇的問我:「老師課講得很好、很生動,您很隨和,我們看到來找您的病人非常多,技術這麼好,怎麼沒提主任醫師?」我很坦然的告訴他們:「因為不放棄信仰,被他們一票否決了。」他們都很同情,我告訴他們:對於修煉人來說這都是身外之物,沒甚麼不能放棄的,我擁有的是更好的。雖然我不能晉升為主任,可全院上下從院長到醫生、護士及病人都尊敬的稱我「主任」。我說:「我這個主任是眾人封的,比甚麼都榮耀。」來的都是醫科學生,我揭露自焚事件真相,一點就都明白了。

有的學生很真誠的告訴我:我們一來這實習,院裏就告誡我們哪科有法輪功,「你們要警惕,不要接觸」。經過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有些看了《轉法輪》後反響很大,有位小男生看完後,和我談體會說:「這書太神奇了!我看完後抽煙就是苦味,和書上說的一樣,不能吸了。」我告訴他:「你是在我這借書看後第三例不能抽煙的人,戒了吧!」他答應:「好!」他請求我把這本書留給他,並告訴我說:「這本書讓我明白了很多道理,我也知道了我外公為甚麼總用功能為別人治病,自己那麼痛苦,會死的那麼早,書上講的很清楚。」我說:「書你留下,好好珍惜吧!」

我利用醫生便利的職業,告訴世人法輪大法是正法,很多病人了解真相後,都是一個家族、一個家族的三退。我曾經收治一位病人,需要做手術,術前需要親人簽字,她對我說:「與丈夫不和分居了,沒人能來簽字。」我私下找到她丈夫勸說,她丈夫不但來醫院簽了字,還照顧她痊癒出院。時隔半年多,一次在街上遇到她,她克制不住自己把我抱在懷裏說:「您真好!法輪大法真好!您不但治好了我的病,也挽救了我的家庭。謝謝您!謝謝法輪大法師父!」這些年,向世人洪法講真相中,這樣的感人的例子出現了很多很多。

大法創醫學奇蹟

幾年前的一天,我的朋友帶著他的朋友徐女士來找我看病。徐女士四十歲左右,由她哥哥和妹妹攙扶著,很艱難的走到我面前,她面色蒼白,沒等開口就示意想坐,我趕緊扶她坐下。看這樣子病的很重。朋友介紹:她是單身,帶著一個女兒生活,在其它醫院檢查出晚期宮頸癌,挺可憐的,你幫幫她吧。一是再複查一次,確定一下是不是癌症晚期;二是你學的那功好,教教她。我對朋友保證:「放心吧,我會盡力。」

我為她做了體檢,子宮頸已經比正常的增大了幾倍,爛的像菜花狀,一碰就出血,盆腔如同硬板一塊,已經沒有了正常的解剖結構,醫學上稱為「冰凍骨盆」,是很典型的晚期宮頸癌,已經不能手術了。為了確診,再次取了活檢(即在病處取塊肉化驗)。報告很快出來了,和臨床診斷一樣,和前一家醫院診斷一致。她得知結果後萬念俱灰,哭著說:「醫生呀!我才四十歲,我走了,女兒無依無靠怎麼辦?」我說:「我們會盡最大可能延長你的生命,先去腫瘤科化療一段時間,再看能不能爭取做手術。」誰都知道現代醫學救不了她了,她的生命在倒計時。

我聽她打電話對朋友說:「你們要看我就早點來,我的日子不多了。」我很同情她的處境,安慰道:「你也不要太絕望了,有一條路可以救你,就看你信不信了。」她眼睛一亮:「您快說!」我告訴她法輪大法的超常,講述了很多很多例子,她很認真的聽著,悟性不錯,很相信。我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她天天念。借給她一本《轉法輪》,她每天讀。有空就看真相資料。她不叫我大夫了,說:「姐呀!有個請求:您只要當班,一定抽時間來看我,給我講法輪大法修煉的事,我愛聽,越聽身體越舒服。」我很驚訝她的變化這麼大,她像只歡快的小鳥,連晨起刷牙都在哼歌。醫護人員都不理解:一位晚期癌症患者,怎麼這麼開心?真少見!

沒幾天,她的管床醫師告訴我:「太神奇了!四天呀!再檢查包塊沒了!就算她用了幾天化療那個劑量,那麼短的幾天,是不可能的事。」他笑著說:「你天天來看她,我們心裏都明白是怎麼回事,太神奇了!」

病人不放心,一個月後去找了搞腫瘤的權威會診,專家很詫異:「哪兒來的癌症?開甚麼玩笑,一切正常,開甚麼刀,一定是你們醫院誤診了!」病理檢查是診斷腫瘤的金標準,她經過兩家醫院病檢確診是晚期宮頸癌,加上入院時典型的臨床症狀及各項化驗結果,晚期宮頸癌的診斷是毫無疑問的。她一五一十向專家講述她的病,專家根本不聽她的解釋。說:「你沒病找病呀!如果你實在不信我,你在我這再做一次檢查。」結果她真的又做了一次細胞學檢查,她拿著正常報單,滿心歡喜的打電話告訴我在專家那發生的事,她說:「專家不清楚我前面的情況,怎麼說他都不信,我自己心裏清楚。姐呀!我回去一定要給大法師父進高香!」

當時我正在學法小組學習,聽到這個喜訊同修們含著熱淚,紛紛給師尊敬香。

這個活生生的例子,對我後期洪法起到了良好的推動作用,接觸過這位病人的醫護人員,都見證了大法的神跡 ,私下都在傳著法輪功的神跡……

幾年後,我在公交車上遇到徐女士妹妹,她告訴我:「我姐現在可好了,和朋友一起去開工廠去了,她能遇到您太有福了,真謝謝您!」我忙說:「我哪有那麼大本事,要謝就謝謝我們師尊,是大法救了她!」

婦產科是個高風險專業,手裏捏著兩條命,醫療上突發意外的事,那也是防不勝防,從業期間,很難避免不出一點差錯。自從我修大法後一直沒有發生過醫療糾紛,不是沒攤上事,而是每次出現很棘手、很危險的事時,都能順利擺平了。我堅信,是師尊一直在我身邊幫我。

有一個讓我和同事們永遠難以忘記的接生經歷,現在想起當時的情景都心有餘悸,那真是驚心動魄!

那天我當班,一位產婦臨產了,她第一胎夭折了,這一胎是珍貴兒。我檢查後發現,產道沒問題,曾經順產過一胎,可這個胎兒過大,不做剖宮產是很危險的,可是她死活不同意手術,在觀察產程中發現是「枕後位」,正常情況胎兒是俯勢出來,他現在仰勢,就是頭位難產。我再次勸她剖宮產,她就是不肯手術,死活就要自己生。後來胎兒的頭好不容易娩出來了,可是胎兒太大了,肩膀又卡在裏面就是出不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嬰兒的面色由紅變青變白,在場的醫生,助產士、護士加我六、七個醫務人員上下忙著,推的推、拉的拉,招都使盡了,還是不行!大家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都清楚這孩子快保不住了,這可怎麼辦呀?我冷靜了片刻,立刻在心裏求師尊:「師尊!請您幫幫我救救這孩子吧!讓他走另外空間出來。」此念一出,孩子終於生出來了,但並沒有脫離危險。又經過短暫的搶救,「哇!」當我聽到嬰兒第一聲哭啼時,立刻癱軟在椅子上。我的天!他剛才是怎麼出來的?頭位難產、肩難產,九斤六兩的巨大兒,4800克一男嬰。一個小醫生說:「牛!您是我們科室的定海神針!」事後還有一位助產士對我說:「我真佩服你的淡定!」我馬上打住她:「你快別說了,那天到了我承受能力的極限了,這種事可不能有第二次,我告訴你們最後那一刻是求我師父才擺平的。」

產婦出院時我問她:你那天為甚麼堅持不做剖宮產要自己生?她說:我進醫院前街坊鄰居告訴我,找醫院那位法輪功一定能搞定!我就堅信你一定行,所以我非要自己生。

我修煉大法這麼多年,師尊一路呵護著我,太多太多的神跡在我身邊發生。醫療上看似不可能的事,都變成可能。有位老年婦女節育環戴了二十多年,已經嵌頓(就是卡在肉裏了)。經歷了三家大醫院都沒能取出,長期忍受著腰痛、小腹痛。我告訴她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師尊會保祐你的。」十分鐘不到,就幫她順利取出。

有一個快四十歲的農村婦女,是我同學的堂妹。因為不能生育,被丈夫拋棄,再婚也沒生。花盡了所有的積蓄,去過無數大醫院也沒治癒,醫生告訴她沒有希望了,只能考慮做試管嬰兒。我借師父的《轉法輪》給她看,不久她提一籃土雞蛋到醫院找我,還拿了一個十幾人的三退名單,還說她懷孕了!要用一百元錢買寶書《轉法輪》。我說不賣,她一愣,我說送給你,她歡天喜地的感謝我。

我能做的來甚麼?修煉大法我受益無窮,明真相的人們也跟著受益無窮。我經常告訴他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會有神護佑!」

我的故事暫時告一段落,要講述這麼多年的修煉故事,三天三夜也說不完,要寫能寫一本厚厚的書。我就是一名普通的醫生,利用自己的工作環境證實大法,使周圍的親友和同事、病人明真相得救度,沒有師尊的教誨就沒有我的今天,感恩師尊苦度!感恩大法!

我沒有多少寫作水平,只是講述我真實的修煉故事。一是向師尊交一份答卷;二是和同修們分享一下我得法後修煉成長的過程,如有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鄭州講法答疑>

明慧網第十三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