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先天腦癱的外孫女在大法中獲救(1)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四日】我叫馬忠波,曾患兩種癌症,是法輪大法使我重獲新生,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我的命,時刻看護著我。明慧網曾經刊登過我的真實故事。多年來,我時刻不忘師尊的教誨,實修自己,把自己當作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二零一五年,法輪大法在我家又出現了奇蹟:大法師父救了我大女兒和外孫女兩條性命!實證科學無論如何也解釋不了的案例,今天我把這個故事講出來,再現大法的超常與神奇。

一、醫院失誤,母女陷高危

二零一五年一月六日,我的大女兒在當地區醫院進行剖腹產,主任親自主刀。女兒的子宮和卵巢都有瘤,剖腹產後大出血,急需輸血時才發現血型不對──原來醫院疏忽,把女兒的Rh陰性血,化驗成了Rh陽性血。這種血型大約一萬個人裏才能有一個人,太稀少了,所以被稱為「大熊貓血」,當地所有的醫院裏都沒有。由於是醫院的失誤,所以他們就一直瞞著我們家人血型的事兒不說,只是用人工搶救:用三個人輪班不停的按女兒的肚子促使強行宮縮。當時醫生們都嚇壞了,術後都沒敢回家,一直在旁邊看著不許停手。我叫女兒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這樣從半夜兩點多鐘不停地按了六、七個小時,女兒好像才脫離危險。

可是孩子直到第二天天亮還一直在睡覺。我們餵她糖水到嘴邊都不吃。到了晚上,姑爺的六姨來了。她是哈爾濱的大夫,聽說女兒失血過多而醫生又不輸血,覺得奇怪,就去找大夫理論:「人失血這麼多為甚麼不輸血?按肚子幹甚麼?必須馬上輸血!」醫院的人這才告訴我們女兒血型特殊的事兒,醫院根本沒有這種血,怎麼輸?

姑爺的六姨要求看病歷。病歷上寫著女兒和孩子都是「高危」和「一級護理」。我們還想:孩子媽媽的高危情況已經知道了,那孩子的危險在哪兒呢?六姨是大夫,明白女兒這種血型生的孩子,如果和母親一樣都是陰性血就沒有危險,但孩子要和陽性血型的父親一樣就會有危險。而且此次又不是第一胎。孩子體內有陰陽兩種血就容易出現「溶血」症狀,就是孩子體內的兩種血排斥,互相殺死血細胞。這種情況必須得換血,把全身的血換成另一種單一的血。因是誤診,地區醫院根本做不了換血,必須得去哈爾濱的大醫院。

第二天孩子做了全面檢查。六姨和四姨把檢查結果拿到哈爾濱找大夫核實。確診新生的孩子是先天性腦癱、大腦發育不全,而且還有個腦瘤,像雞蛋那麼大,當時確診為良性瘤,

各項檢查結果一出來還沒到中午,醫生就匆匆忙忙把我們所有家屬叫到跟前說:孩子已經不行了,叫姑爺馬上在病危通知書上簽字。六姨要求馬上轉院到哈爾濱。我在旁邊親耳聽見醫生說:「不行了,已經來不及了,你的孩子已經到不了哈爾濱了,而且越移動她死的越快,她會出現心衰猝死。」

醫生說完後,姑爺的四姨把我們家裏人都叫到身邊,告訴我們來自哈爾濱的診斷結果:孩子已被確診是腦癱和腦瘤,已確定是一個殘疾孩子。雖然殘疾,但都不致命,現在導致致命和下病危通知的是孩子的血型引起的──孩子的血型隨他爸爸O型血陽性,與母親通過臍帶傳入體內的陰性血正相剋,導致孩子昏睡不醒。孩子不吃奶,各項指標都不行了,其中血糖是二點二,孩子已經無藥可治!

圖1:外孫女出生時的病情診斷病例(部份)。
圖1:外孫女出生時的病情診斷病例(部份)。

醫生說女兒以後也不可能再有小孩兒了,可能沒等出生在肚子裏就會死掉,而這個孩子的出生已是個奇蹟了。女兒此前已經有兩個孩子流產,當時我向她介紹大法她不信。再後來這次懷孕了,她偶爾聽聽師父講法、煉煉功,雖然沒有太用心,總算在大法的護佑下保住了孩子的命。

醫生的話對我和家人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彷彿天塌下來一樣,全家人都哭了。姑爺的四姨讓我和姑爺馬上把孩子的情況告訴女兒。因開始我們只告訴女兒孩子是脹肚入院治療。四姨讓我和姑爺想辦法讓女兒上七樓(女兒是在六樓生的小孩兒)來看孩子最後一點活氣。

我轉身奔出門外,卻不知去哪裏。姑爺見狀趕緊跑著追出來,流著淚對我說:「媽,不能說,春雨(我女兒)受不了啊。」我說:「不說也不行啊,總得讓她看一眼孩子吧。」姑爺說:「那也不能說,春雨真的會受不了,還是瞞一分鐘是一分鐘吧!」當時我們的心情真的無法語言表達。我流著淚對姑爺說:「還是想辦法讓她上樓來看一眼孩子吧!」

姑爺最後下去了,哄騙女兒說要她上樓來看看咱們的小寶貝兒。女兒由於失血過多,臉色蒼白,頭也發昏,連電梯都坐不了,姑爺一點一點的扶著她到七樓來看孩子。我流著淚到門外給早上剛出門去外地參加我娘家大哥家姪女婚禮的丈夫打電話,和他說了孩子的事兒。丈夫當時剛要吃飯,聽完電話馬上打車從外地往回趕。我大嫂見我的丈夫馬上就要走,知道肯定是情況危急。她隨後給正在醫院的二嫂打電話詢問,二嫂跟她講了孩子病危的情況,告訴醫院說已經治不了了,這樣在我大哥家參加婚禮的親戚們都知道了這邊醫院的事。

當時是臘月,因感冒來醫院住院的人特別多,樓上樓下的人也都知道了孩子的情況,不少好心人前來看望,都議論這個孩子是被醫院耽誤了。

二、絕望中求助大法

我簡直不敢相信發生在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我問姑爺的二姨:「孩子真的治不了了?」二姨也流著淚說:「可不是唄。」我又問:「那就等死了?」二姨又說:「醫院都治不了,我們又有甚麼辦法啊?」我說:「我是絕對不會看著孩子這樣不管的。」她問:「那你還有甚麼辦法?」

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法輪功又稱法輪佛法,無所不能,我要求助我師父幫幫孩子!現在我想給孩子聽師父的講法,你們婆家的人讓不讓?」他二姨愣了一下,說:「聽吧,聽吧,醫院都治不了了,你愛給聽啥就聽啥吧,四姨不也上廟裏去念佛了嗎?」我能聽的出來,他們不相信大法,但他們此時也沒有任何辦法了,若是有一線希望他們都不會同意我的。

我的修煉經歷告訴我,堅信大法就會出現奇蹟,我堅信只有大法師父才能救了孩子的命。那邊婆家的幾個姨和姑爺坐在一起商量讓不讓我給孩子聽法,最後認為我這個姥姥也是一心為救孩子,反正都這樣了,就別攔我了,想給聽就聽吧。

三、兩個夢都指向孩子

我娘家的二嫂和姪女當時也在醫院,聽說我要給孩子聽師父講法就極力的阻攔:「得、得、得,你可別整那沒用的事兒了,孩子都已經這樣了,你聽啥不也沒用嗎?再說那麼小的孩子,能聽懂啥呀?還讓人家婆家人笑話你!」

這時我想起了前兩天做的一個夢:我夢見了女兒死去多年的婆婆──我根本沒有見過她,也不認識她,她對我說:春雨這兩天就要生孩子了,你要和她好好照顧好那個孩子。當時醒來後我覺得很奇怪,就給姑爺打電話描述夢中情景和她母親的模樣,姑爺說我說的都對。我不明白親家母有五個親妹妹,為何只給我托夢,而且女兒還有二十多天才能生產呢。想到了這個夢,我更加相信我和孩子有緣,我一定要給她聽法,救她。

我和姑爺到樓下看女兒。女兒說:媽!太嚇人了!我問:怎麼了?她說她做了個可怕的夢:夢中她抱著孩子在前邊跑,一個男子拿著大刀在後面追,非要砍孩子。我和姑爺聽了都非常驚訝!這和孩子的病情相吻合呀!我們互相看了一眼,又互相搖搖頭:可憐的女兒對孩子的事還毫不知情呢。我想肯定是另外空間那個債主想要了孩子的命。此刻我明白了女兒的婆婆托夢給我,是她早就知道孩子會有危險。我是修煉大法的,她專找我讓我照顧孩子。

我立即打車回家取有師父講法的小廣播。回家後我先給師父上香,我跪在師父法像前:求師父救救孩子。我知道大法是超常的,但也得符合超常的理才行,眼下我的女兒和姑爺都不修煉,孩子又小,師父也不能隨便就給一個常人延長生命。我在心裏發願:以後我要負責教孩子修煉大法,並且從現在開始給孩子聽師父的講法。而且這是大法弟子家的孩子,我也更希望通過孩子出現的奇蹟讓更多的人看到法輪大法的美好。如果孩子真能跟大人修煉,師父管自己的小弟子理所應當啊。

丈夫當天下午就趕到了醫院。了解全部情況後,知道醫院已經沒有任何辦法了,就無奈的對我說:「快點把你那廣播(錄有師父的講法)給孩子聽聽,快點吧。」我想可能是因為丈夫親眼目睹了發生在我身上的康復奇蹟,在絕望之時,丈夫也想起了大法,對大法抱著一線希望。

四、孩子獲救了

我把播放講法的一隻耳機通過保溫箱的圓孔伸進去,用手拿著放在孩子的耳邊,我聽外放。我思想高度集中,用心和孩子一起聽師尊講法。當晚女兒的幾個姨婆及家人也都在旁邊兒陪著。

我只給孩子聽了師父兩個多小時的講法,天啊!孩子開始哭了!並且還會吃奶了!第一次孩子就吃了十五毫升奶。姑爺及家人高興得直拍大腿,連聲說:「快點兒,接著聽,快點兒,接著聽。」我又坐下給孩子聽了兩個多小時,孩子胳膊腿都能動了,哭聲也有力氣了,而且又吃了三十毫升的奶。

我們都感覺到孩子已經脫離危險了!是偉大的師尊救了孩子的命,姑爺親眼目睹、親身經歷了這令人痛徹心肺的過程,以至後來想起來都心有餘悸的對我說:「媽,太嚇人了,像一場噩夢一樣,真是太嚇人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幾個大夫來病房見孩子還活著,而且看起來還很正常。一個女大夫不停的自語:「這個生命力太頑強了!這個生命力太頑強了!一會兒馬上做全面檢查。」檢查結果出來了:孩子已經脫離危險,血糖回升到了四點五。出生指標三百二十多單位的黃疸一夜之間降了七、八十、一百來個。醫生不解的連說:「一宿就能降這些!?一宿就能降這些!?」

接下來,我那兩天天天給孩子聽法,我也一起聽,並不斷的幫孩子發正念。耳機壞了一個,我又去買了一付新耳機。回來後還是一個耳機好使,我對孩子說:「這沒辦法,只有一個耳機好使,你就先別聽了,我只能自己聽了。」姑爺在旁邊一聽就急了,說:「你不給我家孩子聽法能行嗎?不給我家孩子聽法可不行!」我說耳機壞了。他說他把兩個壞的接成一個。於是晚上在別人都睡了、燈光特別暗的情況下,姑爺把耳機用心的接好給孩子聽。

和女兒同病房的人在外邊看著我們家人哭哭啼啼的,知道了孩子的情況,都提醒我們,回病房不要表露出來,孩子媽媽知道了會受不了的,整個病房的人在女兒面前都絕口不提。

當時醫院的六樓、七樓很多人都在關注孩子的情況,開始聽醫生說治不了了,後來見孩子好了,就都好奇的問我:孩子是怎麼好的?我就和他們講大法在我身上出現的奇蹟,以及在孩子身上出現的奇蹟。許多人不得不佩服法輪大法的神奇:你不服還真不行啊。那幾天自願三退的就有二、三十人。

一次在商店,一個穿著時髦的女士問我說:「你家孩子到底是怎麼好的?」我說:「你怎麼知道?」她說當時她家人也在住院,親眼看見了我家人向親友哭訴的過程,也知道孩子的事,而且都知道醫院治不了了,但就是不知孩子是怎麼好的,心裏一直在惦記這事。我就和她講了是大法師父、是法輪大法救了孩子,她十分的感慨,說:「太神奇了,不信還真不行啊。」

五、巧妙的安排

告訴別人大法好也真的是一件功德無量的事。孩子週二出院了,出院後落戶時無意間正趕上村上辦農合(農村合作醫療)。其實早辦完了,只是材料還沒上交,落戶時正碰上,就順便也給孩子辦了農合。姑爺是城裏戶口、正式工人;女兒是農村戶口,原本姑爺的幾個姨說必須把孩子的戶口落在爸爸戶口上。後來見孩子有腦瘤、腦癱就不讓往爸爸戶口上落了,一定要改落在女兒的農村戶口上。他們以為孩子是個殘疾,週五去辦理出院手續時用上了農合,總共給報銷了四千元錢。報銷的醫生說從沒見過這麼小的孩子能報銷,但電腦上卻手續齊全。姑爺拿著錢高興的說這是偏得,根本就沒想到的事兒。因家裏條件不太好,他說這是相信大法好帶來的福份。

還有,如果此次孩子不是在本地出生,改在哈爾濱大醫院生產,綜合費用至少需要十萬、八萬的。憑我們這樣的普通家庭條件是很難承受的。冥冥之中已經有了巧妙的安排。

(待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三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