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寶清縣劉讓芳五年冤獄後又被劫持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一日,黑龍江寶清縣八五二農場一分場七隊法輪功學員劉讓芳,結束在哈爾濱女子監獄的五年冤獄,被釋放,卻又被八五二農場一分場派出所所長盧江等劫持回當地,現下落不明。

十月十一日,是劉讓芳結束五年冤獄的日子。劉讓芳的妹妹和朋友去哈爾濱女子監獄接她,在監獄門口,遇見八五二農場一分場派出所所長盧江等人。盧江問劉讓芳的妹妹來幹甚麼,劉讓芳的妹妹回答:「接我姐回家。」盧說:「你姐是重點‘保護’對像,給你姐都安排好房子了,燒了兩天火,離你大哥家不遠,離派出所也不遠,你回去照顧姐姐。」

劉讓芳的妹妹明確表示不會回去。盧問劉讓芳的妹妹是否去了省高檢、高法控告建三江黑監獄,還問寫了甚麼東西。盧還說「你別在外面瞎跑,學法輪功有甚麼用」等。

監獄辦事員要求盧江等人填他們的身份及職務,辦事員同時要求登記劉讓芳妹妹的身份證。劉讓芳妹妹說,證件在八五二農場的派出所(二零一三年,建三江青龍山洗腦班事件中,劉讓芳妹妹的證件被搶走)。監獄辦事人員說,說出身份證號就可以。隨後,監獄辦事人員讓劉讓芳妹妹到監獄「六一零」辦手續。

到「六一零」之後,盧江等人把他們帶來的相關證明交給「六一零」。王姓書記(女)和龔副連長分別給劉讓芳的妹妹照了一張像,說:「你大哥想你,給他看看,別介意。」劉讓芳妹妹問盧江:「我的身份證不是在你那裏嗎?」盧說:「我不知道,你得回去重新辦。」七隊副連長說:「你們沒有身份證,甚麼也幹不了。」他們還說:「你母親去世,你也沒回去,你的父親八十六歲了,你應該回去照顧他。」還說了很多偽善的話。

劉讓芳一出來,就摟著妹妹的肩膀說:「我要去我妹妹那,幾年沒見面了,現在我有自由,你說了不算。」盧江說:「不行,得回去落戶口,還得辦低保,挺麻煩的。」盧江等三個男的把劉讓芳硬塞進車,劉讓芳妹妹拽住姐姐的手不放,過程中互相拉扯,劉讓芳手中的包也被拉壞了。盧等人硬把劉讓芳姐妹的手拉開,還拿出手銬。劉讓芳妹妹說:「盧江,你不能給我姐銬手銬。」盧等人趕緊關上門,跑了。

到如今,劉讓芳解除冤獄已經一個多月了,至今被盧江等人劫持,下落不明。

劉讓芳女士,黑龍江省寶清縣八五二農場一分場七隊小學教師。修煉大法前,劉讓芳患有胰腺細胞瘤,四處尋醫問藥,每天痛苦不堪,生命垂危。一九九八年七月,劉讓芳開始修煉法輪功,很快身體得以康復。

自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修煉者以來,劉讓芳遭多次綁架、非法關押。她曾被劫持到建三江管局七星農場洗腦班遭受殘酷迫害,被非法勞教兩年、非法判刑五年。在臭名昭著的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劉讓芳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強迫坐鐵椅子折磨七天;關進禁閉室;做奴工:挑小豆、挑筷子;拒絕做奴工,就被戴手銬;絕食抗議非法關押,遭受野蠻灌食,灌濃鹽水。

二零一一年十月八日,劉讓芳在八五二農場中心廣場放鞭炮,講真相,被廣場管理員構陷,當地派出所把劉讓芳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哈爾濱女子監獄受盡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