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間主任探望同事被拘留、戴80斤重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寶清縣853農場退休工人李瓦夏,今年六十一歲,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原來衰老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年輕,在公司改組中被委以車間主任。二零零八年,因為看望朋友被非法關押到紅興隆拘留所,雙腳被戴著八十斤重鐐、雙手被銬在背後十幾天。

修煉前糟糕的生活狀態

一九九七年以前,當時四十三歲的李瓦夏身體狀況很差,夜晚失眠多夢,每當睡到後半夜,好像有人掐脖子一樣,喉嚨像有痰一樣喘不上氣來,在嗓子裏呼嚕呼嚕的又咳不出來。到了白天,精神恍惚、思緒不振、而且還經常頭痛、腰痛的也非常厲害。

上班工作中,李瓦夏儘量坐著幹,特別是到了冬天,洗臉、洗衣服,不敢碰涼水,工作中,不管上身、膝蓋以上多熱,兩個小腿都是涼的。而且左右小腿都有皮膚病(皮炎),左小腿更嚴重一些,就醫、偏方多年治療,不但未見好轉,而且面積還在擴大,左小腿皮膚逐漸發黑並有異味。

正值壯年的李瓦夏身體卻出現老化、怕冷、怕風。冬天冷風一吹,臉上、身上、手背都起包,而且奇癢,抓哪都不是。洗衣服時,水一泡,手背皮膚變白,然後就看到兩手背上有很多像指甲大小的紫色斑塊,周身都出現這一情況,毛細血管大面積堵塞,工作中稍微重一點的工作,就覺得搬不動,抬不動,扛不動,怕重活。精力下降,智力減退,體型變化也很大,腹部圓鼓鼓的,臀部肥大。

心性更差,妒嫉心非常強,看甚麼都不好,看誰都不行;個子高,膽子小,心胸小,又好爭鬥,稍不順心,就和別人爭執,不管事大事小從不認輸,而且長期怨恨別人長吁短嘆、怨天尤人、自私自大,整天是憤憤不平。

按真、善、忍標準做人 身輕體健

一九九七年,李瓦夏走上修煉法輪大法的路之後,由於不斷的學法修心性,按著真、善、忍要求自己,歸正著自己思想和行為,學煉五套功法,強身健體,身心受益。

學法煉功不足三個月,隨著心性的提高,李瓦夏的身體呈現出快速轉變。夜晚失眠多夢、喉嚨好像有痰呼嚕呼嚕喘不上氣來的現象也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睡得好,白天就會感到精力充沛,思想穩定,頭痛,腰痛、兩小腿、兩隻腳冰涼的現象有很大的改善。

特別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大家都是公開的集體讀法輪功書籍、煉功。李瓦夏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衡量著事情的好與壞。

因此,李瓦夏的身體也飛快的變化著,身體老化的現象不但消失了,而且還朝著年輕人的方向逐漸的轉化。冬天,冷風一吹,臉上、身上、手背,也不起包了,也不癢了。李瓦夏不戴帽子,不戴手套,穿著薄毛衣,穿著拖鞋,在自己門口,包括鄰居家門口,掃雪四十~五十分鐘,甚麼事也沒有,尤其在車間各項工作中,李瓦夏都充份體現出力量大,速度快,走路生風。

成為總裝車間主任 忍辱負重

一九九八年六月份,李瓦夏賴以生存的國有企業,由於產品滯銷,資不抵債,轉制及多種人為因素破產了。下半年重組,變成了股份制的民營企業,李瓦夏被董事會聘為總裝車間主任,同時監管各類鋼材保管、使用、發放;各類膠管、外協尼龍件;自制的鋼料件和鑄鐵件的驗收、保管、使用發放及全車間三十多人,每天每個人的工作任務或延續或轉換等,還包括廠外零活帶料加工,用料加工的定時定價,因此各類矛盾也都集中在他那裏。

李瓦夏遇到打的、罵的、討好的、請吃飯的、挑撥矛盾的、打小報告的、打匿名電話舉報他煉功的,諸如此類的社會敗壞的事情。特別是進入重組生產環節後,由於人心的浮動,思想的千變萬化,很長一段時間內,李瓦夏的工作開展難度大。真被假傷害著,善被奸猾嘲笑著,忍被當成膽小怕事從而被欺侮著。

李瓦夏隨著每天不斷的學法煉功,堅守真、善、忍的信仰,在大法中歸正自己,履行車間主任的職責,由於心性的提高,李瓦夏在工作中耐心細緻,不怕冷也不怕熱,耐餓、耐渴、耐疲勞,切實感受到了精神境界的提高,無病一身輕的美好。

非法拘禁在紅興隆拘留所 被戴八十斤重鐐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李瓦夏和妻子探望同事時,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當時還有外地來的三人,被853農場清河派出所的警察以「奧運」為名,非法抓捕到派出所。李瓦夏被一個認識的警察叫到警察室,他如實講了修煉法輪功的好處,和自己學法煉功、身心受益、道德回升,做好人,只做好事不做壞事,遵守國家法紀等。

由於853農場堅持要把李瓦夏等法輪功學員送到紅興隆管理局拘留所,他們被非法押到紅興隆拘留所已是晚上十點多了。李瓦夏被非法採取了左右手十個手指的指紋,被脫去所有的衣服檢查,抽去鞋底的鋼板,減掉褲子的掛鉤,拿走了腰帶,用手提著褲子,雙腳被戴上八十斤重的鐵腳鐐,雙手銬在背後,二十四小時殘酷迫害。

酷刑演示:腳鐐
酷刑演示:腳鐐

李瓦夏被非法關到六號囚室,進出的門不足一米高,一個大通鋪,裏面九個人,有一個殺人犯,其他都是搶劫盜竊的。李瓦夏被當成犯人關在其中,由於雙手是銬在背後,雙腳戴著八十斤重的腳鐐,在大通鋪上坐下,就站不起來,起來,就坐不下,整個情形完全處於不能自理的狀態。不能吃、不能喝、不能睡覺,自己沒法活動,沒法去洗手間。正值八月的天氣,室內悶熱。家裏人第一次來探視時,李瓦夏被非法剝奪了會見,給家裏人造成了很大的經濟損失和精神傷害。

中共酷刑刑具:手銬腳鐐
中共酷刑刑具:手銬腳鐐

李瓦夏被非法拘禁期間,被非法審訊時,由於審訊地點的變化,每次都要走四十至五十米的一段路,把銬到後面的手,銬到前面來,提著腳鏈子,腰要彎的九十度,甚至更低。由於身體被迫害,精神被摧殘,造成李瓦夏體質虛弱。這樣就走的很慢,由於腰彎的太低,腳鐐太沉,造成頭暈呼吸急促,走不動,停下來,休息一下,還要遭到警察兇狠的催促,致使他的雙腳的腳踝被鐵鐐磨壞的了幾處,留下的傷疤到現在七年過去了,仍然清晰可見。

就這樣,李瓦夏的雙腳戴著八十斤重的腳鐐、雙手被銬在背後十幾天,體力極度虛弱,再一次被非法審訊時,從囚室出來,走了二十多米,李瓦夏就摔倒休克了。拘留所的警察才慌忙除去他的腳鐐和手銬,直到「奧運」結束後,李瓦夏被放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