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走出消沉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三十一日】從九九年七二零到現在,大法弟子在這場史無前例的迫害中已經走過了十七年之多,在這正法的最後、在長期的迫害下,很多大法弟子卻出現了消沉狀態。修煉是嚴肅的,歷史上很多修行者都是毀於圓滿前的一刻,因此我們不能掉以輕心。

師父曾給我們講過一個婆羅門弟子在山中獨修的故事:

「在印度有個婆羅門的弟子修煉,修的很精進,在山裏他自己獨修。有一天一個獵人追一隻鹿,把這個鹿給射傷了。這隻鹿跑到他這兒了,他就把鹿藏起來了,保護下來了。他在山裏一個人很寂寞,然後就養這隻鹿。人啊執著心不注意是很厲害的,這種常人的可憐心、人心對情的執著,都灌注在這只小鹿上,後來他對這隻鹿就很執著了,最後這隻鹿簡直成了他最親密的伙伴哪,結果他就把很多精力用在這鹿上,他打坐的時候思想也靜不下來,在想給鹿吃甚麼,放鬆了他的精進。

過了些年,這個鹿有一天突然死掉了,他就非常痛苦。他總想這隻鹿,他就更不能精進了。這時他的年歲已經很大了,你不是修煉的人生命就不能延續,他不能修煉了,他生命就結束了。在他生命結束的時候他還沒有想他的佛法,他還在想這隻鹿,因此死後他就轉生成了鹿。」[1]

教訓是深刻的。

那麼,作為正法時期肩負歷史使命的大法弟子應如何走出消沉狀態呢?要走出消沉狀態,就需要我們從法上認識出現消沉狀態的根源是甚麼,師父講:「這本來已經是正法與大法弟子在修煉後期的展現,可是還有一少部份學員,甚至是老學員,卻在此時或多或少出現了消沉的狀態,鬆懈了精進的意志,沒有意識到這也是對正法時間的執著或不正確的後天觀念干擾造成的,從而被舊勢力先前在人類空間表層留下的干擾因素與邪靈、爛鬼鑽了空子,加大加強了這些執著與人的觀念,從而造成了這種消沉狀態。」[2]

由此我理解到,造成消沉狀態的原因為:第一,對正法時間的執著;第二,後天觀念的干擾。要走出消沉狀態,就需在這兩方面從法上提高。

檢查自己的思維,從迫害開始後,總是執著常人形勢的變化,總是從法中找像是要結束的句子,每當出現一件事時,心總是被帶動,每次心都隨著常人形勢的變化而浮動。

師父講:「從現在的形勢看,和我做的這個情況看,按照現在的狀態看,它們安排的這套東西也沒日子了,是不是?大家都在喊把江魔頭抓起來,只要一抓起來,這件事情就結束,就這麼快。」[3]沒能學這段法時,沒能從大法弟子的使命來正悟,抓緊時間兌現自己的使命,反而起了人心,盼望快點把魔頭抓起來,結束這件事情,完全沒注意師父緊接著還有這樣一句話:「大法弟子不要老是執著時間,不去完成自己應該做的事情。我拖著這個時間,也就是給你們、叫你們趕快去做的!」[3]

這幾天,邪黨的六中全會結束了,內心還是期望六中全會能有對大法有利的舉措,其實都是人心,還是把期望寄託於常人社會。我們唯有徹底去除對時間的執著,才能走出消沉狀態。

另外,後天觀念的干擾導致舊勢力留在表層的邪靈爛鬼也在鑽大法弟子的空子,給大法弟子帶來消沉狀態。

師父講:「現在迫害大法弟子的,舊勢力不敢直接幹,那些個有形的大的生命都不敢幹。現在幹的都是甚麼東西啊?都是蟲子之類的,細菌亂七八糟,都是這些東西。發正念是非常管用的!一滅成片成片的就滅掉了,可是它很多,宇宙多大啊,這個東西,而且宇宙的層次很多,你滅完了,不一會,時間不長,它又滲透過來,它又來,你再滅。就是不斷的這樣發正念,要堅持一段時間,才能夠明顯見效。不要覺的發完正念了,感覺好一陣,又不行了,你就失去信心了。我告訴你,它們就是用這個辦法在耗你,耗你的堅定信念,大家要注意這些事。」[4]

這使我認識到,師父要求大法弟子要經常發正念清除這些低靈敗物,有時我們明明有時間,可就是不想學法;有時剛拿起法,就有一些不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導致學法受干擾;有時正念只發五分鐘,甚至趕上整點也不想發正念。這些看似偶然因素,其實都是這些低靈敗物的干擾,在用螞蟻侵蝕大樹的方式,慢慢的把大法弟子拉入消沉狀態。正法已是最後了,我們必須從法上嚴肅對待這些問題。

修煉無小事,有時看似很小的一件事,都有它背後的淵源。我們需時刻保持在法上清醒起來,才能走好最後的正法之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