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著結束時間是圓滿不了的

淺談對「十年」的個人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六月六日】弟子無言感恩師父的苦度,僅將自己這一段學法以來對結束時間的個人體會向師父彙報一下,同時與同修們交流。由於我修得很糟糕,理解不到之處在所難免,希望慈悲指正。

昨天看到明慧網的一篇文章提到一個老同修一聲長嘆:「十幾年了,這魔難啥時候是個頭兒啊。」我不禁想起自己對結束時間的執著過程,很可怕,很危險。其實有了這個念頭,就是真的到了頭兒那一天,我們也圓滿不了,只有看著別人圓滿的份兒,多可悲呀!

記得迫害之初,國內環境太恐怖了,那種氣氛每時每刻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每天下班後都精疲力竭的,沒有了學法環境,提心吊膽的,怕心,不敢學法。總是趴在床上,痛苦的渴望著迫害快點結束吧。也不知道這種「渴望」就是強烈的大執著,太強烈了。

當初,好多大法弟子都是這麼想的,好多都意識不到、去不掉這個強烈的執著。師父看到了這個我們自己無法過去的一大難關,二零零二年為了我們不得不明示了這個問題,並且還講了:「當然不會再有十年了,也不允許有那麼長時間,它們壽命也沒那麼多時間。[1]」好傢伙,這下可有盼頭兒了,也有了精神了,頂多不到十年,幹!幹到底!可是,這個「到底」是有條件的,這個條件就是「十年」,要是超過十年還修不修了呢?還忍受不忍受這個魔難了呢?沒想過,那時就是堅信「十年」肯定結束圓滿了。個人理解師父講這段法的實質,是叫我們去掉對結束時間的這個強烈執著,師父在講到「十年」時,前面就講了一個前提:「不要怕時間長」[1]。我不是努力去掉自己怕時間長的執著,而是把師父講的「十年」形成了另一個執著,死死抓住不放,還覺得這是自己堅定的「信師信法」。豈不知,抱著執著不放的所謂「信師信法」實際上都是假的,是有求的。

就這樣,每到過年和7•20的時候,我都會不自覺的數一下,今年是迫害的第幾年了。特別是快到「十年」的時候,我在大紀元曾經開的微博上講真相,看到一個常人問一個同修:「甚麼時候開始大淘汰呀?」那個同修說:「2012年開始。」當時我很吃驚,他怎麼這麼肯定?是功能?還是師父小範圍講法說的?後來在大紀元上看到瑪雅預言的報導,甚麼水晶頭蓋骨出現,甚麼太陽紀年結束後2012年某月某日出現大劫難……就猜想到同修說法的根據可能是瑪雅預言。當時,就沒有想一想這不是法,而是結合自己對「十年」的執著,掐指一算,2002年到2012年正好十年,因此,對同修的說法深信不疑,這已經把瑪雅的東西摻進來了。

2012年的某月某日平安的過去了,迫害沒有結束,大淘汰也沒有出現。一種失落感油然而生,還陷在「十年」的執著中沒有馬上悟出來,對師父的那段「十年」的講法也產生了疑惑:師父說過的怎麼沒應驗呢?師父這麼高,講過的這段話怎麼可能不算數呢?那時候就沒想到向內找一找自己,偏離法這麼遠了也沒找一找自己,如果是真修的狀態是不能向外找的,找別人都不行,我竟然找到師父頭上來了,想起來真後怕,太危險了!

我現在不禁問自己:「你那時還像一個弟子嗎?不信師父你咋修啊?」我個人體會,就算我們只有對結束時間這一個執著,就是真的到了結束時間,你也圓滿不了,更何況我們還帶著很多執著沒有去掉呢。比如說我自己,我找了一下我自己,色慾之心一直都沒有去掉,前幾年還強烈的了不得呢,只是今年開始才放淡了,但是還不徹底。大馬路上看到漂亮的女人、穿著暴露的女人總習慣性的窺視兩眼,以前更差勁,簡直是色迷迷的盯著看。現在好多了,只要一看到就馬上把眼光迴避,提醒自己,但還達不到視而不見的成度,色慾──修煉起步的第一大關我還沒過去呢。有時感覺到自己修得真是太糟糕了,不配做大法弟子,更不配做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最對不起師父的苦度。假如「十年」真的結束了,別的同修不知道,反正我那時是肯定不可能圓滿的,我想有這種執著的也是肯定圓滿不了的。我深深的體會到了師父講的:「時間的延續是為了你們、為了眾生。」[2]師父延續時間的目地其中也包括為了一個小小的我,可不是我層次高了,達到師父要求、兌現了自己的誓約了,就乾等著圓滿了,我不在師父延續時間救度的生命之中了。

那時明慧網上也有同修交流,認識到了師父延續時間的目地。但是,我就出現過很壞的念頭:我圓滿不了我認了,那些不能圓滿的是自己活該,誰讓自己修的不好呢?但是,師父講的法不能變啊,就是我們被淘汰了,也要按照師父講的正法呀。表面上看自己還覺得自己挺大度,寧可犧牲自己也不阻擋正法進程。實質是在賭氣,跟師父賭氣,到「十年」了就應該結束。現在學法提高心性後絕對不是這種認識。師父來正法的目地是甚麼?是正法、是度我們、是救眾生啊,如果我們沒有得度,眾生不能得救,這是師父想要的嗎?不是。「十年」沒有結束,「只是弟子人心攔」[3]啊,如果我們都能夠正念對待這場迫害,迫害早就結束了。時間是怎麼延續來的?是我們無法想像的師尊的巨大承受換來的啊,是為了我們和眾生啊。再想想以前那種文革式的「大無畏」想法,我真的感到無地自容,只想用常人的一句話說自己:「你太不要臉了!」我個人對「向內找」又有了新的認識,「找別人」是行不通的,「找把我們從地獄裏撈出來的師父」更加絕對是死路一條。

我體會到執著結束時間實際上就是執著圓滿,認為自己「不是一般人了」,層次高了,貪圖自己大自在,忍受不了痛苦,不能以苦為樂,覺得自己做的不少了,到時間了,管他眾生死活呢,說到底是為私的,是自私和不慈悲的表現。這麼多的執著、這麼多的私心不去,怎麼可能圓滿呢?我理解做好三件事肯定圓滿,但是為了執著圓滿做三件事肯定圓滿不了,因為那是抱著常人心在做,是常人在做,得到的只不過是常人的福報。

基督教三百年才結束了迫害,我們修宇宙大法的豈能連修小道小法的都不如。更何況現在已經到了最後的最後了,邪惡遠遠沒有當初那麼恐怖了,壓力小的太多了,這時候真應該把對結束時間的執著放下了。迫害沒結束就是我們修煉、救眾生的機會,我們真應該萬分珍惜師父用巨大承受延續來的每時每刻,甚麼也不能執著,就是按師父的要求做好自己應該做的,圓容師父想要的。這非常重要,舊勢力為甚麼被清除了,就是因為它們想執著自己想要的,那麼我們怎麼還能執著自己想要的圓滿不放呢?堅信,一定要堅信,堅信師父給我們的都是最好的。最後,用師父的一段話作為我這個個人體會的結束:「時間的延續是為了你們、為了眾生。」[2]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麻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