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獄中被蓄意傳染梅毒 優秀公務員絕食抗議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古報導)二零一四年四月,內蒙古赤峰市敖漢旗稅務局優秀公務員吉曉東,因修煉法輪大法、做好人,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內蒙古第四監獄被迫害致腦血栓,被迫穿上梅毒病犯人的衣服而染上梅毒。吉曉東說:「我修大法無罪,不無罪釋放我,我決不吃飯。」現已絕食抗議半個月,身體極度虛弱。

吉曉東,男,四十七歲,本科學歷,原赤峰市敖漢旗稅務局局長後備幹部。修煉法輪大法後,吉曉東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修心向善,是全局上下所有職工公認的好人,業務好,人品好。他的業務可以說是全局最好的,多次在全赤峰市業務考試中名列前茅,被評為市級稽查能手,是局裏的重點培養對像。

再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一四年,被中共迫害了十幾年的吉曉東又一次被綁架,二零一四年四月,被赤峰市松山區檢察院、法院非法判刑七年,關押在內蒙古第四監獄(赤峰監獄)。

二零一五年八月,在內蒙古第四監獄,吉曉東被迫害致腦血栓,在「治療」過程中,不法人員給他穿患梅毒病的犯人的衣服,吉曉東被傳染上梅毒。後來,又把他轉到呼和浩特傳染病監獄繼續迫害。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開始,吉曉東絕食反迫害。獄警打電話給他的家人,要求其家人勸他吃飯。吉曉東接到家人電話時,表示:「我修大法無罪,絕食是為了抗議,不無罪釋放我,我決不吃飯。」旁邊的獄警接過電話說:「他這樣,你們也勸不了,他再不吃飯,我們就強制灌食,我們有辦法。」

現在吉曉東已絕食半個月,身體極度虛弱,更多迫害詳情仍然不得而知。

說公道話 遭非法關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晨,敖漢旗公安局局長張曉新把當時的幾個輔導員包括吉曉東,找到局裏,說明邪黨中央不讓煉法輪功了,讓他保證不上訪。吉曉東當時沒有配合,說明上訪是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權利,公安局無權剝奪。

當天晚上,大約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第二天在天安門遭到警察攔截。七月二十五日,敖漢旗警察把吉曉東等人綁架回敖漢,宮傳興等人給吉曉東戴上手銬,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後來,轉到拘留所,七月三十一日,被宮傳興勒索二百元後放回。

敖漢旗地稅局針對吉曉東依法的上訪給予「警告」,自治區和赤峰市地稅局開始受邪黨指使,要求吉曉東寫所謂的「思想彙報」,讓他顛倒黑白,辱罵大法、和邪黨中央保持一致。吉曉東一再澄清事實,說明真善忍是正確的,說明上訪是正確的。

被非法勞教兩年 被無理開除

九九年十月一日,吉曉東再次上訪,被北京警察綁架到西城區看守所。敖漢旗公安局警察宮傳興、肖玉光、地稅局副局長孟凡江、司機李明軍,把他從北京綁架回敖漢,十月六日,赤峰市地稅局局長王鳳來在會議上違反憲法,將其非法強行開除,剝奪工作權利,並在全市下發文件。

敖漢旗公安局局長張曉新、政委秦鳳山相互勾結,把吉曉東非法勞教二年。吉曉東的妻子不明真相,和吉曉東強行辦理了離婚手續,家產、女兒被帶走。一個好端端的家庭被邪黨拆散。

在赤峰市勞教所,吉曉東被剝奪人身自由,並被要求寫所謂的思想彙報,實際就是想讓他辱罵大法,他沒有配合。

後來,吉曉東被轉到圖牧吉勞教所遭受非人迫害和奴役。惡警們對他進行所謂的「轉化」。二零零零年三月,王曉東絕食十一天,抗議迫害。被非法關押期間,吉曉東在由於煉功多次被打,每人夜裏兩專職犯人輪流值班。犯人曹大虎多次打罵法輪功學員,有時用鞋底子打,有時打得上不來氣。

圖牧吉實際上就是一個勞改農場,每天強迫他們進行十五、六個小時的奴役勞動,還讓一些滿身惡習的勞教人員限制法輪功學員們的活動自由。那些勞教人員經常無端佔用法輪功學員們的錢財,還和警察互相勾結,迫害法輪功學員。

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三日,吉曉東終於結束勞教迫害,獲得自由。而此時,他的妻子已經再婚,敖漢旗地稅局又因為他沒有放棄修煉,沒有「轉化」,繼續剝奪他的工作。他沒有辦法,只得住在其他法輪功學員家裏,用手工刻寫蠟紙做真相資料。一天晚上,他和法輪功學員噴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標語,被惡人構陷,遭到惡警李鳳軍等人綁架。

在看守所裏,吉曉東幾次絕食,前後近三個月,抗議迫害,吉曉東經常遭到警察的打罵。四、五個人(警察與犯人)把他拖出屋外,按倒在地,強行灌濃鹽水等。公安局局長張曉新全然不顧他無罪的事實,把他報檢察院非法批捕,敖漢旗法院李潤賢、王麗華助紂為虐,枉法裁決,使得他無辜受刑五年。

酷刑演示:
酷刑演示: 野蠻灌食

在內蒙古第四監獄,教育科科長宋文濤、入監隊大隊長曾凡文、一中隊隊長錢有存以「轉化」為藉口,對他進行惡毒的迫害,指使犯人虐待他,讓他蹲著,雙手抱頭,十多個犯人輪流看著,不讓他站起來,不讓他睡覺,一連五天五夜,腿腳都腫了,襪子沾在腳上,和肉連在一起,惡警劉剛還用皮帶瘋狂的抽打他的雙手和頭部。吉曉東等法輪功學員還被關進小號迫害。

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手段就是不讓睡覺。再就是利用刑事犯罪人員,以減刑為誘餌,讓他們進行迫害。幾年時間,吉曉東受盡非人的奴役、折磨和迫害。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五日,吉曉東終於迎來和家人團聚的日子,可是,邪黨又把他綁架到赤峰市「法制教育基地」(及洗腦班),強制「轉化」。二十八日才放他回家。

敖漢旗新惠鎮派出所又用戶口作為藉口,強行讓他寫「保證」,非法剝奪他的工作權利。

呼籲有條件的人士搜集、曝光迫害者信息,共同營救。目前,只知道迫害方的一個座機號碼:04712398410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