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召開二零一五年法會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二日】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三日(週日),韓國二零一五年度「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在忠清北道俗離山青年城(Youth Town)召開。來自韓國各地的一千多名法輪功學員參加了當天的交流會,部份學員交流了他們修煉大法後,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做好人,身心得到健康,以及向社會各界民眾講真相的體會。

法會當天凌晨,學員們在集體煉功。
法會當天凌晨,學員們在集體煉功。

二零一五年韓國法會全景
二零一五年韓國法會全景

二零一五年韓國法會上,法輪功學員交流修煉心得
二零一五年韓國法會上,法輪功學員交流修煉心得

矛盾中找自己 全家喜得大法

來自慶北榮州的韓國學員金朝伊女士,從讀大法書那天開始,平生第一次開始反省自己,而之前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甚麼錯,不管甚麼事都是自己對、對方錯。

她的兒子從小就比別的小孩老實,嘴又笨,她總是對其發火或數落他,長期以來兒子成為她的心腹之痛。得法之後,她在自己身上找原因,發現是自己對兒子過高的期望,使自己和兒子陷入了痛苦之中。當她悟到都是自己的問題時,奇蹟發生了,一直被她認為低人一等的兒子,參加高難度的考試卻一個接一個地合格了。

她在得法前總是埋怨父母、丈夫和孩子令自己痛苦,和一些同事的關係也很緊張,但是得法後知道了都是自己的業力所導致的。由於能夠在矛盾中在向內找自己的錯,丈夫和兒子,甚至已婚的女兒,也都隨之陸續得法,一起走上了修煉之路。

身為新學員最近金女士參與了刑事舉報江澤民的聯署簽名活動,緊跟正法進程。在此過程中,她隨時向內去找自己的不足,擺正心態,用正念講真相,結果在榮州,僅兩個週末征到的簽名人數就達九百多人。

得法後改變人生 學會先他後我

來自首爾的韓國學員奇瑢吉先生,原來患有高血壓、肥胖症等病,面部青赤,性格也變得抑鬱自卑,服用昂貴的藥物醫治也無濟於事,活得勞苦、鬱悶。

剛開始修煉的第一天,他只是跟著煉了1-4套功法,就感到走路好像有人推自己一樣,非常神奇。當第一次讀完《法輪功》這本書後,他就把服用的所有藥全部扔到垃圾桶裏,決心「死活都要專一煉功」。

煉功一段時間之後,他的身體變化很大,又紅又青的臉恢復正常了。肥大的肚子也凹下去了,身體變得輕爽。以前不喜歡在別人面前露臉,如今大家都說他變得健康樂觀了。他的人生徹底得以改變。

作為一個開大巴的司機,他為趕上大巴每個站點的時間,往往開車過猛,且不允許出租車、轎車等插進來。由於他性格急躁,經常違反交通規則。一天, 他突然想起師父講的「先他後我」的法理,就捫心自問:我做到先他後我了嗎?出租車和轎車要插進來為甚麼就是不讓呢?他們也是有急事才會這樣做的。之後,再有出租車和轎車想插進來他就讓著他們,神奇的是,這樣做以後,他的大巴路線就會暢通無阻,也更能遵守時間了。

自那以後,他改掉了急躁的性格,開車先考慮對方。擺正心態後也就沒有違反交通規則的情況了。

二零零九年得遇大法後他認真地參與集體學法,通過交流也認識到了講真相的重要性,並積極參與大法的各種講真相活動。二零一零年當地為迎接神韻巡演正向主流社會積極推廣神韻期間,他自己也逐漸溶入到神韻的宣傳活動。剛開始,作為新學員對神韻賣票還沒有甚麼經驗的他,想到自己又沒有口才,對自己的形像也沒有自信,因此擔心自己到底能不能賣出神韻票。有一天他找到自己多年的客戶宣傳神韻,當時在生意上跟他有著多年之交的對方老闆欣慰地接受他的介紹,並說道,「老奇你勸說的肯定是好的。」這樣那老闆當場就跟他要了50張票,說是借此機會要給職員們送節日禮物。奇先生當時感受到師父的苦心安排,想到對像自己沒有甚麼口才的新學員師父也給予了賣票的機會而深深感動。

得法一身輕 修好自己救眾生

一九九八年九月在中國大陸得法的梁女士,原來不能吃生冷和辣的飲食,第一天看了師父的講法錄像後,就可以吃了。原來患有關節痛和胃痛,學法煉功不到半個月,也全部消失了。每天工作再累,回來煉完功,疲勞就消失了。她按照大法師父告訴的:要處處做好人,與人為善,不與人爭執,在利益上看淡。不再抱怨先生沒有給予自己安逸的生活,幹完活,人家給錢少甚至賴賬不給錢,也沒有與他們發生爭執。

九九年大法遭迫害之後,為躲避中國警察的騷擾和抓捕來到韓國,梁女士開始堅持每天在仁川碼頭講真相。面對態度不太好的中國遊客,她沒有動心,總是輕聲慢語、善心地給他們講大法讓人做好人的道理,她說:「在國內你們家的門縫裏也許有過大法弟子塞的真相資料。但是您知道嗎?哪怕是一個護身符,大法弟子都是不顧自己的生命安全啊。哪個人沒有家庭,沒有兒女?為甚麼冒著生命危險,給咱中國人講真相,做三退?我們都是中華兒女,是可貴的中國人。大法弟子大善大忍,我們就是為你而來,但願你們好人能平安。天滅中共時,咱中國人不受牽連。」很多中國遊客聽了她講的真相,都做了退出共產黨和團、隊的聲明。

過好家庭關 積極參與神韻賣票

來自慶南昌原的韓國學員金洪坤先生,大學畢業後,經歷了兩次事業的失敗,加上家庭不和,感到生活處處不如意,在身心疲憊中一天天地混日子。一天當他讀了《轉法輪》這本書時,突然間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明白了自己的人生為何如此辛苦。

一次,他因看不慣讀高中的兒子的長頭髮,就大聲斥責他,令兒子非常反感。事後他反省自己:沒有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沒有做到忍。意識到之後,他不再指責兒子,而是用溫和的語氣表達自己的意見。兒子長時間埋頭玩電子遊戲,也不像以前那樣動心,給他一個約束自己的機會。結果兒子改變了以往的態度,主動和爸爸搭話。不僅外貌打扮得很端正,還時常和爸爸一起探討自己的前途問題。父子之間變得相互信賴。

在修煉中,妻子給他製造了很大的磨難。開始時,每當妻子無理取鬧時,他也跟著動氣發火。後來悟到,和妻子的關係是修煉中必須要過的一關。一次,大發脾氣的妻子吵鬧著要和他離婚,最後竟離家出走了。他沒有埋怨妻子,只是用心照顧好兒子。想到:有師在,有法在。只要把心放下,妻子就會回來,家庭也不會破裂。結果沒過幾天,妻子好像甚麼事情都沒發生,跟往常一樣買菜回家,做晚飯了。從那以後,妻子一點點在變化,以往的蠻橫無理收斂了很多,家庭變得越來越和睦了。

他在積極參與神韻賣票過程中也提高了心性並救眾生。神韻巡演在韓國昌源共舉辦過三次。剛開始他覺得自己作為公務員工作太忙,而且工作日根本不能參與神韻賣票,誤認為在自己的情況下難於積極參與神韻,感到有些負擔。但是認識到無論如何還是要把大法擺在第一位,應該以各種形式來參與神韻。因為他知道,這是負有助師正法使命的大法弟子無可推卸的責任。

擺正心態之後,他在二零一零年參與神韻演出的準備過程中,先定下賣票計劃,把工作時可以接觸到的人列在賣票名單裏,有空就抓緊賣票。用大法弟子的正念和智慧,在單位裏既不過分打擾別人的工作,自己也不能長時間離開崗位的情況下,一天抽空去找一、兩個部門,向同事們介紹神韻。在講解過程中,有同意買票的人,更多的是拒絕的人,在此過程中也去掉了自己求名的心。又出來顧慮的心,他又從新調整心態,振作精神,更加堂堂正正的做。有兩個不同部門的人,聽了他的神韻介紹後,都買了票。在有的部門,平時和他不熟悉的人,聽到他介紹神韻,也有來買票的。他感到緣分並不只侷限在自己想像的人中。

二零一三年神韻演出準備時,他把賣票範圍放大到了親戚和家門。因為他平時不怕麻煩,積極參與家務事的處理,給家裏人留下了好的形像,結果讓幾十位家門親戚觀看神韻。通過此事,他悟到修煉人平常在常人中留下好的形像,不僅使他們對大法有好的印象,在類似的事情中,也可以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二零一五年的神韻演出賣票,他已經從面向親戚、熟人開始轉向社會主流階層了。

在舉報江澤民的聯署活動中擴大容量

身為消防官、來自仁川的韓國學員辛相敎,於二零零三年秋天,看到了在大田室內煉功點大樓入口擺放的法輪功介紹冊後得法的。還沒真正融入整體前的剛開始幾年時間裏,他參加集體學法的次數很少,自己在家裏學法煉功,真相活動也只是週末參加集體真相活動,因此對向內找去執著心這一方面,還只是停滯於認識階段,修煉的提高處於相當緩慢的狀態。

二零零九年他調到有碼頭、機場和唐人街的仁川工作。 剛開始參加集體學法和真相活動還是很被動,但是在輔導站站長的積極努力下,他慢慢認識到了講真相和集體學法的重要性。在仁川月尾島講真相點負責真相的事後,他提升了自己的責任感,這也使他變得勇猛精進起來,並整體配合,為了更好的救度眾生而費盡心思。

最近他在明慧網上看到在中國大陸遭受過迫害的同修們放下生死,積極參與控告江澤民的文章,也感受到了正法進程的緊迫感。7月份開始他也開始投入到全球聲援中國民眾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聯署刑事舉報江澤民活動。徵簽過程中,有積極簽名的人,也有雖然理解了江澤民的反人類罪也不簽名的人,不聽的人,帶著嫌棄的表情繞過的人等,世人很多的不同反應讓他擴大了容量,也成為了他提高心性的機會。

他交流到:「如果不是舉報江澤民的簽名活動,自己還無法真正看到自身的爭鬥心、嫉妒心、無視別人的心等。我從內心認識到了師父講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心性修煉與救度眾生是聯繫在一起的法理,我做的所有一切都是在為我自己而做。」

他說:「通過連續的簽名活動,弟子慢慢得到了鍛煉,現在不在乎對方的眼色,我堂堂正正的先上前很愉快的打個招呼,看著對方的眼睛,告訴他江澤民的反人類罪行和全世界正在發起的舉報江澤民的聯署活動。這樣世人都很痛快的簽名,有沒能簽名的人也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當我抱著猶豫的心態接近時,世人聽完後對簽名也很猶豫,當我堂堂正正的沒有一點疑心的發出 ‘你聽完真相一定要得救’的這一念時,世人也就很痛快的簽名了。」

法會結束後,學員們集體合影,在中秋節到來前夕,恭祝慈悲偉大的師尊中秋快樂。

修煉心得交流會在傍晚時分結束。後學員們集體合影,在中秋節到來前夕,恭祝慈悲偉大的師尊中秋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