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天國樂團」慶祝成立十週年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四日】為了慶祝紐約「天國樂團」成立十週年,二零一五年八月一日,紐約「天國樂團」的全體成員召開了修煉心得交流會。二十四位樂團成員分享了他們在這個項目中,見證修煉的殊勝、法的偉大、師尊的慈悲的心得體會。交流會開始沒多久,法會收到了李洪志師父為天國樂團寫的詩詞。

圖1-2:慶祝成立十週年,紐約「天國樂團」召開修煉心得交流會。


圖1-2:慶祝成立十週年,紐約「天國樂團」召開修煉心得交流會。

圖3-4:在法會上發言的紐約「天國樂團」成員
圖3:在交流會上發言的紐約「天國樂團」成員

紐約「天國樂團」目前有將近一百七十名隊員。此次法會,有四十位加拿大「天國樂團」隊員遠道而來參加。在發言的二十四位隊員中,將近一半都是老隊員,跟隨著「天國樂團」走過了十年的歷程,大家不約而同在各自的心得體會中回想起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師父親手建立這個項目、帶領大家走過的那段幸福時光。

「一轉眼十年快過去了,當年經歷過的事還是那麼記憶猶新,師父的指導,示範,手把手的傳授還是那麼歷歷在目。」

「回想當初,每個週末,師尊帶大家一起練習,大家積極性很高,一般從下午兩點鐘開始,一直練到晚上九點半到十點,來去路上各兩個多小時的車程,大家也不覺得累。」

幸福的經歷收藏於心,鼓勵著每一位隊員走好修煉路、承擔起大法弟子救人的責任。修煉路上,吃苦,是一定的。無論是新、老隊員,遇到的難關之一就是提高技術,其中的第一步就是識五線譜。

「我第一次拿到印有五線譜的曲子時,真是傻眼了,被嚇著了。小時候只學過簡譜,可這些五線譜每個音符都像個小蝌蚪一樣,怎麼區分哪,真是不知如何是好。這對一個五十多歲的人來說,簡直是太難了。」

「對於音樂,我沒有甚麼基礎。聲部長從甚麼是四分音符,一點點的給我們講樂理知識。」

作為一個軍樂團來說,每個隊員平時的基本功練習是必不可少的。不少隊員們遇到的提高技術的另一個難關就是沒有地方練習吹號。許多隊員都是住在公寓樓,練習吹號影響左鄰右舍,只能去外面找地方吹。

「當時正值冬天,我到家對面的公園,人很少,又空曠,我可以使勁吹不用擔心影響人。很多次練完號才發現腳凍的都沒知覺了,但練的時候一點感覺都沒有。」

「我在紐約上州上學,在學校附近租住的公寓不能吹號,所以每天要拎著號從停車場走一英里左右到教室,下課後去音樂練習室吹號,之後再拎著號到下一個教室上課。這一年就是這樣來回拎號,把臂力全練出來了。」

「我注意到公交站有加熱燈為乘客取暖,我就下班後到車站練,但時常被誤解為在乞討,遇到好心人還會給扔些零錢,也遇到惡搞的故意扔些鋼蹦逗著玩,最不可接受的是遇到一個流浪漢伴著我吹奏的旋律亂蹦,後來竟摘下破帽子向乘客要錢。」

紐約「天國樂團」中的許多隊員都是身兼數職,要想把在各個項目中的工作做好,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大家謹記師尊的教誨,不做劈苞米的「熊瞎子」,克服困難「擠」時間練習基本功。

「時間不夠用怎麼辦?只有一個字,那就是‘擠’……反正時間是能擠出來的,你放鬆一點兒,就會損失一點兒;你抓緊一點兒,就會得到一點兒。就這樣,真的像擠牙膏一樣擠出一些時間。」

「擠時間練習各種有助於吹號的項目對我的提高非常有幫助,直到現在,我還會在做飯的時候伸舌頭,休息的時候聽音準,洗澡的時候背譜和練呼吸,開車的時候聽曲子練指法。」

對於身兼數職的樂團隊員來說,平衡手裏的項目,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每每遇到時間上有衝突,不能參加樂團排練,尤其是有可能不能參加遊行的時候,對每一位隊員來說,都是一次心性上的考驗。往往,心放下的時候,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發言的隊員中,有好幾位隊員都提到過「病業」關的經歷,尤其是發生在參加遊行之前幾天、甚至是遊行當天。在這方面遇到的干擾形式就是,嘴周圍起泡,練習吹號時水泡破裂流血、咽喉腫痛、咳嗽、流鼻涕流到手離不開衛生紙、腿痛得不能著地……進而嚴重到咽口水都痛、喘不上氣整晚不能休息、全身都痛,連每根髮根都痛、頭痛得像是有個電鑽要把腦袋鑽個洞……

不論身體上遇到甚麼樣或輕或重的干擾,大家都能夠清醒認識到這是干擾,從而不受影響,該做甚麼就做甚麼,同時發正念清除、請師尊加持。

「我開始發正念,絕對不允許任何邪惡干擾我遊行,它們不配!臨遊行前我的腦仁兒依然很痛。當遊行開始,我的左腳第一步踏在馬路上、‘法輪大法好’的第一聲打出來時,瞬間就感到從我的大腦中心向四週,「唰」的一下像過了次電一樣,之前的疼痛感全部消失,我心裏大聲喊著:謝謝師父!」

對於樂團中的老隊員來說,堅持,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堅持做好,就更不容易。幾位隊員都坦誠的在心得體會中提到,由於遇到各種各樣的難關,不止一次的產生了退出這個項目的念頭。最終都是因為回想起當初從師父手中接過樂器時的幸福和承諾,使得自己打消了退出的念頭,繼續走下去。十年,在「天國樂團」,在有苦有樂中走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