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家破人亡 深圳張信燕控訴元凶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報導)張信燕女士,一九七一年出生於廣東省化州市,英語教育專業大專學歷,優秀職業教師,因為堅持法輪功「真善忍」修煉,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在香港結婚,當天回深圳,第二天即永遠回不了香港的家,中共當局以其不寫所謂保證、不放棄法輪功為由,不但不給她辦理夫妻探親團聚證(三個月一次來回),還將其港澳通行證取消,並威脅她先生配合,否則找他麻煩。在恐懼和壓力下,她先生與她分居一年後,被迫與她離婚。

張女士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一直被中共列入所謂「黑名單」,十五年沒護照,長期被迫流離失所,父母在迫害中離世,母親離世後被當局強行即刻就地火化。

二零一五年六月,張女士為自己的不幸遭遇、為被迫害離世的父母,控訴發起迫害的元凶江澤民。以下為張女士本人的控訴。

一、母親被迫害離世,被當局強行即刻就地火化

我母親名叫李輝明,一九九七年春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後很多病都好了。她以前心絞痛、肺病、風濕症、長年咳嗽、經常暈倒等等,走路走幾步就要停下來休息很久才能接著走,常去醫院打針吃藥,還暈倒被搶救過,因身體不好,提前病退。自從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很好,遠近聞名的「藥罐子」再也不吃藥了!

法輪功學員李輝明(張信燕女士的母親,已被迫害致死)
法輪功學員李輝明(張信燕女士的母親,已被迫害致死)

我最難忘的一幕就是:我母親每天坐在家樓房的大門口拜讀《轉法輪》,她在大門口讀法的情形連鄰居們都很熟悉,鄰居們都說:你沒有上過學,字怎麼都會讀?母親原來是文盲,她說看到《轉法輪》金光閃閃,不認識的字全都認識了。她和同修們一起學法,每人讀一段,她所有的字都會。

那時,我們每天和同修們一起學法煉功。我們四點起來去公園煉功,然後一起學法,學完法到處去洪法,堅持不懈。現在回憶起來,特別懷念。媽媽到處去洪法,告訴人們法輪功的神奇。

一九九九年初,父親因身體有病,也跟著母親煉法輪功,身體有所好轉,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黨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不敢煉了,病情加重,半年後去世。

張信燕女士的父親張懷亨,於99年迫害發生後不久離世

張信燕女士的父親張懷亨,於99年迫害發生後不久離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和媽媽、當地輔導站站長、輔導員、多位同修一起去深圳市政府上訪,一起被部隊抓捕,後一起被放回。媽媽被放回後,回到老家仍遭當地中共當局騷擾、威逼恐嚇不許煉法輪功。這麼好的功法不讓煉,師父蒙受不白之冤,母親想不通,精神受到巨大打擊後舊病復發。在化州和平農場醫院住院,中共當局還不放過,還被當局派人找「談話」、騷擾,被威逼恐嚇不准修煉法輪功,一年後,母親在被騷擾迫害中很快離世,去世時還不到六十八歲。到去世時她也想不明白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煉?

母親去世後,中共當局即刻要求就地火化,說對法輪功上頭要求必須即刻就地火化。親人提出要求土葬時,中共當局不聽任何解釋,說家屬不同意就來硬的,來了一輛運屍車,將屍體搶走、強行火化。

我從外地趕回奔喪,悲痛欲絕,匆匆見到已去世的母親一面,因當局當時還在到處找我,我不敢逗留,也不敢追究當局對我母親的迫害,就趕緊離開,那種悲痛無法用筆墨形容。直至十多年後的今天,寫到這裏,我早已淚流滿面,心裏的痛苦無法形容。到底還有多少法輪功學員像這樣的情況?親人因煉法輪功被迫害死了,家人不敢去追究,誰敢去追究可能還要搭上自己的性命。

為甚麼當局要立即就地火化我母親?為甚麼醫院也查不出來甚麼病就這麼早離世?為甚麼當局如此慌張,不給火化就硬搶屍體?中共當局到底對母親做了甚麼手腳?這些問題困擾了我十多年。後來看到幾百萬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離世、失蹤,被活摘器官,我才漸漸明白,母親就是被中共當局恐嚇、威脅、騷擾、甚至暗下毒手迫害離世。

化州市和平農場還有位法輪功學員黃偉,在廣東三水勞教所遭酷刑折磨、藥物迫害(飯中下毒、注射毒劑),之後精神失常,回家十二天後離世,明慧網有報導[1],在當地影響很大,當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慘烈可見一斑。

二、我被中共當局列為重點、打入所謂「黑名單」,十五年不給辦護照

一九九七年夏,經母親介紹,我也在老家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後,我的支氣管炎、咳嗽消失了,十八年來身體健康,我按照「真善忍」修煉、做好人,再也沒有上過醫院、看過病。一九九八年初,母親帶我到深圳,給哥哥嫂嫂們介紹法輪功,因當時三哥和四哥及嫂嫂們都在深圳工作,我們找到當地的深圳沙頭角輔導站,在東和公園每天和當地同修一起學法煉功,後來我也留在深圳工作,每天和同修們在一起修煉,我心裏很高興。

我因曾經和媽媽組織過多位法輪功學員到家裏來學法、教功,和母親一起做過一些輔導員的工作,又因我在當地比較有文化,經常和另一名輔導員組織大家一起學法交流,而且我家裏親人有八、九人學煉法輪功,因此,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一開始,中共當局就把我列為重點、打入所謂「黑名單」,導致我長期在外流離失所,到處搬家,沒有固定住所,甚至找工作都用化名,不敢回老家。

後來有一次聽大哥和姐夫說,中共當局曾懷疑我偷偷回到老家化州和平農場,藏在已去世的父母家裏,當時派出所就來抄家,但只找到經文,沒找到人,就把住在樓上的我的大哥抓去派出所,逼迫我大哥寫保證不再煉法輪功,否則送監獄。

後來,我通過關係把戶口遷到深圳,我去深圳市公安局申請護照,工作人員查過電腦信息後,說我在法輪功學員的「黑名單」裏,不給辦護照。迫害發生後的十五年裏,都不給我辦護照。二零零八年奧運會,中共當局迫於國際人權壓力批准我去香港旅遊,批給我港澳通行證,但還是不批給我護照。

三、公安叫囂:「你永遠也不能回香港的家!」

法輪功學員、原本應該生活幸福的美麗新娘張信燕女士

法輪功學員、原本應該生活幸福的美麗新娘張信燕女士

我在香港認識我先生,他是香港永久居民,我們於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在香港尖沙嘴婚姻登記處註冊結婚。結婚當天,我就必須回中國深圳一次(因我已逗留七天,我的港澳旅遊簽證是逗留七天往返香港,這個簽證是前些天剛申請好的,可以用一年,即一年可以多次來回香港),我先生交待我當天晚上回去中國深圳後,馬上準備好所有的證件,明天一早就去向深圳當地公安局申請夫妻探親團聚證(三個月來回一次)。

第二天(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六日),我先生和我一起去向深圳當地公安局申請探親證,結果當地公安局以我在法輪功學員「黑名單」上不批,並把我前些天剛申請好的一年有效來回的香港旅遊證件港澳通行證也蓋章取消了,有意讓我去不了香港。後來我去深圳市局上訪辦公室請求通融一下,他們說殺人放火可以通融,就是法輪功學員不可以通融,叫囂不寫所謂「三書」、不「轉化」,「你永遠也不能回香港的家!」

張信燕女士被公安非法註銷的港澳通行證

張信燕女士被公安非法註銷的港澳通行證

張信燕女士重新申請港澳通行證,被拒批(正面)

張信燕女士重新申請港澳通行證,被拒批(正面)

張信燕女士重新申請港澳通行證,被拒批(反面),理由為「有布控信息」(布置監控)

張信燕女士重新申請港澳通行證,被拒批(反面),理由為「有布控信息」(布置監控)

就這樣,結婚的第二天,我就永遠也回不去香港的家了。先生打電話給公安局,問為甚麼不批我來香港夫妻團聚?當局說我是法輪功學員,要我寫「三書」、保證不煉法輪功,還威脅我先生,要他勸我寫,否則找他麻煩。我先生很害怕,讓我寫「三書」保證與法輪功斷絕關係,不再修煉。我不寫,我先生勸我假裝不煉了欺騙當局,等當局批准我到香港後再煉。可我是修煉法輪功「真善忍」的,必須說真話,不能騙人,我修煉的心是任何人都無法動搖的。我先生很害怕當局找他麻煩、迫害他,分居一年後被迫與我離婚。

可見,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魔爪早已伸到香港永久居民的家庭,香港永久居民配偶是法輪功學員,連去香港探親、夫妻團聚的自由都沒有,還有甚麼人權可言?這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又一罪證。我第一天在香港結婚,第二天中共就不給我回香港,拆散我的家庭,我要讓全世界知道中共的這一大醜行、惡行。

現在,我家也沒有了,母親被迫害離世,我被中共迫害得家破人亡,中共當局還一直派人對我跟蹤、監視,伺機迫害。

四、中國的「柏林牆」一定會被推倒

我從香港回深圳後,在深圳市羅湖區東方學校任教(教英語)。東方學校在羅芳村,以前那裏的村民全逃去了香港,內地飢民「大逃港」一百多萬時,從羅芳村邊境逃過去很多飢民。我學校(深圳羅湖區的羅芳村)對面就是香港新界區的羅芳村(也叫絞寮村),學校緊挨著邊防武警中隊(它練兵的操場就是學校借用的操場,操場還有實彈打靶,經常聽到訓練時他們打槍的聲音,很響)。

東方學校有一千多名學生。在學校,我教學認真,工作敬業,不收紅包,家長送的紅包被我退回家長,為此還得到校長表揚。我每年都是家長支持率最高的班主任,每學期家長支持率全校第一、學生回校率第一,家長會開放日,家長到校率百分之一百,每學期學生的語文、數學、英語成績都是全校總分第一。校長在全校教職工大會上,號召大家向我學習。

我一方面認真工作,另一方面,我也想念我香港的家。學校要我報名填表評優秀教師,我沒有去報名填表,我沒有求這些的名利之心,我一心只想回香港的家。

學校邊上是鐵欄杆,鐵欄杆上面是帶刺的鐵絲網。我和香港新界區的家之間僅僅隔著這個鐵絲網,它就像一道「柏林牆」。「牆」兩邊是兩個世界,那邊就是自由的社會,那邊有我的家。結婚後,我天天對著那道「牆」,天天看著我香港新界區的家,天天盼著這個中國的「柏林墻」倒了,我就能回家。僅僅因為堅持信仰「真善忍」,我卻回不了自己的家。

深圳羅芳村外的鐵絲網(背後是哨所)

深圳羅芳村外的鐵絲網(背後是哨所)

鐵絲網的那邊就是香港新界區羅芳村,一片田園風光,我的家就在香港新界區

鐵絲網的那邊就是香港新界區羅芳村,一片田園風光,我的家就在香港新界區

我每天看到我的家,就是不能回,誰能理解我心裏的煎熬,這真是一種酷刑,中共施加的另一種心靈酷刑。我在這個學校工作了三年,看著這個「柏林墻」看了三年,直到我離開那所學校。我多少次做夢迴到香港的家,我夢見我變成一隻小鳥飛過了那個鐵絲網,那裏有自由,可以修煉法輪功……

我和我的家人所遭受的一切不幸、一切不公正對待,都是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造成的,他是這場迫害的罪魁禍首,迫害修佛之人,他必遭天譴,必遭人間法律的嚴懲。東西德柏林牆倒了,中國的「柏林牆」遲早要倒,也一定會被推倒,等著那一天!我想全中國明真相的人都會盼著那一天,都會等著、盼著中國的「柏林牆」倒塌、江澤民被送上歷史審判台、中共邪黨徹底解體的那一天!

註﹕

[1] 《黃偉生前在廣東三水勞教所遭受的折磨(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