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打毒針致死 山東於素芝控告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朱裏鎮西東坡村的法輪功學員於素芝,因堅持「真善忍」信仰,多次遭綁架,被關過拘留所、看守所、洗腦班、勞教所,遭受種種折磨。而她的丈夫王興國,更是遭警察打毒針而被迫害致死。

現年五十八歲的於素芝女士二零一五年八月九日向最高檢察院郵寄《刑事控告書》,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要求追究、公布江澤民的刑事罪責,讓世人看清這場迫害。

以下是於素芝女士敘述修煉法輪大法救命奇蹟及遭中共迫害的事實:

我叫於素芝,今年五十八歲,在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是遠近聞名的藥簍子,嚴重的肺心病,腫臉腫腿 ,幹一點農活就心慌氣短,四處求醫問藥,用過各種偏方,練過各種氣功,都未解決問題。再後來,身體一側麻木,因為經濟條件差,治不起病,我幾乎想到了死。一九九八年底,聽人介紹法輪功治病有奇效,我抱著試一試的想法,煉起了法輪功。結果真神!一段時間後,我真真正正地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並且懂得了做好人的道理,明白了甚麼叫身心健康,人也變得真誠、善良,每天樂呵呵的。

煉功不久,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出於小人的妒嫉,利用整部國家宣傳機器,污衊誹謗大法師父,全面發動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使許多老百姓受到欺騙。因此我決定進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證明法輪功的美好。

二零零零年,我三次上訪,三次被抓回,受到種種迫害,兩次被關進拘留所,一次關進看守所,三次被抄家。在家中無人的情況下,河灘派出所警察破門而入,搶走了家中所有值錢的東西,牽走兩頭牛,水泵、錄音機、風日記、小麥,騙走我丈夫一千六百元錢。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臘月二十三),河灘派出所警察把我從家中騙出,直接劫持到濟南勞教所非法勞教,因體檢不合格才放回。

二零零一年二月份,三、四個警察又把我拖入車中,拉到河灘計生辦銬在暖氣上七、八天。

丈夫遭打毒針致死

在二零零二年到二零一零年間,我和丈夫一直在外靠打工掙飯吃。丈夫王興國是個老實人,煉功後身體很健康,幹起活來跟年輕人一樣快。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日早上,丈夫下了夜班在回家的路上,被昌邑市國保大隊及都昌派出所綁架,八天後,六月二十八日上午,親屬接到通知讓到河灘民政所領人。他哥哥把王興國領回時,他完全變了一個人,目光發呆,臉色黑青,全身皮膚呈黑色,問他甚麼也想不起來。被抓前他一直很好,臉色白裏透紅,記性也很好,回家後他幾乎失去了生存能力,出了門連家也找不到。有一天他突然說:「警察給我蒙上眼,給我打了針。」我檢查他的頭上頭顱部位,發現有三個針眼,發紅、還疼。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五日上午,警察張強從網上打印了幾篇文章,問我文章是誰寫的,誰給上的網,我沒告訴他。他們氣急敗壞的強行把我送到濰坊看守所非法拘留,並於當天上午抄了家,抄走了所有的大法資料,將王興國也抓走。七天後,我被送到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勞教一年。王興國一字不識,被關進寒亭南孫洗腦班六、七天。洗腦班劉作保向親戚勒索六百元將其放回。

在勞教所裏,他們強迫我聽污衊法輪功的言論。有兩個人看著我,因為我不「轉化」,又延期關押了我三天,河灘派出所所長王長江、黨委副書記翟奇花、地方寺大隊書記陳素霞接我,他們不放我回家,直接把我送到朱裏洗腦班,十天後,勒索親戚一千元錢才把我放回家。

在我被勞教期間,被打過毒針的丈夫,生活不能自理,吃了上頓沒下頓,不知飢飽,不知冷熱,我出獄回家時,他已不成人樣。於一年多後,含冤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