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多人遭迫害 廣西陸川縣教師控告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九日】廣西陸川縣溫泉鎮長河小學教師、法輪功學員李春奎於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郵寄了《刑事控告書》,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導致她及家人遭受嚴重迫害。李春奎女士要求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追究江澤民的刑事罪責,將其繩之以法。

以下是現年四十八歲的李春奎女士敘述遭迫害事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出於個人嫉妒,利用手中的權力,對法輪功發起了瘋狂的迫害。我全家人遭受了巨大的苦難。我歷經了種種非人的肉體與精神折磨,被非法勞教三次,非法刑拘四次,非法強行高壓洗腦四次。十六年來,我手機、電話長期被非法竊聽、監控,單位長期安排人員非法暗中監視,限制人身自由、每到節日、敏感日,在家中或單位就會受到陸川縣政法委「610」、陸川縣公安局、城區派出所、社區等人員的非法監視、騷擾。

我丈夫謝桂新也被非法刑拘三次,非法高壓強迫洗腦四次,我大姐李春蘭、二姐李春娟、我母親龐玉英也遭洗腦、非法刑拘。兄弟姐妹的手機,電話受到非法的竊聽,多次受過騷擾、監視、威脅恐嚇,公安局邱樹華和「610」人員對我大哥李春林多次恐嚇,說這段時間不准外出,不准調離,不准提升,手機不准關機,陸川「610」劉桂初恐嚇說:我兩個小孩可以不給上學讀書,不准當兵,不准考公務員。

我母親龐玉英,原本疾病纏身的,修煉法輪功後,身體無病一身輕,然而在江澤民發動這場鎮壓運動後,她放棄了修煉加上承受不了兩個女兒及女婿的多次關押迫害的打擊,精神崩潰,身體變得極差,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九日含著悲痛的心情離開了人世。大哥李春林也在恐怖環境中,被嚇得過早離世。

下面是具體迫害的事實:

夫妻遭綁架 稚兒幼女無人看

二零零零年七月九日,高考剛結束,陸川縣政法委、「610」、警察對我丈夫謝桂新瘋狂的迫害。高考結束後,班主任馬上就要指導學生估分、填寫志願,可他們毫無考慮到千萬個家庭的期盼,學生的前途命運,社會的影響,陸川公安局政保科科長何磊光(現已退休)帶了幾名警察沒有出示任何證件、非法闖入我家進行抄家、非法拿走了能救命的大法書,強行給我丈夫戴上手銬,押上警車,非法帶走。先是關押在陸城派出所半天,晚上送去看守所剃光了頭,受盡折磨。關押三十天才放回家。

當時,我兩個小孩很小,兒子只有七歲,女兒才四歲。家裏需要丈夫的幫忙,小孩需要父親的關愛。可是只有我一人在家艱難地帶著這兩個小孩。他們抓我丈夫去非法關押的罪名:擾亂社會治安罪,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罪。一個守法的公民被套上這莫須有的罪名,真是天大的冤枉!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江澤民集團導演這場震驚中外的天安門自焚騙局出來以後,在二月六日清晨五點左右,陸川縣公安局副局長邱樹華又帶了幾名警察非法闖入我家進行翻箱倒櫃,一片狼藉,連結婚的新床床頭櫃被他們弄爛了,恐嚇正在床上熟睡的小孩爬起來哇哇大哭,幾分鐘之後就非法把我丈夫(不讓穿衣服、只穿睡衣)戴上手銬強行扭上警車拉到陸城派出所,二十四小時之後又非法送去看守所迫害。這令人恐懼的一幕給這兩個幼小的心靈印下了深深的傷痕。那天兩個小孩由於看到這種場面,心靈受恐嚇、心焦,整天不肯吃東西,不停地喊:我要爸爸、我要爸爸!爸爸要到甚麼時候回來,跟我們玩,公安叔叔是抓壞人的,為甚麼要抓好人呢?我爸爸是好人不是壞人。

7號那天,丈夫單位的副校長梁盛新和幾位領導去派出所看望我丈夫時,回來對我說:可以給他送點稀飯、日用品、被子。下午約四點,我哄著兩個小孩不要外出,我送東西給爸爸吃,很快就回來的。誰知道去了那裏就出不來了,警察說我也是煉法輪功的,來寫份保證書就給回家帶小孩,結果寫了保證書也不給回,安排一男警一女警在門口守住,到了晚上十一點左右,我鄰居唐軍武老師帶著兩個淚眼汪汪的小孩來到陸城派出所二樓辦公室找所長呂愛軍,副局長邱樹華求情,兩個小孩沒人帶不行,請求給一個回去帶小孩,可憐兩個小孩沒人帶都不讓回家。

婆婆遭施暴 小叔被綁架

由於監控了我的電話,七號夜副局長邱樹華伙同陸城派出所指導員陳漢輝(已遭惡報得心梗死亡)帶了五名警察去鄉下我家非法抄家。進到村口就像土匪進村,大吼大叫屋裏的人起床出來,嚇得年過六旬的倆老人魂飛魄散,全身發抖。一幫警察非法闖進屋裏抄不到書,我家婆何秀英老人知道法輪功書是寶書,不肯讓他們拿走。只說了一句話:你們來我家搜書是想撈證據害我兒子呀?邱樹華氣勢洶洶地說:你兒子、媳婦都早就抓進去了,是大學生、又是當教師,有文化的人煉法輪功,要整他倆一起去勞教。老人聽了這句話當時就暈了過去。之後這幫沒有人性的警察就分別把老人雙手反背,用膝蓋摁在地上。老人疼痛難忍喊了一聲:不能這樣,我腰椎增生不行呀。邱樹華兇狠惡煞地說:你現在就死,都無人可憐你。現在就是要整死你全家。另一警察快速地把搜到的法輪功書籍搶上警車。

又另兩名警察非法闖進剛新婚不久的小叔房間(小叔不煉法輪功)從床上強行把他拉出來,兩手反背用繩綁住,押上了警車,拉到陸城派出所。當時他隻身穿一套睡衣,不給穿棉衣外套,到了下半夜氣溫又強降。那時天氣冷,下著毛毛雨,艱難地熬到天亮,年過六旬的老爸從三十多公里遠的老家騎著自行車給他送衣服來,明明是關在陸城派出所,警察就是不承認,說這裏沒有這個人,害得老人又去找兩個派出所、拘留所走了半天。非法關押了二十四小時才放人。關押他的理由是:收藏法輪功書籍。

陸城派出所指導員陳漢輝惡行

八號凌晨兩點左右,陸城派出所指導員陳漢輝(已遭惡報得心梗死亡)氣勢洶洶的把去從我家搜到約十多本法輪功寶書拿到我面前,叫我要生吞下去。陳漢輝並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對我拳打腳踢,還把我雙手反背,用膝蓋把我摁在地上。當時我是站起來的,摁下我又站起來,他對我更兇,用手一把抓住我的長髮用力捏旋轉三百六十度,打累了,打出滿身大汗脫掉警服,脫掉棉衣,再來打我,要我跪下,我不跪,他更兇,用他穿的大皮鞋使勁猛踢我大腿,踢我臀部。打累了停一下又繼續施暴,嘴裏不停地罵一些髒話,粗話,說:為甚麼不交書,害得我冒雨抹黑三更半夜去你老家,你想死。一直對我施暴到天亮來人換班為止。

在這次迫害中,聽說警察去我老家途中,警車熄火兩次,要他們下去推車。再有,一個彪形大漢施暴我一個毫不反抗的婦女,我卻一點都不覺得痛。一切都是我的師父在為弟子承受著。我感到信心百倍,我有師父在,誰也打不到我。謝謝師父保護我!

師父的法理教導我們,修煉人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沒記恨這些警察,他們也是被江澤民集團綁架的可憐人。他們也是受害人,不悔過就沒有未來。陸城派出所指導員陳漢輝就已經遭惡報,得心梗死亡。

遭非法勞教

第二天早上,他們又把我轉到新洲派出所,關押在一間既潮濕又臭又暗的房子裏和三個賣淫女在一起,不讓家人知道。在兩個派出所裏非法關押了我兩夜一天,不准睡,不准吃,不准洗,飢寒交迫。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到了第三天,即九號,非法將我關進陸川縣看守所四十五天,之後又將我非法勞教兩年,劫持到廣西女子勞教所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月至十二月期間,陸川縣政法委610、陸川公安局脅迫教育局對我夫妻倆分別隔開進行高壓辦洗腦班迫害,「610」人員劉桂初威逼我丈夫謝桂新:如果不接受洗腦轉化,就把你老婆送去勞教,把你調離縣城到邊遠山區古城任教,你兩個小孩不給讀書。當時我的兒子正在讀初一,女兒才讀五年級,每天在校回家見不到父母,出去又看到別人歧視的眼光,沒有朋友跟他倆玩,心靈受到極大的傷害。這次迫害陸川縣「610」去我所在單位勒索一萬元,我丈夫單位(陸川縣中學)勒索五萬元,說辦洗腦班的開支費用要你單位負責的。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陸川縣國保大隊長陳明帶了幾名警察非法闖入我家、房間、陽台、車庫等地方非法抄家,搶走我的大法書、MP3、等物品,非法強行把我押到公安局,幾個面目惡狠狠的警察對我進行輪番審訊,逼供。二十五日晚連夜偷偷摸摸地把我拉到玉林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十天,之後又非法送去廣西女子勞教所迫害,非法判我一年半的勞教。當時我兒子正讀高一,女兒讀初二,正是心理生理髮育階段,需要家庭的溫暖,母親的呵護、關愛。而這次非法勞教給他倆的身心再次受到了巨大的打擊。

廣西勞教所監管法輪功的副隊長呂登雲、獄警潘池,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血腥迫害。在勞教所裏我遭受到非人的折磨。進勞教所的前三個星期,不讓睡覺,把我關在二樓的一間屋子裏罰站在一塊方磚上,每天從早上六點站到晚上十點。每天站到下午二、三點時,累得實在難以支撐,感覺全身疲憊,頭暈,也不准蹲下,睏了不准閉眼,不准見人,整天面對的就是兩個包夾,其中一個是傳銷勞教人員,另一個是高壓迫害放棄信仰的法輪功人員,窗戶用二層報紙在玻璃面上封住,不准見光,整天門窗關閉,吃飯是勞教人員打開一點門縫伸進去的,像餵豬,餵狗一樣。上廁所一天只准兩次,每次時間不到二分鐘,造成經常便秘。在那裏整天耳邊聽到的就是快點、快點!吃飯是快點,洗漱是快點,起床是快點,上廁所是快點。不給與家人通電話,不准家屬接見。每天起床時間必須比其它勞教人員提前十分鐘,晚上要等不是煉法輪功的勞教人員熟睡以後才能上三樓休息。時間十一點多,夜間起來小便還要派一個包夾去廁所看是否有人,因為不准我見到人,每天二十四小時都有兩個包夾監視。包夾是經過獄警挑選最兇惡的。能下狠手的勞教人員,如果發現包夾稍微有同情心、善心的馬上被換。前後給我換過五個包夾。勞教人員如果是被獄警選中當包夾的,得到的待遇是吃得好、減刑快。獄警使用這種毫無人性的手段,目的是摧殘人體,摧毀人的意志。最終使人屈服,放棄信仰。第四個星期開始的迫害,每天看誣蔑師父,看誣蔑大法的光碟,逼寫四書,即保證書:揭批書,悔過書,決裂書。每天寫日記,不按他們要求寫的就不准睡覺,我常常被迫害得晚上要十二點以後才能睡覺,身心摧殘迫害使我出現了高血壓症狀,頭髮白了,視力急速下降,受到很大的摧殘。

迫害仍在持續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一日晚上五點五十八分的火車,我送女兒去大學讀書,在陸川縣火車站過安檢時,被鐵路派出所警察搜身,搶走了煉功用的兩個MP3。十二日,鐵路警察把我劫持到陸川縣拘留所非法關押。到了第四天,即十五日,一女兩男三名鐵路警察去陸川拘留所把我帶回家,陸川國保大隊長陳明叫來一個鎖匙王到我家去開門,非法抄家,搶走了師父的法像。之後將我送回拘留所直到二十六日。

十六年來,經濟上也遭到嚴重的迫害,我現在每月的工資與同事同等相差七百多元,我的工資調資都遭到四次不准提升,高級職稱工資延遲五年掛鉤,又遭到停發十六個月的工資,這場迫害給我身心、家庭、事業、經濟、人際關係帶來很大的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