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剝奪博士學籍 武漢研發工程師控告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武漢市研發工程師李軍民,因為修煉法輪功、依法上訪講真相,被非法拘禁、強迫洗腦、被剝奪博士學籍。

現年四十二歲的李軍民於二零一五年八月一日向最高檢察院郵寄了《刑事控告書》,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導致他遭受嚴重迫害。李軍民要求最高檢察院追究江澤民的刑事罪責,將其繩之以法。

以下是李軍民先生敘述自己修煉法輪功身心發生驚人變化及遭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的事實:

1、修煉法輪功身心發生驚人變化

從高中開始我就逐漸多病纏身,久治未癒。了解到錢學森等科學界泰斗對氣功和中國人體科學研究的理性支持態度,我也嘗試過氣功鍛煉。但是從當時無數傳出來的功法中以及古代佛道兩家修煉方法的書籍中,我一直沒有找到適合自己鍛煉的、快速見效而又便於長期堅持的一種功法。甚至很多氣功是騙錢的。

到一九九六年六月,在華中科技大學電信系攻讀碩士研究生階段(一年級下學期末),因為各種醫療手段和鍛煉方法都未見明顯祛病效果,我的身體已經難以支撐學業的繼續進行。這時,氣功雜誌對暢銷書《轉法輪》的廣告簡介和《光明日報》上的一篇批判法輪功說是迷信的文章,分別從正、反兩方面引起了我的興趣,促使我親自去找當時我們學校法輪功煉功點的學員實際了解法輪功的情況,並向她們借了法輪功的主要著作來閱讀、研究。

通過功法介紹和聽了老學員們的親身體會,我了解到,法輪功和社會上所有別的功法都不一樣:法輪功修煉不講那些形式,學員們來去自由,而重視以「真、善、忍」為原則的心性修煉,並煉五套功法達到性命雙修;也不收學費,輔導員或老學員是義務傳功教功,不求名利,只積功德;個人的煉功時間也可以根據自己情況靈活安排,有時間多煉,沒有時間的就少煉,等有時間再補,但平時在遇到的各種矛盾、磨難中要重視自身心性境界的提高,心性多高,功才有多高;指導法輪功修煉的書籍可以通過書店去購買(我看價格遠低於當時其它類似成本的出版物),沒有錢買的還可以手抄;只要按照書中的要求去修煉,有沒有見過師父本人,效果都是一樣的。我又認真通讀了借來的《轉法輪》等法輪功的經書。法輪大法經書語言淺白卻蘊涵著博大精深的法理以及法輪功修煉者們的純正、祥和,深深折服了我──這就是我要找的修煉法門,我決定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開始修煉法輪功。

修煉法輪功以後,在很短的時間內,我身體狀況發生了驚人的變化。那些從高中階段開始接踵而來並長期折磨我的各種疾病,如:神經衰弱、偏頭疼,緊張、失眠、不能連續用腦,慢性胃炎、胃潰瘍、慢性十二指腸球炎,胸口疼、盜汗和咳嗽、陰虛火旺、鼻炎、鼻竇炎、關節疼等等,在不到一個月內、甚至有的在幾天以內就統統消失了,一身病就這麼神奇的痊癒了,人變得渾身輕鬆,精神飽滿。

同時,因為法輪功的著作教人用「真善忍」的法理指導自身的修煉,要求重視德行和心性提高,我的人生觀發生了根本變化,心性和思想境界大為提高,性格變得樂觀開朗,為人更加善良、寬容和真誠。修煉一個月後回鄉下老家時,一位高中同學說我比上個學期變化好大啊,性格平和多了。

因為修煉,雖然內心把個人名利看淡了、儘量順其自然,但法輪功的法理要求修煉人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我作為學生,放下個人名利爭鬥之心,只管去認真地學習知識。因為私心雜念少了,思想更加清淨專注,效率高,身體也好,所以學習成績更好了,有一門學位課考試還得了滿分。修煉後這一學年(二年級),我被評為該年度「三好研究生」。在五十多位同學中,我碩士一、二年級學位課總平均成績由當初考入時的最後幾名,躍升到第三名,申請並獲准第三年開始直接攻讀博士學位。隨後,修完了本專業博士學位課程,進入論文課題研究階段。

法輪功教導修煉人做事要先考慮別人。實驗室公用的電腦硬盤小了,逐漸難以滿足大家使用需求。父母家境困難的我,用自己的獎學金(當時約一千二百元)買了大容量硬盤裝在公共電腦上給大家用了好一段時間,直到有同學畢業轉讓電腦給我才拆裝回來做論文。

處於揚灰層的實驗室,每過一段時間就會積滿灰塵。因為整個實驗室面積很大,大家又忙自己的事,在沒有具體人值班搞衛生的情況下,往往每人來工作時就用抹布把自己的桌椅抹一下。我看到,大家坐在周圍落滿灰塵的環境中,而且大家在走動時,地上的灰塵還是會揚起來落在大家的桌上。真正解決問題只有把整個屋子的衛生搞乾淨。我就每隔一段時間抽空把整個實驗室的衛生徹底搞一次。同時用幾個拖把、幾塊抹布,把儀表桌上和地上的灰清潔完,每次一個人幹一個多小時才能搞乾淨。

曾經,一位師妹看到計算機系的一位同學在學校BBS上對我所在的電信系發了一封感謝信,講的是我偶然撿到一個錢包裏面有現金和多張銀行卡,我馬上根據錢包裏面的電話號碼聯繫失主本人來認領,並謝絕任何回報。她跟貼說:師兄一向不錯,學識和人品。其實,拾金不昧,對於真正修煉法輪功的人來說,是再平常不過的事。

在江澤民出於個人妒嫉而操控國家機器非法取締、打壓法輪功之前,因為修煉了法輪功,我感覺自己與健康、充實和幸福為伴,內心祥和而坦蕩,自身的變化也帶動著周圍環境向良性發展。

2、依法上訪講真相被非法拘禁和強迫洗腦、失去博士學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我持續了三年的修煉環境遭到破壞。

在被控告人江澤民濫用權力指揮下,各地公安機關大規模逮捕和拘留法輪功教人煉功的輔導員;七月二十二日,民政部、公安部發布非法取締法輪功的多項公告決定,無理宣稱法輪功為非法組織,直接剝奪和侵犯上億法輪功學員的信仰自由、結社自由、言論自由、上訪申訴控告權等《憲法》和法律賦予的基本權利與自由。被控告人江澤民濫用手中權力,操控全國電視、廣播、報紙等新聞媒體,滾動播放中央電視台編造的所謂「一千四百起因練法輪功自殺、死亡案例」等虛假新聞,大肆誹謗法輪功創始人和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進行妖魔化抹黑、栽贓宣傳,嚴重侵犯了法輪功創始人和法輪功學員名譽權。

作為修煉法輪功的受益者,我本著對政府的信任和對國家和民眾負責,於七月二十六日趕往北京依法上訪。希望通過向政府講明法輪功真相特別是親身修煉的體會,希望政府能夠明白實情、糾正錯誤。可是到達北京後,發現信訪辦成了抓人辦。北京警方和來自各地的警察、便衣在江澤民的權利指揮下,大肆抓捕依法上訪的法輪功修煉者。

由於北京的招待所在江集團的非法指使下不接收法輪功學員住宿,我只能在京城流浪,風餐露宿,等待能夠申冤講真相的機會。期間多次因為是法輪功修煉者的身份而被北京警察任意帶去派出所訊問,然後要求駐京辦聯繫學校把我帶回。由於上訪無門,冤情沒有結果,我不甘心就此被遣返,於是數次從駐京辦走脫,繼續漂泊。直到大概八月底,被房山警察非法拘禁到收容所(十六年了,已經記不太清名字,可能是個看守所,或是拘留所)非法關押十幾天,直到約九月中旬,校方派人把我帶回學校。

回學校後,學校領導把我和其他法輪功學員非法拘禁在利用後勤集團招待所辦的臨時洗腦班裏面,限制人身自由,強迫接受江澤民集團操控下的媒體、廣播、電視的滾動式謊言洗腦。並要求我們寫洗腦節目後的所謂「體會」和對法輪功的「認識」,逼我們「轉化」,並以學籍、前途相威脅。還利用家長、親情來逼迫;叫繫裏面的老師、同學用各種說法和人情來動搖;安排所謂的研究哲學和宗教的「專家」來辯論、說服我們放棄修煉。

法輪功所有書籍都是經過了正規渠道合法出版的叫人向善的書籍。法輪功師父並沒有收我一分錢學費卻使我明白了做好人和修煉的道理,並很快讓我獲得了身心健康。作為了解真相的法輪功的親身修煉實踐者和極大的受益者,我不願違背做人的良心去誹謗法輪功及其創始人,即使面對壓力也絕不應該去做那種傷天害理的事情,而是擺事實、講道理、堅持說真話。

通過了解事實,眾多師生明白了真相,有個研究生同學告訴我,他的導師聽到我這種情況後對我非常佩服,說在這種情況下還敢於堅持自己的理念和觀點的,難得。

在沒有達到江集團要求的「轉化」、「揭批」後,學校先對我強行休學約半年。回校後,仍不讓我繼續博士論文的研究工作,除非我妥協、違心地寫那些他們要的東西,否則只能先做碩士論文畢業答辯後離校工作。我就先完成了碩士論文答辯。然後去女友家,說明我得準備找工作了。

我女友的媽媽(後來的岳母)不甘心,對我因講真話和煉功而遭受不公正對待,問當時的系總支部書記馬某:為甚麼不讓他繼續博士學業,共產黨員不讓煉的話你可以開除他的黨籍。馬某說我不「轉化」,又套用了江澤民污衊法輪功的說辭。女友媽媽氣憤地質問:他們煉法輪功的講真、善、忍,做了甚麼壞事啊,邪在哪裏?!你們共產黨盡搞假的,吃喝嫖賭、貪污腐敗,你們才是邪教!隨後馬某告訴我女友的媽媽,讓我回校看個東西。我從女友家回校後看到研究生院貼的通知,把我的博士生學籍以私自外出為由取消了。

3、江澤民集團的迫害政策和謊言毒害,使我畢業找工作遭受歧視、通信自由被非法侵犯和被非法監視

當時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江澤民集團不遺餘力地對法輪功進行妖魔化抹黑。尤其是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被控告人江澤民接受法國《費加羅報》採訪時公然污衊法輪功為「×教」及後來的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以被控告人江澤民為首的犯罪集團策劃、炮製了天安門廣場自焚偽案,並利用中央電視台和全國範圍新聞媒體大肆渲染煽動,使不明真相的社會公眾、警察、官員和執法者對法輪功產生巨大的仇恨、恐懼,促使迫害形勢不斷升級,遍及各個領域和角落。

在二零零零年底,我論文答辯後離開學校去應聘找工作時,主動把親身經歷和事實真相告訴了那些招聘單位。本來很看好我,要錄用我的國內通信行業的幾個大公司的招聘主管,雖然面對法輪功修煉者無辜遭迫害深表理解同情,但顧忌於江澤民無理智的迫害政策在那時邪氣高漲著,也一時也不敢答覆接收我了。有的主管是校友,告訴我,其實不必要主動告訴他們我自己煉過法輪功,就像「六四」後很多參與者說自己沒有參與一樣,那樣大家可以當作不知道,應聘後你就上你的班,待遇會很好,但是你自己寫出來了,我只好寫上去(當時江集團的壓力對一些大公司造成的內部政策)。還有一家單位招聘主管在江集團製造的恐怖氣氛和謊言欺騙下,看到我的簡歷資料中提了法輪功的事,就放一邊不再看了。後來我應聘到第一個工作單位──武漢正遠鐵路電器有限公司(該單位的兩位招聘領導看了簡歷後,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委託熟人到我學校調研我修煉法輪功前後的真實情況,然後電話通知我決定聘用我)。

但在被控告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大環境下,由於我修煉過法輪功,在單位我仍成為暗中被職能部門非法監視的人。我的通信自由在江的政策下被隨意非法侵犯(在該單位蹲點的警官王某有一次曾經對我說,有人給我郵寄法輪功的資料。但我本人卻沒有看到寄給我的該信函,可見信件被私拆毀棄或者非法沒收了)。單位也因為江的迫害政策而受到了壓力。兩年多後,二零零三年五月,第一個單位找些看起來很可笑的藉口解除與我的勞動合同。我感到有些意外,因為有時候其實自己也想離職,但簽了五年合同。後來當時的人事主管蔣某說(她不知道當初我為甚麼煉法輪功),你(在學校)讀書就讀書,煉甚麼法輪功呢?說明單位還是因為這個原因受壓了。我該交接的東西都交出了,房子也退出來了。但應該歸還給我錢物的很多手續被拖拉,雖然我多次提出來要求歸還,但單位以各種理由拖延,我的碩士畢業證和學位證被非法扣留在那裏至今,以及每月付一千五百多元、已經持續還了兩年多的房款,合計約四萬多元人民幣,至今未歸還給我。

4、江澤民集團的恐怖政策,使母親失去合法修煉環境,舊病復發而去世

江集團製造的國家恐怖主義的迫害形勢,導致我以及同樣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母親,每天面臨來自各方面的巨大壓力。

我母親原來渾身是病(如疝氣而不能挑重擔,動過幾次手術也沒有治好,還有婦科病和痛風、脹風等,我還很小的時候就曾見媽媽多次被送急救),也是久治不癒。我把自己修煉法輪功後很快祛病健身的神奇經歷告訴了母親,母親也因此開始修煉法輪功。在她修煉法輪功不久後身體也很快地恢復了健康,甚至人看起來比以前更年輕,在家裏主動承擔著裏裏外外的很多事。

但在江的迫害開始後,因我被剝奪博士學籍,以及全國不斷發生的大法弟子被殘酷迫害致殘、致死的惡劣形勢(我以前身邊的校友、畢業於華中科技大學的碩士李長軍,因為修煉法輪功和向世人講法輪功真相,二零零一年被湖北公安迫害慘死,年僅三十三歲),這些都使母親整天提心吊膽,壓力極大。

而在母親生活的家鄉,因江澤民的非法迫害法輪功的政策下,平時能給予母親在修煉上幫助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限制了來往。母親從此失去了正常的修煉環境後,因母親文化不高,難以獨自堅持認真看書學法和煉功。在正常的修煉環境被破壞及長期的擔驚受怕下,母親的身體狀況出了問題,修煉前的病症再次出現,在二零零七年初母親病倒了,在一進食後又出現了多年前還沒有修煉時出現的急脹風(在我讀中學的時候,母親曾經有一次差點死過去)導致昏迷,被弟弟送到醫院後不治。

正是由於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直接地,導致我失去博士學籍、放棄了自己想要從事科研工作的人生目標,也進一步失去了當時待遇更高的工作機會,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道路;間接地,使我母親失去應有的合法煉功環境後,原本因為修煉而健康的身體,舊病復發而離世。

這些對個人和親人所造成的精神傷害、經濟損失難以估量。而我的這些被迫害情況及其損失,在眾多修煉過法輪功的公民中只是滄海一粟。

5、江澤民對好人的恐怖迫害政策,整體上摧毀著中國社會的道德和人性良知,使人人成為受害者

「君子坦蕩蕩」,在一個正常社會裏,人們不需要互相時時防範。可是「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文明古國,今天假貨、毒貨泛濫成災,各種詐騙案層出不窮,為了私利幾乎可以人人為敵,甚至近親之間滅門慘案也時有發生。誰兇、誰狠,誰會玩花樣、耍手段,誰就是強者,而且被人羨慕、吹崇。人們之間為了私利互相算計,或者互相表面恭維,拉幫結夥。誰淡泊名利,誰對人說真話,誰敢為了大局當面提意見和建議,誰就是愚蠢。誰不想往上爬撈權或者撈錢,那就認為不是「智商低」就是「情商低」,甚至是「神經病」。古代柳下惠能「坐懷不亂」,可是今天中國要是誰不喜歡美色,在江的淫亂治國帶動下,有些人簡直就認為應該是哪方面功能有問題。貪官們情婦成群,互相不斷刷新紀錄。他們權錢交易、權色交易的行徑又帶動著整個社會的敗壞。為甚麼成了這樣?看看「真善忍」的信仰和實踐者法輪功學員們這十六年來的遭遇就知道了。

當監獄或勞教所的販製假藥、吸毒賣淫、殺人放火的其他在押人員能因為虐待、逼迫「真善忍」修煉者放棄信仰而減期的時候,那些犯人學到的是甚麼?不就是等於告訴他們千萬別回頭做好人、做好人還不如做壞人嗎?

當教師和家長逼著自己的學生、孩子,「為了前途,胳膊扭不過大腿,哪怕寫個假的保證也行」,他們在告訴下一代甚麼?不就是顛覆傳統是非觀、道德觀的那套漢奸邏輯嗎?

當逼著法輪功學員違心揭批、出賣自己的恩師、出賣自己的好同修的時候,不等於告訴人們:為了保護自己的個人利益,甚麼傷害別人、甚至恩將仇報的事都可以做嗎?告訴人們不必要講甚麼誠信和節操、忠貞不渝嗎?

當醫院因為江集團邪惡至極的迫害政策、能背地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而紅了眼後,擴展到社會上帶來的是甚麼?為甚麼街上有小孩被挖眼睛,流浪漢被活摘器官後拋屍?還有甚麼底線可言?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中國人相信善惡因果的天理循環。誰做的事都得自己去彌補、償還。明智的官員們會及時迴避,潔身自好。但在江集團誘惑、脅迫下參與了迫害好人的那些各級官員和工作人員,因迎合迫害政策而扭曲人性、欺騙良知,這何嘗不是一場在摧毀著他們良知和真正生命的浩劫?他們也是真正受害者。而這一切,被控告人江澤民為罪魁禍首。法輪功學員控告首惡江澤民,也是在用慈悲喚醒良知,包括給那些曾經的助惡者及早回頭的機會。

如今,江集團的罪惡在全世界都捂不住了,正義的潮流、歷史前進的巨輪誰也擋不住。誰想擋,那都是螳臂擋車。就像曾經數年參與蘇家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眼角膜的醫生的前妻,終於在二零零六年站出來曝光這驚天黑幕,隨著良知的覺醒,為了給自己和家人的贖罪,將來各級官員和各領域中也必然會有更多的迫害知情者、參與者站出來指證:江的非法迫害政策,脅迫他們參與過哪些環節。江澤民集團的倒行逆施所帶來的對中國人民人性良知的空前浩劫中,人人不自覺地因此都成為了受害者。人人都有權利控告江澤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