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朝陽區老夫婦控告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一日】家住北京市朝陽區雙橋雙柳巷小區的退休老夫婦郭書考、朱秀珍於一九九九年前修煉法輪大法,在大法中深深受益。九九年七月江澤民迫害開始後,一家屢遭迫害,經濟、名譽、精神都受到很大損失,兒子被非法判刑十年(現已移居美國)。

現在,郭書考、朱秀珍對發動迫害的元凶江澤民提出控告。

郭書考、朱秀珍家在1999年、2000年、2001年、2007年總共被抄家4次,被抄走了大法書籍許多、師父法像、香爐、蠟台、講法錄音帶、手機三個、錄音機3個,這些物品總計價值5000元左右。除了經濟損失,反覆抄家也擾亂了他們的正常生活環境,使鄰里之間對他們另眼相看,毀壞了家庭的名譽。

下面是夫妻二人陳述的遭迫害經歷:

一、郭書考被非法關押四次、強制參加洗腦班一次、流離失所一次

1999年10月,我在自己家中看師父講法錄像,被非法闖入的國保「610」人員伙同派出所人員綁架到北京市朝陽區長營看守所,拘留15天;

2000年1月,我因在戶外集體煉功,被國保「610」人員伙同派出所人員綁架到北京市朝陽區長營看守所,拘留1個月;

2000年12月,我因去天安門廣場打橫幅證實法,被警察抓住送往北京市海澱區看守所非法關押15天,又轉回北京市朝陽區長營看守所關押15天;回家後,由於單位怕我再去天安門,就派了專人24小時監視我,為了擺脫監視,我被迫離開家,偷偷跑回原籍所在地,造成流離失所,邪惡一直到處抓捕我;

2002年通過威脅、非法軟禁我女兒,得知我所在地,抓捕我回來,強行參加洗腦班,在洗腦班逼迫我放棄修煉;

2007年5月,為了迎接北京奧運,當局以維穩為名,對我地區進行了大搜捕,警察及「610」人員深夜闖入我家中將我與老伴綁架到北京市朝陽區三間房派出所,第二天一早又將我轉移到一個賓館非法軟禁了一天,因為我血壓高,經醫生測定有生命危險才被放回。

二、朱秀珍被迫流離失所一次、非法參加洗腦班一次、非法勞教一次

2000年由於單位通知我參加洗腦班,我不願參加,便離開家回到了原籍所在地,在流離失所這段期間,「610」人員不斷搜捕我,單位還停發了我半年工資,最終在對我女兒威脅、軟禁的情況下,得知了我的居住地,將我抓回;抓回後強迫我參加洗腦班,並逼迫放棄信仰。

2007年5月,為了迎接北京奧運,當局以維穩為名,對我地區進行了大搜捕,警察及「610」人員深夜闖入我家中將我與老伴綁架到北京市朝陽區三間房派出所,第二天一早轉入北京市朝陽區長營看守所關押30天,又轉入拘留所關押7天,再轉入調遣處關押37天,最終在北京市大興區天堂和女子監獄勞教2年。在關押期間不斷對我進行洗腦,看誣蔑大法及師父的錄像,強制放棄信仰;在調遣處期間,對我人格進行侮辱,不讓上廁所;在勞教所強制勞動,種地、加工茶葉、加工奧運紀念冊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