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家破人亡 河南省禹州市教育局職工控告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南報導)王向紅,女 ,四十七歲,河南省禹州市教育局職工,和父母及雙胞胎弟弟修煉法輪大法,但是在過去十幾年中,全家人被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王向紅向最高檢察院、法院控告江澤民的罪行。

王向紅在控告書中說:「在江澤民發起的這場迫害中,父親王景華和弟弟王向上被迫害致死。我被拘留、罰款,還被關進洗腦班迫害,並被單位開除(後恢復工作)。我母親承受不住這樣的打擊,尤其是我弟弟被迫害致死後,白髮人送黑髮人,她老人家經常無故哭笑,風燭殘年的老人在孤獨與痛苦中聊度殘生。」

全家人在大法中受益

我從小老實本份,因為看到父親、母親修煉法輪功後,身體變化非常大,通過讀師父的主要著作《轉法輪》,我明白了人要想獲得幸福、平安、健康,必須從做一個好人做起,多站在對方的立場上思考問題。從此,我工作中不計較個人得失,不圖名利,認認真真,從內心嚴格要求自己。那段日子,我心裏總是充滿了快樂和幸福。

我父親叫王景華,生前是禹州市教育局職工。父親身體一直不好,有幾十年的高血壓病史,每天吃好幾樣藥,加起來有一小把。一九九七年,父親經人介紹開始煉法輪功,僅僅幾個星期,他感覺身體較以前比好了很多。自那以後,他再也沒回單位報銷過醫藥費,每月可為單位節省幾百塊錢。從此,我父親逢人就講大法好,並熱心的向人推薦法輪功。

我母親叫田愛琴,今年八十多歲了。得法前,我母親曾經出過車禍,左胳膊有三處骨折。手術後,醫生說,傷好後,你的左胳膊永遠不會舉過頭頂了。確實是,我母親從那以後,左手從未抬到頭上過,最高能摸到耳朵。母親煉法輪功後,不知不覺的有一天,我們發現她的左手會梳頭了,手舉的很高,這真是奇蹟!

王向上
王向上

我弟弟叫王向上,和我是雙胞姐弟,大學本科學歷,生前是原禹州市火力發電廠車間副主任。弟弟一直腸胃不好,飯量很差,經常胃疼。他也是看到父母的變化才開始對法輪功感興趣的。弟弟是個很理性的人,他剛開始只是讀師父的著作,把師父各地的講法都讀過後,他才決定修煉法輪功的。他一修煉就非常堅定。工作中勤勤懇懇,時刻記住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廠裏經常要出去維修機器,弟弟維修機器的費用能比別人少幾千元。為此,廠領導在職工大會上公開表彰我弟弟,並號召全廠職工向我弟弟王向上學習。

江氏集團迫害 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一九九九年七月,一場橫禍降臨中華大地,江澤民以一己之私悍然發動了一場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殘酷迫害。也許因為我父親是義務輔導員,所以迫害一開始,我們家就被作為重點。一九九九年七月底,我和父親被強迫參加洗腦班,從此,我們頭上就像被戴了一頂帽子,走到哪都能看到鄙夷、嘲笑的眼神。

一九九九年十月底的一天夜裏,天下著雨,我家門口停了兩輛警車。公安局政委李金亮和政保科科長張冠林帶著幾個人闖入我家,他們說聽說我父親要去北京,要把我父親抓走如何如何。父親是經過各種運動過來的人,本來就膽小怕事。在長期的恐嚇、壓力與屈辱中,我父親罹患腦溢血,在二零零零年元月含冤離世,那年父親才六十八歲。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弟弟正在上班期間,禹州市電廠紀檢書記張喜中突然把我弟弟叫到辦公室,要我弟弟在法輪功的問題上表態,我弟弟說:學真善忍做個好人沒有錯!就這一句話,張喜中就讓保衛科給政保科打電話,說我弟弟態度頑固。一會,政保科的張冠林、夏玉霄等就將我弟弟直接綁架進拘留所,一關就是兩個多月!這期間,電廠派人去拘留所強行與我弟弟解除了勞動合同。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弟弟坐上去北京的火車,到天安門廣場喊出了自己的心聲:「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他被綁架到北京懷柔縣看守所,遭毒打後放出。弟弟回來後,政保科夏玉霄等就到處抓他。我弟弟有家不能回,從此走上流離失所的道路。後來,公安又說我弟弟參與散發法輪功傳單了,我弟弟又成了通緝犯,被上網追捕!

弟弟流離失所期間,我們家的所有親人都受到騷擾。我家,我的兩個哥哥的家門外,經常有人蹲坑,有時會突然半夜上門盤查。一家人提心吊膽的過著日子,承受著街坊鄰居們的種種猜測與不解。另一方面,我母親又非常思念兒子,又害怕他回來會被抓走,整日在坐臥不寧中度日。整整六年,我們沒見過弟弟!我們不知道那兩千多個日日夜夜弟弟是如何度過的?也不知道他承受了多大的痛苦與磨難!

二零零六年六月初,國保大隊的夏玉霄等突然找到我姪子,我姪子在刑警隊上班,他們命令我姪子在短時間內必須找到王向上,否則,開除我姪子的工作。我姪子往哪去找叔叔?他真的被停止了工作。後來,無奈之下,在好心人的幫助下,我姪子被迫調回農村去工作。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九日,被迫害的瘦骨嶙峋、奄奄一息的弟弟,突然出現在老家門外的公路上。他搖搖晃晃走到門口,一頭栽倒在地。我弟弟永遠沒有再睜開眼睛……那年,他才三十八歲。

我弟弟是正規大學畢業的高材生,生前有美滿的家庭和事業,對生活和工作充滿熱情與嚮往。僅僅因為修煉與信仰,就這樣被迫害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