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勞教所酷刑折磨 河北東光縣程桂君控告元凶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滄州東光縣東光鎮北街村程桂君女士二零一五年六月份向最高檢察院郵寄刑事控告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迫害導致她遭受種種酷刑、家破子亡。

程桂君女士一九九八年有緣拜讀了《轉法輪》,書中的法理使她心裏豁然間敞亮起來,大法 「真、善、忍」的法理成了她生命的全部和時時遵循的標準,從此她開始修煉法輪功,多種疾病全部消失,家庭越來越和睦。在江澤民瘋狂迫害法輪功後,她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被非法勞教兩次,被非法拘留兩次,被強行洗腦,被勒索現金二萬餘元等等。

法輪功使程桂君身心受益。她原來經常感冒,嚴重時不吃藥就過不去;腿疼、腰疼是常事;不能吃涼東西,不然就拉肚子,也就是平時離不開藥;修煉法輪功後,一切不適都沒有了,身體非常健康,十七年不用吃一片藥。她說:這一切的一切用盡我生命的全部也無法感激李洪志師父,用盡所有的語言也難以描述法輪大法的偉大。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蒙受了千古奇冤,遭受了歷史上最邪惡的迫害。

第一次被非法拘留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五日,程桂君去北京合法上訪,到了信訪局,接待她的不是信訪人員而是警察,她被非法搜身。她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在信訪局的大院裏被關了一宿。次日被東光縣公安局政委王希傑、警察李長生等非法劫持到東光看守所。程桂君給警察講真相,公開煉功,絕食抗議。王希傑把程桂君綁在大鐵椅上,強行灌食,把胃管從鼻孔插入胃中,灌食後也不給拔出來。程桂君還遭受隨意打罵、罰站、罰跑、不讓睡覺等折磨。高牆外的電視、報紙卻公然對她的合法上訪行為污衊成「擾亂社會秩序」,對她的堅定信仰污衊為「頑固」和「癡迷」。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程桂君被非法關押四十五天,公安局副政委、政保警察霍星池、張福旺勒索家人八千元錢,逼要伙食費六百元後才獲釋。

第二次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零年二月,縣「610辦公室」和電視台人員威逼程桂君及家人上電視污衊法輪功,程桂君被逼無奈,再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城樓被警察綁架到北京市東城區公安分局,在此遭受到罰站、打耳光、警棍砸頭,被搶劫現金二百元,被非法關押一夜。次日被當地警察劫持到東光看守所。獄警李國英在程桂君身上搜出大法書,把程桂君摁在看守所的炕上又打又踢。

期間還被轉到泊頭看守所,每天被強迫幹十七個小時的超強度奴工,還被隨意侮辱、打罵,身體和精神受到摧殘。被非法關押三十天。被釋放前政保警察再次讓家人逼程桂君寫保證書,因為拒寫,又被警察勒索四百多元才放人。

被非法關押、強制洗腦

二零零零年七月,程桂君正在家中做晚飯,東光鎮政府副鎮長張振升指使手下王路軍等四人闖入程桂君家中,進行威脅、恐嚇,把她非法劫持到曲莊敬老院(洗腦班),期間對程桂君非法審訊,強制看污衊大法師父和大法的報紙,她堅決予以抵制,面對非法的限制人身自由和精神折磨,絕食抗議五天後才獲釋。

第一次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程桂君去北京合法上訪,二零零一年元月一日在天安門廣場打開寫有「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告訴善良的人們: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千古奇冤。一群警察蜂擁而上,把程桂君拳打腳踢打倒在地,警察上前把她拖出十來米遠強行架上警車。次日被當地政保警察接回關押在東光縣看守所。期間遭受警察打耳光、被強迫做奴工、強行灌食、打罵、雪地罰站、不讓睡覺等非法迫害。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一日,程桂君等被非法送唐山市開平勞教所女子大隊,一進隊都被搜身、罰站、不讓睡覺,被關小號,限制洗漱,不讓去廁所,不讓與人說話,每行動一步都有人跟著、看著。

二零零一年六月,程桂君又被調到臭名昭著的魔窟高陽勞教所。一進隊高陽勞教所大隊長王亞傑(早已遭惡報,長毒瘤死亡)就指使手下獄警把所有大法弟子的衣服全部脫光,連內褲都得脫下來,進行所謂的搜身。次日傍晚,獄警把程桂君叫到一間屋裏,他們把程桂君的鞋、襪全部脫光,按在地上,把她銬在地錨上(固定在地上的鋼圈)不能動。然後一個女獄警劉婭敏、男獄警李某,用電棍電程桂君的腳心、腳面、腳趾頭,電棍閃著藍光,發出「啪啪」的電弧跳動聲,電一會、拳打腳踢一會,這樣不知電了多長時間,他們說:「你要不轉化,明天還接著來」,程桂君被送回監室已快半夜了。

酷刑演示:電棍電腳心
酷刑演示:電棍電腳心

二零零一年七月初,程桂君和十來名堅定的大法弟子被集中在剛剛蓋起的新辦公樓裏,被強行辦所謂的「洗腦轉化班」,屋裏又潮又濕,每天坐在小板凳上,坐兩排,一動也不能動,被逼看污衊大法與師父的錄像,如果動一下,就遭一頓暴打,當時由吸毒犯輪班看著,獄警孟紅、劉婭敏負責辦班,從早晨五點多起床,一直到晚上十來點,有時到深夜。甚至不讓睡覺、體罰、限制洗漱、不讓去廁所。

二零零一年八月的一天夜裏,王亞傑帶領七八個男女獄警,用電棍電程桂君的腳心、腳面、腳趾頭,拳打腳踢,有的獄警打耳光。程桂君心跳過速、發慌,暈過去了。程桂君和十來名堅定的大法弟子被整天整夜折磨了三個月。所謂的「學習班」結束了,又把她們分別關在大院裏進行非法折磨,這次是讓她們下地幹活,拾棉花,掰玉米,長期超負荷奴役勞動。讓大法弟子用袋子背土。程桂君受盡了種種折磨,直到出獄。

第二次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一日在理髮店,程桂君被宮敬溫、郭銳等非法關押到東光交警大隊,宮敬溫搶劫了程桂君身上的一萬一千八百元,至今未退還。程桂君被綁在鐵椅子上,手分別被銬在鐵椅子的兩邊,每天四五個人輪班看著,期間不讓洗漱,不讓睡覺,宮敬溫還打程桂君的臉,這樣熬了五天四夜,於五日轉到看守所。十五天後又被宮敬溫、郭銳劫持到東光交警大隊,他們伙同滄州國安大隊警察車力、賈某、王義新等四人在東光交警大隊把程桂君綁銬在大鐵椅子上,整日整夜不讓睡覺,不讓眨眼,惡警王義新用打火機燒程桂君的手指頭,用水往臉上潑,用鑰匙捅肋骨等,這樣程桂君被非法折磨五天五夜後又被強行送往滄州防暴隊折磨,惡警車力等猛打程桂君的臉,不知打了多長時間,被折磨了一夜後,他們又把程桂君送回東光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程桂君被勞教二年,被送往唐山勞教所,堅定的大法弟子被集中在一幢樓的三層上,兩人一屋,或一人一屋,分別關押,限制洗漱,限制喝水,不讓洗澡,不讓說話,大家抗議這種長期非法關押,要求無條件釋放。程桂君因心跳過速,心慌穩不住,全身顫抖,拒絕灌食,被惡警揪著頭髮,提著脖領子從床上甩到地上,打著耳光,架著去灌食,胳膊、腿都被綁在椅子上,大便都不讓去廁所,每天兩次灌食,胃管插到胃裏,有時插的嘴上,臉上都是血,被灌一盆子麵糊子,灌得程桂君發出不正常的聲音,大法弟子劉麗華、杜紅彩聞聲立即衝出房門,劉麗華喊「不許打人」,杜紅彩喊「法輪大法好」,她們倆個就是當時證人。這樣的折磨,一直到程桂君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一日被釋放回家。

抵制迫害家破子亡

程桂君被非法勞教期間,兒子被學校老師歧視,被老師打耳光,當時倒在講台上出現癲癇症狀,從此落下了此病,於二零一一年六月猝死身亡。

程桂君說:「回來我到了姨家,姨摟著我抱頭痛哭,說我沒有家了。原來,十幾年的血腥迫害,因為我被非法勞教,丈夫承受不住壓力,已經另成新家。」

從此程桂君依靠打工維持生活,今天這住明天那兒住,居無定所。直到現在父母親都不能提及她破碎的家,一提起老人就非常心痛。

控告狀最後陳述:江澤民的所作所為給我個人和家人造成了極大傷害,為了維護法律的尊嚴,捍衛我的合法權利,更為了中華民族免於淪陷於道德崩潰的深淵,特對迫害元凶江澤民提起刑事訴訟。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