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遭迫害 吉林農安縣國稅幹部控告首惡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吉林省農安縣農安鎮國稅幹部馬淑榮女士,因為修煉法輪功,多年來遭多次綁架、關押,邪黨人員用株連政策施壓家人,丈夫被迫離婚,女兒被騷擾的幾近崩潰。

馬淑榮女士決定控告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日前她將《刑事控告書》寄往最高檢察院,並得到最高檢察院單位收發章簽收的短訊。

以下是馬淑榮女士敘述修煉法輪功的美好經歷及遭中共迫害的事實:

我原來是一個爭強好勝、名利心很強的人,三十多歲時身體就患有胃炎、膽囊炎、婦科病、腹脹、神經衰弱綜合症等多種疾病。常年吃藥,國產的、進口的,樣樣齊全,我每天都吃好幾樣藥,飯前飯後的都安排不開,整天都生活在痛苦之中。

我目睹了幾位親屬(重患者)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奇蹟般的變化。經過理性的思考,我於九八年正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不到一個月,我所有的病不翼而飛。從此我對生活充滿了信心,工作起來也精神十足。由於我按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去掉了許多不良嗜好,脾氣也變得不急不躁了,人也變得善良了、寬容了,做事先考慮別人,與人為善,工作踏實認真,不收禮,不以權謀私,不接受他人宴請,是領導最放心的幹部。同時也為國家節省了醫藥費。

進京上訪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為了說句公道話,去省政府上訪,被警察強制劫持到南嶺體育場拘禁一天,到晚上才放開。

一九九九年臘月初七,我與另一位同修進京上訪,向國家領導人反映情況。各級部門執行江氏集團命令,對法輪功學員死看死守,我突破當地的重重封鎖,輾轉來到北京天安門,遭到四、五十便衣警察的攔截,又突破重圍闖進信訪辦。信訪辦的警察讓我們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把我們每個上訪的人情況登記後不讓走,然後,由吉林駐京辦警察押回長春公安一處。而後又被農安縣公安局政保科兩個警察關押看守所,不准說話,坐板兒懲罰,逼我們坐在廁所附近聞臭味兒,政保科警察多次逼迫寫「不進京、不煉功的保證書」,還施壓家人進行干擾,否則不放回家。

因為我進京上訪,國稅局長大怒,認為我影響了他的政績,派兩名幹部去天安門找我沒找到。強行扣我獎金二千元、工資七千七百四十一元,並取消了我以後的評優資格。局長還覺得對我處分的不夠,還召開了局務會,煽動仇恨,追隨江氏集團制定的經濟截斷政策,讓大家表態,給我組織材料上報市公安局,企圖將我開除公職。由於我按真善忍做更好的人,收稅不謀私利,工作踏踏實實,被全局上下認同,故此舉遭到正義人士的反對,使我免遭更嚴重的經濟迫害。

由於我進京上訪,成了有關部門監視的對像,三盛玉派出所警察經常上門騷擾,國稅局的幾個領導也上門逼迫寫不進京上訪保證、強行要身份證;不分白天黑夜的打電話監督;鄉里還派三四個人跟蹤監視,還不放心,有一次竟然把我騙去,關在中學的一間教室裏軟禁,不准回家,根本沒有人身自由。

被非法勞教 家人被逼離婚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一,我和十多名同修在一起開法會,事後,三盛玉鄉副鄉長與派出所長合謀,動用農安刑警將我綁架到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遭非法逼供。刑警三隊的兩個警察,把事先準備好的「證據」,如我家的電話記錄,還有一摞子簽字畫押的「證書」,擺在我的面前對我威逼、恐嚇,強迫我說出參加法會的同修。公安局長也對我隨意訓斥。由於我再次被關押,丈夫(黃魚圈鄉黨委書記)受株連,被縣委書記在大會上公開批評,說我若繼續煉法輪功就給他免職。丈夫承受不住壓力,拿著離婚書到看守所逼我放棄信仰。他說:「我今天來見你是縣委書記特批的,你如果放棄修煉,馬上跟我回家過幸福生活,否則咱倆就得離婚,你會被勞教的。」為了堅持自己的信仰,被逼無奈,我在離婚書上簽了名。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我被非法批勞教一年。在長春黑嘴子勞教所遭受各種體罰,強行洗腦,強迫做奴工。同年八月末,我獲釋後,親人說:公安局政保科勒索一千元錢、長春黑嘴子獄醫勒索三千四百元,其中二千元是給她買手機的。

不停的迫害,家人遭傷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我在縣醫院講真相,被惡人誣告,被德彪派出所蹲坑的四個警察強行綁架,我不配合,他們連拉帶拽,不管不顧的將我強行塞進警車。造成腰部嚴重扭傷(故意傷害罪)。所長馬某某和國保大隊姓呂的,讓我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我不配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警察要給我照像、按大手印被我拒絕。我拖著扭傷的身體痛苦不堪,起床時都得別人往起拽,為了儘快恢復身體,我在洗手間裏煉功,還遭值班的警察威脅。回家後,腰疼了一年多才好。

二零零五年九月的一天,我正要上班,一開門,被蹲坑已久的政保科兩名警察攔截,他們不容分說,闖進室內,翻我的包,一看全是稅務登記表,就說讓我去公安局一趟,我說「這是上班時間,不歸你們管」。他們威脅我交出大法書,否則,翻出來後如何如何等。我說:「你們有何證件私闖民宅?」那個領頭的說:「要有證件就麻煩了。」說著就進了廚房,打開冰箱和碗櫃看,沒發現甚麼。不甘心,就到臥室去看,發現有電腦,就打電話叫來一個年輕警察。看了半天,沒發現甚麼,這個警察就走了。他們還不甘心,非要打開女兒房間看,把女兒嚇得哇哇大哭。大約僵持了兩個多小時,被我拒之門外,他們才離開。還揚言要上單位去找我。為了避免麻煩,我被迫離家出走十多天。

二零零五年春,我去黃龍派出所辦戶口和身份證,戶政科長說我戶口是假的,連身份證都給扣下了,讓我去相關單位開證明及複印檔案等。我幾經周折,把辦完的相關資料交給了他。他說:「你把電話號留下,回家等著,辦完了我給你打電話。」等了半年也沒信兒,我去問他時,他說沒報市局呢。我說要用身份證去銀行支款,他就派一名警察跟我去了銀行。取款後,那警察又把身份證交給他了。過了很長時間還不給辦,我問他為甚麼不給辦?他態度蠻橫地說:「愛哪告哪告去,就不給你辦。」我見他不講理,就給他們局長打電話,說明了情況。後來,戶政科說讓我按大手印、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給我建甚麼個人檔案,否則,不給辦。我不配合。一直拖到零九年,我快要退休了,因沒有身份證就辦不了退休證和工資卡,我非常著急,拖著被扭傷的腳,一次又一次的找他,都無濟於事,後來,我費了很多周折,在有關人士的協同下,他們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才給辦了,還惡狠狠地說:「別看給你辦了,再搞法輪功活動,還給你收回來!」

每到「敏感日」,包片警察就給我女兒打電話問我的情況,企圖通過她找到我。她說警察還上單位調查她,問她是否煉法輪功,給她造成了很大的壓力,一次次的騷擾,給女兒精神造成了很大的傷害。由於我遭迫害,女婿不理解,給女兒增加壓力,認為我影響了他們的生活。女兒在家大哭大鬧,說自己壓力太大,簡直沒法活了,她說經常做噩夢,不是警察闖進家門了,就是媽媽又被綁架了。為了我的安全,她整天提心吊膽,擔驚受怕的。那一段時間,女兒女婿逼我放棄修煉,被我嚴肅拒絕。他們原來不反對我修煉,都知道大法好──我修煉後無病一身輕,不但給國家節省了醫藥費,人也變得很善良了,能包容別人,對家庭、對社會都有好處的,可是由於江氏集團的邪惡迫害和株連手段,給我的家人造成了很大的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