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對用血淚凝結而成的訴狀?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一日報導:據明慧網得到的部份數據統計,七月三日至九日一週內,又有超過一萬六千六百九十六人(一萬三千六百四十八案例)向中國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遞交訴狀控告江澤民。從五月底到七月九日,明慧網已收到六萬零一百五十六名(四萬八千二百六十一案例)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遞交給中國最高檢察機關的訴訟狀副本。由於網絡封鎖和信息傳輸的不便,實際數字不止於此。

其中,來自二十一個國家的五百六十七名法輪功學員向中國最高司法部門投遞了訴江狀。

在法輪功學員遞交給中國最高檢察院的控告狀中,有許許多多慘絕人寰的案例,可謂聲聲控訴,字字血淚,讓人慘不忍睹。在此僅舉幾例:

河北省石家莊市高級工程師馮曉梅女士和丈夫王宏斌是長春郵電大學讀書期間的大學同學,畢業後一起來到石家莊電話設備廠工作,同為廠裏最重要的技術骨幹。馮曉梅的妹妹馮曉敏和妹夫王曉峰也是大學畢業。他們受過系統的高等教育,在單位裏有一技之長,是各自環境中的佼佼者。

在這場殘酷的迫害中,馮曉梅的丈夫、妹妹和父親在不到一年半的時間裏接連被迫害致死,妹夫仍被非法關押。如今,馮曉梅一家、 妹妹馮曉敏一家及父母老人原本三個幸福的家庭,在這場已持續十六年的迫害中支離破碎、家破人亡。現在馮曉梅家中,只剩下失去老伴的母親李淑琴、十三歲時失去爸爸的兒子王博如以及一歲多剛斷奶時就失去媽媽的小外甥王天行,三個破碎的家合成一家人,四個人四個姓氏相依為命。

為了養家糊口,馮曉梅來到一家外企任總工程師,工作兢兢業業頗有建樹,由於為人廉潔自律,從不計較個人得失,深得老闆和員工的一致好評。然而在二零零九年,馮曉梅因為幫助別人聘請律師,被石家莊的地方公安勞教一年半,把馮曉梅綁架到河北省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在勞教所裏,馮曉梅遭遇了不可思議的殘酷虐待。曾被隔離強制洗腦 一百多天、被連續罰站六晝夜,被變著花樣折磨,最後被折磨的大便便血十五個月,身體極度虛弱,幾次生命垂危。

更為悲慘的是從農村來的七十歲老母親領著兩個外孫斷了經濟來源,生活陷於絕境。老母親憂心如焚一夜之間掉光了所有的頭髮,不滿二十歲的兒子王博如只好輟學到工地打工,小外甥王天行差點被送進孤兒院。

馮曉梅在控告書中,請求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依法追究江澤民違犯國際法所犯下的反人類罪、酷刑罪和群體滅絕罪;追究江澤民違法中國憲法和刑法所犯下的非法剝奪公民信仰罪、故意殺人罪、濫用法律罪、非法拘禁罪、虐待罪、誹謗罪等罪;並釋放被非法判刑的親人王曉峰,讓被拆散的父子團聚;賠償給馮曉梅一家造成的精神損失和經濟損失,粗略計算各類直接間接的損失費不低於五百萬元。

原遼寧省瀋陽市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職工法輪功學員高蓉蓉。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日,被瀋陽市610、公安和平分局非法綁架到瀋陽市龍山教養院迫害。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當晚,高蓉蓉被連續遭受七個小時電擊嚴重毀容後,不堪折磨,從二樓獄警辦公室窗戶跳下逃生,摔傷。醫院診斷為骨盆兩處斷裂,左腿嚴重骨折,右腳跟骨裂。在家屬強烈要求下,高蓉蓉才被送到中國醫科大學(簡稱「醫大」)第一附屬醫院。後被法輪功學員救出。有關部門不但不追查酷刑折磨高蓉蓉的責任者,公安部還將高蓉蓉走脫事件定為「二十六號大案」,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親自插手實施報復。在羅幹授意下,遼寧省政法委、610、檢察院、司法、公安等部門聯手封鎖高蓉蓉的消息,參與營救高蓉蓉而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受到殘酷迫害。

高蓉蓉遭電擊毀容的照片傳到海外,國際社會強烈譴責中共的暴行,即便這樣,中共江澤民集團非但不悔過、收斂,反而惱羞成怒,並將迫害手段變得更隱蔽、下流,在國際矚目的情況下,將高蓉蓉虐殺。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高蓉蓉在醫大一院急診室去世,年僅三十七歲。一個普普通通的單位職工,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善良女子,只是因為追求和堅持一種信仰,就這樣被用慘無人道的酷刑殘害死了,這是甚麼世道?「高蓉蓉被毀容滅口案」在國際社會曝光後,引起了舉世震驚。

十年來,當局急於銷毀證據,而家人忍痛、始終沒有火化高蓉蓉的遺體。如今,他們正準備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呼籲當局要還給「千萬個」高蓉蓉一個公道。

明慧網報導,甘肅「中國石油蘭州石化公司」(簡稱蘭州石化,或稱蘭化)退休職工、現年六十八歲的白金玉女士近日向中共最高檢察院提交證據材料,控告前中共黨魁、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要求提起公訴將其法辦。白金玉原本幸福的一家人在這場迫害中家破人亡,兒子趙旭東被活活折磨而死;兒媳李紅平九死一生;白金玉本人致殘;白金玉丈夫曾遭毒打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錦州市義縣大榆樹堡鎮法輪功學員闞志晰,分別於六月十三日、十四日,通過郵局EMS的快遞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遞交了控告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在長達十六年的迫害中,控告人闞志晰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非法拘留四次,非法勞教兩次三年零八個月;她兒子左中右、父母親闞澤田、龍秀英、姑姑闞毅仁四人被迫害致死;女兒左立志被非法拘留四次、流離失所三次、非法判刑五年;妹妹李智輝被非法拘留四次,非法勞教一次七個半月。全家被勒索現金達五萬元。

黑龍江大慶市薩爾圖區五十六歲的居民徐向東,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三日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郵寄了刑事控告狀,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運動,導致他的妻子崔曉娟被迫害致死,母親含冤而逝,他本人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原河北省政府官員王檀和妻子李淑珍由於堅持修煉法輪功(法輪大法),在這場迫害中深受其害。二零一五年六月三日,他向最高檢察院遞交了刑事控告書,起訴製造和主導這場迫害的罪魁禍首江澤民。王檀在「控告書」中呼籲:將罪魁禍首江澤民繩之以法。

王檀今年七十歲,工學碩士學位,冶金高級工程師,原任河北省冶金工業廳副廳長、河北省冶金工業辦公室主任。由於他堅持修煉法輪大法,二零零三年一月對他施行了非法拘禁、抄家,關押時間達兩個多月。隨之在天津又對他進行了非法審判,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

在這期間,河北省對其做出了行政開除處分的決定。斷絕他的經濟來源,連人人都享有的「養老保險」和「醫療保險」資格也剝奪了。他的老父親和老岳父精神上承受不了這巨大的打擊,在極度的惶恐不安中,老父親二零零五年病逝。老岳父腦中風被搶救過來,至今留下後遺症。妻子李淑珍由於受到長期迫害,身體已經極度虛弱,重病不起,幾年後她也被迫害去世了。

吉林省通化市法輪功學員楊桂珍的家庭遭受了巨大的苦難,兩位妹妹在監獄被迫害致死,父母雙親因悲傷與恐懼,痛苦離世。楊桂珍於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向最高檢察院及最高法院郵寄出對江澤民的控告狀。

還有許多被中共迫害得慘絕人寰的案例,包括被活摘器官的案例,可能還沒有控告或沒有在網上選登。如河北省懷來縣北辛堡鄉蠶房營村法輪功學員陳運川一家,七口人被迫害致死五口,大女兒陳淑蘭被致殘仍在獄中,陳淑蘭的女兒不知現在何處,可能暫時無人控告。還有被活摘器官致死的山東省煙台市芝罘區幸福十村法輪功學員賀秀玲;河北省張家口市法輪功學員郝潤娟;牡丹江市法輪功學員王曉忠等慘案,家人一定會提起控告的。

這一份份用血淚凝結而成的訴狀,這用血淚匯成的千古奇冤,震撼著天地,也在拷量著這個星球上每一個作為人類而言的心。當我們看著江澤民一夥在台上冠冕堂皇,頭戴「偉光正」桂冠,背地裏卻男盜女娼,幹著殺人害人勾當的所謂「領導人」時,他們和那些已經泯滅人性的蛇蠍又有甚麼兩樣?

在江澤民集團與中共相互利用仍然在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今天,法輪功學員們頂著巨大的壓力走出來起訴惡首江澤民,這需要多大的勇氣啊!最近聽到河北某市一位法輪功學員講過這樣一件事,某法輪功學員因訴江被非法關押,該學員為抗議對自己的無理迫害,絕食已經十多天,生命垂危。八十多歲的老父親含著淚對去家裏的法輪功學員說:某某(指兒子)要有個……你們千萬要繼續啊!多好的老人啊,在自己的兒子面臨生命危險的時候,還想的是(訴江)這個大事。

可喜的是有越來越多的法輪功學員走出來參與訴江,儘管江澤民的幫兇在不停的攪局干擾,中共亦不甘心自己的滅亡,可是滾滾向前的訴江大潮,是任何邪惡勢力都阻擋不住的。中國有數千萬大法弟子,還有上億的家屬,還有支持聲援法輪功的數億民眾,他們都是依法行使憲法賦予權利的合法公民,也都是依法起訴被告江澤民的原告,能阻擋得住誰呢?

如何面對這一份份用血淚凝結而成的訴狀,不僅是對一個人的良知與人性的拷量,也是衡量人類正邪、善惡、好壞的標準之一。

數萬法輪功學員起訴江澤民這件事的出現,也是擺在現政權面前必須面對的課題。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六日,王立軍攜帶機密材料闖入美國領事館的事件發生後,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再次在國際社會上被曝光。有消息稱,當時溫家寶說:「前六七年,其實更早時候,鎮壓法輪功給中國帶來的可怕後果就已經看到了,我們經過調查發現江澤民使用令人震驚的國家財力去鎮壓一個手無寸鐵的民間團體,非常荒謬,一直到現在,這個問題中央都沒有去面對、去解決。」

溫家寶還曾在中南海內部會議上說:「不施麻藥,摘活人器官,還拿去賺錢,這是人幹的事情嗎?這種事情發生多年了,我們要退休了,還沒解決……」「現在出來王立軍這件事,全世界都知道了,借處置薄熙來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問題解決了,應該是水到渠成。」如今,數萬法輪功學員公開站出來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利,控告發起這場迫害的首惡江澤民,天賜良機已經再次出現,你應該如何面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