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審判東德社會主義統一黨頭目到起訴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四日】蘇聯共產黨借二戰之機,佔領了德國的東部地區,把德國分裂成東德和西德。東德是共產黨社會。西德是民主自由社會。蘇聯共產黨在德國的首都柏林築起一面牆,阻擋東德人為遠離共產暴政而逃奔西德,那堵牆就是柏林牆。

柏林牆倒塌後,東德社會主義統一黨(即「共產黨),被清算。

東德社會主義統一黨(即「共產黨)頭目昂納克(人名)在柏林牆崩塌之後,一度賴在蘇聯不走,但不被戈爾巴喬夫收留,他只好灰溜溜地返回德國。一到德國,他就被德國人民關進了監獄,不久就得了晚期癌症,半年後就死於癌症的折磨。

昂納剋死後,德國人民繼續追查和法辦東德社會主義統一黨(即「共產黨)罪行。

昂納克的接班人、東德最後一任(共產黨)黨中央總書記克倫茨(人名),被柏林法庭公審。與他一起受審的還有另外兩名(共產黨)政治局成員。

一九九七年八月二十五日下午一點半,法官在莫阿比特法律宮五百號公堂上宣布判決:必須當庭逮捕東德社會主義統一黨(即共產黨)總書記克倫茨。

六十歲的克倫茨因為殺害東德逃亡者被判決有罪,被判刑法辦。克倫茨的追隨者──六十五歲的前社會主義統一黨(即共產黨)政治局委員克萊伯爾(人名)和六十七歲的前東柏林市黨委書記沙博夫斯基(人名)也都被判刑法辦。

二零一五年五月,多名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向中國最高法院遞交起訴訟狀,起訴江澤民,拉開了清算江澤民的序幕。

早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萬名大陸法輪功學員自發前往信訪辦說明情況,給了中共和江澤民選擇從善的機會。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與中共互相利用,在充份了解法輪功學員是好人的情況下,一意孤行地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幹出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前所未有的罪惡。

即使這樣,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無數大陸法輪功學員在承受著殘酷迫害的情況下,仍抱著「寬恕」之心,「以德報怨」,進京說明情況,向江澤民和追隨他的各級警察講清真相。但迫害持續走過了十六個年頭,江澤民和中共仍未停止迫害,未有絲毫悔改,在二零一五年仍大量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

善惡有報是天理,江澤民集團一定會在全民起訴的浪潮中滅亡,逃不出被人間法律和上天清算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