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訴江澤民 讓人間行正義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二日】一九九九年夏,漢奸出身的江澤民利用手握中共黨政軍大權之便,公然違背憲法和國際法,悍然發動迫害法輪功的滅絕運動,並至今不休,造成億萬正信被無理鎮壓,一百多種酷刑被強行施加在善良者身上,數百萬民眾被枉判勞教重刑,上百萬修煉者被迫害致死,其中,數萬之多的大法徒慘遭活摘器官,江澤民其罪之大,史無前例,這是現代法治社會的巨大悲哀,這是現代文明的極大悲劇,這是中華民族的奇恥大辱,這是對整個人類的極大犯罪。

當前,堅強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忍受著巨大的身心傷痛,啟動了刑事訴訟程序,控訴罪魁惡首江澤民,運用人間法律手段將其推上歷史審判台,討回司法公正,討回正義公道。這是人間的正義行為。

作為法輪功學員來說,本來病危的生命因修煉法輪功得到健康的身體,為國家節省了醫療費用和負擔,本來百無聊賴的人生因學大法變得精神煥發,充滿了活潑生機,本來他們心懷「真善忍」處世為人,提升了社會公義公德,這是叫人感動和引以為榮的事實,然而就是因為要做好人,卻被江澤民流氓集團冠以各種羞辱之名,備受歧視,被強行洗腦轉化,酷刑迫害虐殺。這對他們來說,完全是不白之冤。作為直接受害者與罪惡見證人,他們現在運用法律手段控告首犯江澤民,是在行人間正義。

作為受害人家屬,親眼見證了親人學大法受益得福,面對江澤民流氓集團的淫威,卻無法言其心聲,處處被逼迫說違心話,甚至受到株連報復打擊,當親人遭到羞辱虐殺時,因無法相救而悲憤愧疚,而糊塗者竟被迫與難中親人反目離去,助紂為虐,從人性至上和親情無間的倫理道德來說,這不是他們的恥辱嗎?他們要想補償自己對親人的愧疚,現在應該抓緊拿起法律武器控告江澤民首犯,為自己、為曾經被迫害的親人、為已經被迫害致死的親人、為仍在獄中受難的親人,洗冤雪恥,所以起訴江澤民,是在行人間正義。

人權無界,在這場迫害中,有些西方民主國家的政府、政要、媒體、商人,本來應該站在正義的立場給江澤民集團發出譴責之聲,制止迫害,但被江澤民集團巨大的經濟利益和商貿之機堵住了嘴,無所作為。因為人權是他們國家的立國之本和無比榮耀,用立國之本換取經濟利益,這不是可恥的名聲嗎?如果他們的政府政要想挽回影響的話,可以在國際法庭或向中國大使館遞交起訴江澤民的訴狀,以洗刷人權污點。

其實,這場迫害也迫使執行迫害者知法犯法,當初,他們帶著報效國家社會的志向,投入到不同的工作崗位,無非就是想求個一官半職,得到名利富貴,能夠衣錦還鄉,光宗耀祖,這是人之常情,但君子愛財當取之有道,求得功名仕途當走正道,由於他們受到江澤民集團的謊言欺騙和名利誘惑,迷失了人性良知,被迫助紂為虐,殘害民眾,那聲言「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黨政官員,卻成了「禍害一方」的痞霸官匪;為人民服務的軍人幹起了「活摘器官」的罪惡勾當,變成了殺害人民的豺狼之兵;曾經發誓要救死扶傷的醫生們,被脅迫對著好人們的心肝肺等操刀下了毒手,白衣天使變成了白衣紅魔;常說「公正執法」的法律工作者,不得不去完成害人的政治任務,犯下了「知法犯法,枉法瀆職」的罪名,還背下了「法盲土匪流氓」的罵名;六一零人員權力無邊,是專司害人的幕後黑手,但他們當著父老鄉親的面羞於啟口告知六一零到底是甚麼玩意兒。

他們用罪惡換來了一點名利,也帶來了被法辦的風險和惡報的下場,這一切與他們走上社會,實現美好理想抱負與人生價值的初衷來說,不是背道而馳嗎?如果能夠認識到自己的罪惡,不願帶著陰暗的心理苟活於世,還想找個機會以贖己罪、以洗己恥,那好,請即刻拿起筆來起訴江澤民首犯,可是,你們現在有勇氣嗎?即使沒有勇氣,請你們也不要成為訴江大潮的阻擋者。

值得一提的是,江澤民發動的這場迫害使大陸兩任當權繼任者也背上了黑鍋。我們知道,每個國家最高當權者,都想屆時施政愛民,以取得民心,讓國家昌盛,然後流芳世間,但是,江澤民為了延續迫害,不斷的濫權干政,黨同伐異,垂簾聽政,安插親信,另設中央,叫囂讓其繼任者「政令不出中南海」,迫使繼任者的治國大略難以施展。很難相信,一個總書記參加國際會議回來才知道,江澤民暗定的接班人薄熙來已經在西南方大搞了一次軍事演習;四川發生強震,最高層卻無法調動救援部隊,眼睜睜看著無數的災民在救災黃金時段死傷而去。更甚者,還遭到江澤民集團的多次陰謀暗殺,這不是恥辱嗎?

眼下國內訴江大潮已起,現當權者如能把握住歷史機遇,立刻責令公安部、兩高(最高檢察院、法院)對首犯江澤民立案偵查,迅速逮捕並提起公訴,將其推上歷史審判台,那麼既為民為國除害,也為自己雪恥。

中華民族在上下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以道德為尊,信仰為本,儒釋道三教相映成輝,塑造了輝煌的神傳文化和正統道德,積澱了「仁義禮智信」、「諸惡莫做,諸善奉行」、「以和為貴」的傳統做人倫理,古風悠悠,傳承不改,才使我們這個民族在上天的佑護下薪火興旺,延續至今。雖然後來遭到中共極端政治運動的摧殘打壓,但在人們的心中依然存留著傳統的做人良知善念,在維繫著社會道德,當法輪功傳於世間後,其「真善忍」的理念,一下子喚起了人們對傳統文化的回憶和心靈向善的回歸,自然帶動社會公德迅速上升。但江澤民集團背道而馳,極盡酷刑手段摧殘虐殺善良,使整個社會民眾心中殘存的天良幾乎淪喪殆盡。

令人髮指震驚的是,這場迫害正信的罪惡持續時間之長、罪惡危害之大、被傷害虐殺的生命之多,都遠遠超過中華民族歷史上的每一次內亂外患,更甚者,還發生了活摘器官、做人體標本牟利殺人的驚天罪惡,對這個曾經創造燦爛文明的民族來說,這不是莫大的恥辱嗎?而這場巨大的罪惡竟然在崇尚憲政、民主、法治、人權、自由、文明的現代人類得以發生,這是最荒唐、最荒謬、最無恥的罪惡人禍。

中國發生過「三武一宗滅佛」的災難,那是歷史記載下的強權暴政施加在修煉界的無恥暴行,暴惡過後,施暴者除了江山帝位被推翻易位,就是子孫暴亡,下場淒慘。今天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也給中華民族帶來浩劫。

如今,法輪功學員起訴罪魁禍首江澤民,這是行人間正義,並運用人間法律手段懲治痛擊首犯大惡,制止迫害,結束迫害,再給人一次看清罪惡、遠離邪惡、雪恥除惡和辨明正邪的機會,叫人類儘快走出歷史上最大的劫難,走向真正的自由新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