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遭冤獄 前南航飛行員起訴江澤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一日】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現居美國的法輪功學員張國良向中國最高法院和中國最高檢察院寄出訴狀,控告前中共最高領導人江澤民在迫害法輪功中所犯下的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等眾多罪行,強烈要求對其違法犯罪行為即刻立案偵查,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

圖:前中國南方航空公司飛行員張國良起訴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圖:前中國南方航空公司飛行員張國良起訴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張國良畢業於中國民航飛行學院,之後在廣州中國南方航空公司任職飛行員。於一九九五年十二月接觸到《轉法輪》一書,被書中正統、博大而又簡明的道理深深折服,深深感覺到法輪功是中華傳統文化的精髓,於是開始修煉法輪功。通過修煉,他在運動中受傷的膝蓋關節(習慣性錯位),曾嚴重扭傷的腳踝(長期腫大)都恢復正常。張國良按照法輪功的要求做一個好人,在親朋好友中口碑極好。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一手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從那時起到二零零八年底,整整九年的時間,張國良受到的關押、酷刑折磨和各種限制沒有停止。如今已逃離中國大陸的張國良說:「相比其他法輪功修煉者來說,我算是幸運的,還有很多法輪功修煉者被打死、打殘,被活摘器官,中共犯下了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

對於控告江澤民,張國良表示:「在江澤民的推動和指揮下,中共各級黨政機關、政府軍警機關均成為江澤民邪惡政策的打手,許多善良的人都被矇蔽,被綁架成為邪惡的黨棍,也都無知的犯下罪行。起訴江澤民的目的是讓更多人認清真相,停止迫害,摒棄中共。」

以下是張國良的部份控告事實和理由:

自從江澤民在1999年7月發起了針對法輪大法及其修煉者的迫害後,張國良和眾多法輪功學員一樣,在這場迫害中受盡了肉體和精神的摧殘和折磨,也見證了眾多法輪功學員所受的迫害。從1999年7月到2008年底,整整9年的時間,張國良受到的關押和各種限制沒有停止。

因堅持信仰,表態要修煉法輪功,張國良曾被工作單位軟禁及看管長達一年多,並被停止飛行員工作,強行非法沒收飛行員執照。因講法輪功真相,張國良先後被送往勞教所、洗腦班、監獄等地遭受各種形式的精神和肉體折磨。

2000年12月2日,張國良由於身上帶有「真、善、忍」、「法輪大法好」的標語被非法拘留,隨後張國良被關進看守所四個月。由於看守所生活條件惡劣,每天吃兩餐飯,每餐不到三兩飯和一點點菜葉,張國良餓得精神恍惚,在此情況下還被迫勞動。睡的被子潮濕而骯髒,張國良不久就全身長瘡,流出膿水,身體潰爛。看守看了嚇一跳,不得不送張國良到監獄醫院,治了兩天後,監獄醫院因張國良是法輪功學員而拒絕對張國良進行治療,將他退回看守所。

因張國良身體潰爛嚴重,看守所怕擔責任,很快將他送到廣東花都勞教所勞教。在那裏,同樣是肉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要強迫勞動,還被強迫觀看各種詆毀法輪功的資料進行洗腦,生活條件非常惡劣,食物和飲水缺乏,身體呈現出各種病態的痛苦。由於堅持要煉功,張國良還曾被銬在樹上。

非法勞教期滿後,張國良仍然被原單位接回監管,很快,張國良又因堅持自己的信仰而被軟禁在廣州北部花都一個居住區的部隊營房,每天被三名保安形影不離看管。

2002年上半年,張國良被送到廣州臭名昭著的黃浦洗腦班洗腦,那裏是法輪功學員受迫害最嚴重的地方之一。在那裏,張國良受到了殘酷折磨,每天被強迫洗腦,看洗腦班規定的書、錄影帶,並且每天都要寫數千字的所謂「悔過書」。在這個洗腦班中,關押了幾十位法輪功修煉者,誰寫的東西達不到洗腦班的標準,或表露出對洗腦班的不滿,誰就是被洗腦班折磨的對像。

這些法輪功學員們經常在夜晚遭虐待,除了平常的不讓睡覺、毆打等體罰之外,還會受到如反覆在廁所裏灌水、捆綁起來倒吊灌水、灌辣椒醬、用夾子長期夾住性器官、針扎、牙籤插指甲等酷刑。

張國良說:「在黃浦洗腦班,每逢夜晚,經常可以聽到有法輪功修煉者被折磨的聲音,白天,也經常看到有人被折磨留下的傷痕,有的人鼻青臉腫,有的人頭髮一片一片的沒有了(折磨中被強行扯掉),有的人身體上留著傷痕。廣州大學教師李曉今在這裏被迫害致死,洗腦班說她是自殺。」

張國良說,他的「悔過書」也因不合洗腦班的標準,二個洗腦班的打手半夜強迫他以半蹲姿勢站著,並且對其進行毆打。

在這種恐怖的環境中張國良被關了七個月,精神將近崩潰。張國良被放出洗腦班後,又被軟禁在花都的一個居住區長達三個月,每天有三個人形影不離地看管張國良。

2004年8月,因講法輪功真相,張國良被非法關押在東山區看守所,隨後被判刑4年,關在廣東省四會監獄。他被強迫在監獄中接受洗腦,生產一些用於出口和內銷的鞋子。

2007年10月26日,張國良出獄後又被相關單位送到一個服務單位工作,在監管中勞動,同樣是每逢有重大活動,當局強迫張國良必須在規定的地方居住一段時間,接受管制,平時經常有監管部門來要求彙報思想,彙報行蹤,彙報交往人員。

2008年8月9日奧運期間,張國良又被關在廣州白雲區洗腦班一個半月,直到奧運結束。

中共國保告訴張國良,像他這種情況,至少還得再監控十年,再看情況決定是否停止監控。張國良無法忍受這種非人的精神折磨,輾轉逃離了中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