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破人亡 哈爾濱市姐妹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修煉法輪功的大女兒、二女兒經常被綁架、關押,小女兒被逼瘋,八十多歲的老母親經不起這樣的打擊,悲傷離世。──這是哈爾濱市阿城區法輪功學員平桂珍、平桂蘭姐妹家中的悲慘遭遇。

平桂珍、平桂蘭兩位女士,日前已分別向最高檢察院寄出刑事控告狀,要求依法追究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的刑事責任。快遞單號查詢顯示,控告書都已經成功送達。

以下平桂珍、平桂蘭姐妹三人遭迫害事實:

平桂珍:三次非法拘留 一次非法勞教

大姐平桂珍,現年66歲。修煉前有類風濕等病,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後,疾病痊癒。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單位的、派出所、「610」人員對平桂珍的騷擾不停,十六年來,她被非法拘留三次,非法勞教三年。非法勒索六千多元錢。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平桂珍和妹妹平桂芳去北京上訪,被關押在北京懷柔拘留所五天,又給轉到當地在北京的周轉站,當地包片警察將她三百多元錢搜走後,把她抓進當地拘留所,共迫害二十七天。二零零一年一月份,市「610辦公室」的人又來她家,把她直接拉到拘留所,迫害七天後放回。

二零零一年二月「610」人員到她家,她正在屋裏,在她們和她弟弟說話的時候,她走脫。她不在家的時候,他們一趟一趟的到家來騷擾,讓家人把她找回來。二零零一年新年期間和平派出所來了兩台警車十多名警察到她家抓她們姐妹三人,她們不上車,警察就把她小妹妹平桂芳推倒後,用大皮鞋踩她的太陽穴,將平桂芳往車後存貨處塞,她和二妹就撲過去硬將平桂芳從車裏拽出來,警察對她們進行慘無人道的毆打。

二零零一年五月一天晚上,單位來了三個人,看她在家,馬上給派出所打電話,把她劫持到派出所,在派出所關押一天一宿後,把她送到拘留所,受迫害兩個多月。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日,西城派出所四個警察不由分說,就把她抬上警車,這回直接綁架到第一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十一月非法勞教三年,送進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到那裏就先扒光衣服搜身,穿上衣服關在屋裏蹲著,不填轉化表不讓起來,她蹲了三十多個小時,他們就把她硬拉出去按著手簽了名。他們給她上大掛,給她兩隻手銬上銬子,分別銬在兩個床上,用電棍把她的臉電一遍。心臟跳的不行,頭就耷拉下來了,他們看她要不行才給她放下來;他們還強行抽血化驗。她在那裏被關進六、七次小號,受盡殘酷迫害。還有超負荷勞動,從早上五點鐘起來,一直幹到晚上八點半,任務完不成,就得拿回在自己床上幹,幹不完不讓睡覺。

平桂蘭:被綁架三次 非法勞教三年

平桂蘭,現年61歲。平桂蘭曾患有腦動脈硬化、類風濕、肩周炎、頸椎病等嚴重疾病,尤其是硬性紅斑,兩條腿長著大紅包,爛成大坑,流膿淌血不封口,只能躺在床上不能動。一九九四年下崗後更加嚴重了,丈夫沒有固定收入,靠打零工維持生計,沒錢治病。一九九六年,平桂蘭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僅一個多月就疾病全無,全家人見證了大法神奇。

而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平桂蘭一家從此就沒有安寧的日子。當地西城城派出所、和平派出所和原工作單位的領導、還有街道等部門,不分白天黑夜三天兩頭上家騷擾,迫使她經常搬家,十六年來,她被綁架三次,非法勞教三年,遭勒索六千多元。

二零零零年要過大年,阿什河派出所來了五、六個警察把她綁架到派出所,逼她放棄修煉。並把她丈夫抓到派出所,逼他勸平桂蘭。她丈夫說:她一身的病,我又沒錢給她治,她煉功煉好了,我咋能不讓她煉啊!

二零零一年初,阿什河派出所三名警察闖進平桂蘭家中,把她綁架到阿什河派出所,並非法抄家,把她金耳環、金戒指、銀鐲子搶走,直到單位去人才把她接回。

二零零一年三月七日下午四點多鐘,派出所警察在路上截住平桂蘭的丈夫,將三輪車扔在馬路上,將她丈夫抓上車,逼他帶路到回家,把平桂蘭綁架到洗腦班迫害,平桂蘭拒絕「轉化」,遭受毒打,被打得大小便失禁。幾個男人乘其不備,將她抬起再摔下,導致她尾骨摔傷。看守所、洗腦班,這兩個地方輪流迫害她,共計被非法關押五個多月,向家屬勒索二百多元才被放回。

平桂蘭回來後,還經常被跟蹤、盯梢。有一次,警察抓她沒在家,就把她兒子抓到西城派出所,打她兒子,逼問平桂蘭的行蹤。

二零零二年五月,平桂蘭跟丈夫回武漢婆家,一天突然闖入一個陌生男子,進門不容分說,就搶她的行李背包和大法書,她丈夫上前阻止,被掐住脖子上不來氣。婆家的人都嚇壞了。平桂蘭沒呆幾天只好回來了。她婆婆因受到驚嚇,沒過幾天就死了。

二零零四年,平桂蘭被非法勞教三年。在哈市萬家勞教所她遭受多種酷刑折磨。不讓睡覺,抽血兩次、經常打罵,幹活不幹就打。剛進萬家勞教所,就被扒光衣服侮辱,獄警薅著她的頭髮,把她綁在鐵椅子上,然後大打出手,猛勁踹她的腰部,當時屎尿全打出來。她被逼做奴工,完不成定額經常遭獄警、犯人毒打,牙都打鬆動了。

二零零八年十月,平桂珍、平桂蘭在路上被阿什河派出所警察綁架,警察要勒索她弟弟和妹夫共一萬二千元才放她們姐妹。當時她姐妹家沒有那麼多錢,警察竟逼她們的弟弟平繼峰出六千元錢。

二零一零年末,平桂蘭在阿城慶客隆超市做保潔工,一天晚上七點鐘正在工作,阿城「610」領五、六個人來到慶客隆超市,逼著她簽不煉功的保證,她不簽,上來一群人,摁著強迫她簽字後才放回家。逼她不許再來上班。

平桂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小妹平桂芳,現年52歲。平桂芳於一九九四年皇曆三十晚上,突然得了一種怪病,不能吃飯,不能睡覺,更不能上班工作,再加上膽囊炎,到處醫治也無好轉,病情還越來越重。全家都為她著急。一九九六年四月一天,有人向平桂芳介紹法輪功:「現在有一種神奇的法輪功,可祛你的病,還不用花錢就能好。」從此平桂芳就開始了學煉法輪功。煉功三天後所有的疾病全都不翼而飛,人也精神了,吃睡一切都正常了,不久就上班了。

二零零零年十月,平桂芳和姐姐一起去北京證實法,被綁架到北京懷柔看守所被非法關押迫害五天後,轉到哈爾濱駐京辦事處又關押迫害五天。接回後把她直接關押在阿城第二看守所進行迫害,共迫害二十七天後放回。單位和派出所還經常到家騷擾、蹲坑與監視。

二零零一年年末,平桂芳正在市中心市場打工賣貨,被其單位領導和派出所警察聯合綁架,在和平派出所,警察毆打她,拽著她頭髮往牆上撞、往水泥柱子上撞;在阿城第二看守所,她多次受到警察灌食和毆打,每次迫害時平桂芳都是走著去的而回來時是用人架著回來的。她在第二看守所被迫害四個多月後,又送洗腦班迫害三天,平桂芳由於受到種種非人的折磨,致使精神嚴重失常。

二零零二年五月份,平桂芳的大姐平桂珍被綁架時,平桂芳去西城派出所要她姐姐時被警察綁架,非法關押阿城第二看守所,一星期後平桂芳和大姐平桂珍一起才被放回。這次迫害中,平桂芳的精神徹底失常。可憐的平桂芳,大冬天穿著單鞋在大雪地上喊著:「姐姐你在哪兒呀?媽媽叫你回家啊!這個家需要你呀!」

母親、弟弟悲傷離世

大女兒、二女兒經常被騷擾、綁架、關押,小女兒被逼瘋,八十歲的老母親經不起這樣的打擊,在二零零四年五月悲傷離世。弟弟平繼峰多年跟她們擔驚受怕,於二零一零年七月二日離世。一個家就這樣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