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你這樣的人太少了」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八日】我的工作是搞質量檢驗的,原來是搞成品檢驗,二零零四年改為材料檢驗,負責材料進廠檢驗,全廠的進廠材料大到鋼材、設備,小到毛巾、肥皂,都得經我檢驗才能進廠的。這說明領導們對我這個煉法輪功的職工非常信任和放心。

這活可不好幹,責任重大,是個得罪人的活。這些年給我廠供貨的商家有幾十個,都是跟領導們有關係、有背景的,尤其現在社會風氣不正、道德下滑,很多商人不講道德,摻雜使假,假冒偽劣,從中牟取利益。但我秉公驗貨,不徇私,嚴把質量關。

在這之前,我們企業材料驗質沒有可依據的相關標準,基本上是一片空白,甚麼標準都沒有,我就抓緊到圖書館、書店和其它企業去搜集質量標準,在不長時間裏就搜集和整理了一百多種材料和產品的相關標準,健全和完善了檢測方法和制度,編寫了材料檢驗作業指導書,給企業填補了這方面的管理空白,杜絕了很多假冒偽劣產品流入我廠,使一些不法商販無空可鑽。

在我幹這個工作的第三天,就有個大客戶老闆找到我家送禮,我就和他講:「你來我家歡迎,但我不會收你的禮,因為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只要你以後送合格商品就是對我工作的最大支持,我表示感謝!」那人堅持把禮留下,我就對他說:「你要不拿走,明天我就把它送到廠裏去。」那人只好不情願地把禮品拿走了。妻子埋怨我說:「現在社會上有幾個不收禮的,你讓人家太難堪了。」我說:「我們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不能走偏,我收他的禮,就要替他辦事,以後就像小綿羊一樣被人家牽著走,給大法抹黑。」

按常人認為:這個工作是個肥差使,有利可圖。平時或逢年過節商戶們都要送紅包、購物券,有送禮物的,有邀請吃飯的,有邀請旅遊的,甚麼都有,領導和其他相關人員都樂意接受。但這都被我拒絕,不為其所動。我時常告訴那些商人:「我們大法弟子可不是電視上說的那樣,那都是誣陷,我們是最正的,現在只有法輪大法修煉是一片淨土,給別人送禮我不管,但在我這裏可是吃不開的!」

我驗貨從來都是一絲不苟、慎重判斷,判定結果讓商戶口服心服。我對客戶態度熱情,讓人感到大法弟子的善。這些年大部份客戶都明白了真相,大多數都做了三退。商戶們說:「像你這樣的人太少了,現在社會你去辦事,不給人家送禮就卡你,就想辦法找毛病,就辦不成事,現在社會太腐敗了,只有你們煉法輪功的才是好人。」

不為情所動。有些商戶投機取巧,送一些偽劣商品基本上都被識別,被拒絕收貨,他們就活動一些關係,包括一些相關領導跟我講情,我就告訴那些領導們:你們如果同意這些不合格產品進廠,就請你們簽字。一說讓他們簽字,哪個領導都怕擔責任,也就不再講情了。有的商戶找我的朋友、親戚講情,都被我拒絕。一次一個商戶找我妻弟說情拉關係,被我拒絕後,妻弟很惱火,說:「你們廠哪個人和你一樣?哪個領導不貪?現在社會就是這樣,能撈一把就撈一把,哪像你不開竅,死心眼!」我說:「因為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現在社會怎麼腐敗咱管不著,但我能管住我自己。」

一次一個老闆想把本來已退回的一批價值一百多萬的劣質鋼材再送回廠,就想到我家裏送禮,問我家住址,被我拒絕,他就給我手機上交了五百元話費,我知道後就冒著酷暑、騎著自行車到二十多里的鋼材市場,找到那個老闆把錢退了回去,並跟他講了真相。

由於我的把關,杜絕了很多偽劣商品,每月平均為企業挽回四、五萬元的經濟損失。廠裏的一位主抓生產的副總,見到我說:「像你這樣的人全廠沒有第二個。」還有一位副總在一次幹部會議上說:「你們要都像某某(指我)都好了。」我說:「我們大法弟子都是這樣,電視說的都是假的!」

我先後三次被評為勞動模範。廠內報紙兩次登了我的事。我們是修煉人,雖然不為這些榮譽所動,但我的目地是證實大法,因為全廠上下都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我把當勞模的獎金拿出來一半買成禮品,給我所在的小單位四、五十人每人一份,他們都說:「還是煉法輪功的不一樣,覺悟高,別的勞模基本都不是評出來的,得了獎金嚇得不敢吭聲,真是差別太大了!」

我雖然家庭經濟不富裕,到現在還騎著價值幾十元的自行車,我穿的衣服基本上都是兒子不穿的舊衣服,但我決不為小利而動心,絕不能給大法抹黑!我時常告誡自己要像蓮花一樣出淤泥而不染、潔身自好,在這個大染缸中把握好自己,絕不能被這個大染缸染上色。咱是大法弟子,如果辦事不公平,損公利己,那又如何能證實大法呢?那怎麼稱得起是大法弟子呢?一定要走正。

我幹這活十多年來,只收了一本廣告掛曆。那是零七年,一個推銷商給每個辦公室送了一本廣告掛曆,也給了我辦公室一本。這是我這些年唯一收的東西。

現在我經常利用在上下班的通勤車上跟同事們講真相,用自己的所做所行來證實大法好。

我深感大法最正最好最偉大!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沐浴在師父的佛恩之中,感到最幸福!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