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眼中的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在中共媒體的宣傳報導中,大法弟子被誣蔑成殺人犯、神經病、不食人間煙火的異類。被中共一言堂洗腦慣了的大陸有些民眾,大法書還一眼沒看過,根本不知道大法到底是甚麼,大法弟子也沒有真正接觸過,中共媒體怎麼說他就怎麼說,甚至還對媒體的歪理邪說添枝加葉。

那麼,與大法弟子親身接觸過的世人眼中真實的大法弟子又是怎樣的呢?請看下面一組鏡頭,看完後,那些妄言者可休矣。

鏡頭一:「庫管沒沾一分錢,我可以作證」

大法弟子純芳是滄州某企業一名庫管。一次,她的領導在酒桌上與人喝酒。酒興正濃時,閒聊到法輪功。有人說,煉法輪功的嘴上一套,做事一套,最愛佔便宜。純芳的領導拍案而起說:「我企業的庫管就煉法輪功,人家沒沾過一分錢,我可以作證。」

鏡頭二:「是法輪功啊,那我就放心了!」

滄州大法弟子蘭芳是個小商販。有一次,她和丈夫到一批發部去進鞋,也沒多想,背著個大包就到倉庫去看貨。批發部的老闆有點急,大喊道:「這位大姐,你把包放你車上去吧!」蘭芳的丈夫見狀,衝著老闆說:「那是我媳婦,她是煉法輪功的,你放心好了,她不會拿你一雙鞋的。」老闆立刻就露出了笑容:「是法輪功啊,那我就放心了!」

事後,一向害怕說妻子煉法輪功的丈夫,好幾次將這件事講給別人聽,最後,還要自豪的加上一句:「我媳婦煉法輪功,牌子硬著呢。」

鏡頭三:「動了你,就等於掐了自己的鳥食碗」

滄州大法弟子淑慧在自家開了個包子鋪。她蒸的包子餡大皮薄,用的是上等的好麵、好肉、好作料,引得顧客盈門,每天需排隊才能買上。

有個鎮派出所的小警察,他每天早上越過好幾家小吃鋪,到淑慧的包子鋪給所裏的同事買包子,他稱淑慧為大姐。有次,小警察來晚了,包子賣完了,大姐把給家人留著吃的包子賣給了他,小警察很感動。他笑著對大姐說:「其實,我們每當看到牆上、電線桿上貼的、寫的那麼熱鬧(指大法真相標語),知道有你的功勞,但我們就是不願動你,動了你就等於掐了自己的鳥食碗,再也吃不到這麼香的包子了。」一邊說,小警察一邊使勁朝包子上咬了一口,吃得美滋滋的。

鏡頭四:「就你不閒著」

滄州大法弟子田大媽,快七十歲了,膝下子孫滿堂。田大媽年輕時是個病秧子,煉法輪功後身體非常好,是家裏地裏的一把好手。

今年,村裏修田間公路,村裏人都認為這是一個能掙錢又可以偷懶的美差。村長親自到老太太家邀她去修路。老太太幹了幾天,因兒媳要去城裏打工,她要接送孫子上學,就不去了。

村長又找上門了:「老太太還是再去吧。工頭說了,因是日工,去的人淨杵著(不幹活),就你不閒著。」

老太太說:「我送下孫子再去幹活,要晚半個小時呢!」村長說:「那也行,你只要去就行。」

鏡頭五:「咱們今天遇到活菩薩了」

滄州大法弟子劉嫂,在村裏是出了名的熱心腸。這天,鄰居家蓋房子,劉嫂燒水送茶,又給大家講法輪功真相,還把自家院子騰出來讓外村蓋房組的人當免費存車處。

有一回,師傅們正忙著上樑,突然下起了雨。劉嫂將自家的塑料布、木板、紙箱子全蓋在十幾輛電動自行車、電三輪上。等師傅們上完樑下來一看,平時乾淨整潔的劉嫂,身上沾滿了泥水,頭髮上正往下滴著雨水。師傅們著實感動了。

午飯時,大家七嘴八舌地說開了:「咱們今天遇到活菩薩了,電瓶最怕淋了。」「有信仰的人就是跟別人不一樣。」「國家不該打壓有信仰的人。」

鏡頭六:「你是個大實在人,給你個最大的吧!」

大法弟子大李,原是國家公務員,因修煉法輪功被冤判四年。出獄後,失去了公職,在滄州一家私企裏當了個臨時工。時間不長,就被提為部門主任。

發年終獎時,廠裏幾百號人都得了紅包,從幾十元到千百元不等。大李卻分文沒有。這件事,大李一點也沒往心裏去。豈料,晚上老闆把大李叫到他的辦公室,真誠地說:「大李,你是個大實在人,給你個最大的吧!」說著將一個大紅包放到大李手裏,沉甸甸的。

註﹕中共仍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為保護當事人的安全,本文內人名均為化名。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