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恩怨 三天煙消雲散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六日】如果沒有修煉法輪大法,我是沒有能力說服大伯哥和小叔子的,是法輪大法的威德在三天之內化解了大伯哥和小叔子之間四十年的恩怨。

一、恩恩怨怨何時了

去年冬天,公爹去世。老人還未入土,老人的大兒子和三兒子因為給老人打靈頭幡的事吵起來,兄弟之間四十年的恩恩怨怨不但沒化解,還出現了新的嫉恨。這可怎麼辦呢?

我的公婆有七個兒女,丈夫排行老二,現在只剩下大伯哥、小叔子、兩個小姑子,都是四、五十歲的人,也都為人父母了。

婆婆生前說大伯哥與小叔子從小性格不合,兄弟三人睡覺,大伯哥和小叔子從來不能挨著,否則他倆就得打起來。我丈夫總是睡中間。我們結婚三年多,婆婆去世了。據小姑子說,婆婆去世前一天,因小叔子不聽話的事,婆婆與公公生悶氣了,婆婆喝了悶酒,躺下睡覺沒醒,第二天送到醫院檢查,是腦溢血,沒搶救過來。

婆婆去世後,公公有事就找我丈夫,小叔子結婚、三個小姑子出嫁等大事,都是我們張羅的。如今我丈夫去世六年了,按常理我給公公送葬,他們兄弟之間的事,我不多參與別人也說不出啥。但是小叔子知道我修煉法輪功,信任我,有事願意找我商量、拿主意。

那天下午,小叔子讓我勸大哥出殯那天在靈車上扛靈頭幡兒,這時大伯哥的犟勁上來了,也不聽勸了,哥倆吵得不可開交。小叔子媳婦說:「二嫂,你就勸勸他哥倆吧!老人還沒送走,別讓外人笑話咱家。」

小叔子想讓我勸勸大伯哥。大伯哥從小就犟,他和公公多年不說話,父子倆一個桌子吃飯,和別人說話,也不和公公說話,公公也不和他說話,父子倆就這樣犟。

另外,大伯哥以前脾氣暴躁。小姑子結婚三天回娘家那天,大伯哥給新姑爺倒酒,小姑子不讓喝,把倒好的酒順手倒掉了。大伯哥氣呼呼責備小姑子,小姑子不聽,大伯哥遷怒大伯嫂,追到酒店外,彎腰撿了半塊磚頭向大伯嫂狠狠的砸過去,幸虧大伯嫂躲閃的快,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真不知這些恩恩怨怨何時才能了結呀!

二、我是修「真、善、忍」的

丈夫在世時,把錢借給兩個小姑子買房,一人借一萬。我家做生意周轉不開,借了公公兩萬元。兩個小姑子讓公爹給買手機,公爹讓丈夫從借的兩萬元中拿錢買了兩部手機。這樣一來,我們還欠公公一萬五。因丈夫患重病到處醫治,錢都花光了,借公公的錢,也沒還上。丈夫怕他走後這筆錢說不清,臨終前當著我和公爹的面說,還公公一萬五。

丈夫去世半年後,我攢夠錢還公公時,公爹拍桌子大喊大叫,說不是一萬五,是兩萬,買手機的錢讓我衝小姑子要。我急忙安慰他:「爸,你別生氣,我明天給你送來。」我回家找娘家這邊親屬借錢,有的不讓給,說買手機是他同意的,哪有這樣的老人,兒子死了就不認帳了。但是我是修「真、善、忍」的,做人要寬容大度、真誠、忍讓。他是老人,只希望他不生氣,身體好。第二天我又給公爹送五千元。想想小姑子的難處,她們也不容易,所以丈夫生前替公公給她們買手機的錢,我一分也沒要。

過一段時間,公爹又來商店,我笑臉相迎,我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遇到矛盾找自己的不足,看別人的長處。我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照樣去飯店給公爹點他愛吃的菜,公爹看我沒計較他多要去的五千元錢,對他還像以前一樣,心裏很感動。

又過了幾個月,二小姑子來了,一進屋就蹲門口了,連咳帶喘,我問她咋又犯病了,她說別提了,原來我還的兩萬塊錢,給婆婆買公墓花幾千,剩下的他們幾個分了,這錢是背著我和大伯哥分的。我沒有抱怨公爹,我理解、體諒老人的心,可是二小姑子卻因為分錢時公公偏心,氣的舊病復發。

二小姑子有肺結核、條件不好,分的錢最少,一生氣病情加重,借不到錢,找我借三千元錢住院。我勸她、領她去找中醫看,中醫大夫一號脈說看不了,讓去醫院。二小姑子住院半個月就去世了。小姑子如果不生氣,不去爭自己分的錢多與少,把名利看淡,也許人生就不是這樣的結局了。

三、替丈夫盡孝道

丈夫去世時,公公白髮人送黑髮人,心裏萬分難過。我修法輪大法,對誰都要善,我安慰公爹,告訴他我會替我丈夫盡孝道,像他二兒子在世時一樣孝順他的。

大法的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做一個更好的人。這六年來,我總是像丈夫活著一樣善待公爹,逢年過節帶女兒到公爹那過團圓年、給老人買禮物。公公過生日時,我年年都想著。公爹每次去我家商店閒逛,我沒時間做飯,只要他來,我都去附近飯店點四個他愛吃的菜,他愛吃紅燒雞、紅燒魚等,我就換樣給老人點菜。與婆家人也和睦相處。

去年公爹病危,幾個子女輪班在夜間陪護,丈夫不在了,我主動提出替丈夫盡孝道,夜裏值班陪護病危的公爹。公爹一夜不睡覺,三五分鐘就喊你一遍,他一會兒起來,一會兒喝水、一會兒小便,拿來尿壺給他接尿,他又說不便了……我給他擦屎接尿從不嫌棄,有時小叔子想替我,公爹不讓,願意讓我陪他嘮嗑。公公病重糊塗時半夜三更說胡話,讓人毛骨悚然,頭髮好像都立起來似的,輪到小姑子的夜班,小姑子嚇的都不敢陪護,讓她丈夫替她。如果不修煉法輪大法,我也沒有膽量陪公爹。公爹臨終前說出來肺腑之言,他感激我和弟媳,說得了我和弟媳的濟了,說我倆比他姑娘伺候的都好。小叔子和弟媳常感動的說:「咱爸若要走了,每年過年我們都去看你。」我說:不行、不行!還有大哥呢!話就岔過去了。

如今老人出殯的時間都定好了,親朋好友也等著給老人送葬,老人的兩個兒子卻起了爭執,矛盾不斷激化。

婆婆家的事大家都一清二楚,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一定要給弟弟妹妹做個榜樣,用真心感動他們,用善化解他們的恩怨。大哥不聽勸怎麼辦?我就找了三個法輪功學員勸大哥,他們分別講了他們善待家人的事。大哥不犟了,同意給公爹打幡兒了。小叔子高興地笑了,說:「二嫂,這都是你的功勞。」我告訴小叔子感謝這幾位法輪功學員才對呀!是大法改變了倔強的大伯哥,化解了大伯哥和小叔子間的冰疙瘩。哥倆和好了,我才鬆了口氣兒。

不料,第二天晚上八、九點鐘,小叔子來電話說:「大哥又不打幡了,你再去勸勸吧。」我連忙給大伯哥打電話,沒等我開口,大姪女說話了:「不是我爸不打幡,是我不讓我爸打幡。自從我爸給我奶打幡,我家就沒順利過,我就是不讓我爸打幡。我爺的班,我爺的樓都給我老叔了,我老叔怎麼不打?他知道打幡不好壓運讓我爸打,他咋那麼尖呢?二嬸,你說我老叔多不講理!讓別人替打幡他給外人八百元錢,我爸打幡一分也不給,我爸不打,他讓我爸給出八百元錢,他太不講理了,他太欺負我爸了。」

於是我就勸大姪女說:「百善孝為先。你爸這次打幡是孝敬你爺爺,是大好事,是做善事,最大的善事。況且你老叔也不是那麼壞。你爸住院,有困難時,還是你老叔、老嬸東找人西找人,也借給你爸錢,又給你爸看護,給你爸買吃的,關鍵時還比別人強。明天你爺出殯,親朋好友都來,別讓別人家看咱家笑話。你爸是老大,要多擔量弟弟妹妹,孝敬老人。」「那我考慮考慮吧。」不一會兒,姪女兒回話說:「二嬸,這次就聽你的吧,讓我爸打幡吧。」大姪女是個懂事的孩子,只是有個心結沒打開,聽明白我講的道理,就不攔著了。

我剛放下電話,小叔子也來電話說:「二嫂,大哥一會兒打,一會兒又不打的,我對雇的人說明天打不打都給錢,這錢就讓大哥出。」真是按下葫蘆起了瓢。

我又從老三那要來明天主事先生的電話,與他溝通。出殯那天早晨五點多,我又與小叔子冒雨來到主事先生家,果真有個男人坐著,我想自己是修煉法輪功的,遇事應多為別人想,他們也不容易,人家要多少,我今天就給多少,讓老人今天順順利利的走。我說:「你們看著收吧,需要多少錢?」他們說:「那就給二百吧。」我就真的掏出二百元平息了這件事兒。

四、全家一起念頌「法輪大法好」

公公出殯這天,喪事辦得非常順利,回來時天也晴了。一些親朋好友明白了法輪功真相,紛紛退出黨、團、隊,給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大哥今天也是高姿態,小叔子說:「雇人打幡的錢是二嫂替拿的。」大伯哥要給,我沒要。小叔子媳婦說:「二嫂,這錢我替你小叔子拿,你能讓這個家這麼順利把老人送走,我都不知怎麼感謝你,這錢就得我們拿。」非給不可,不要不行。給老人燒期時,我用這錢請大家吃了頓午飯。

三天圓墳回來後,兄弟姐妹說說心裏話,先讓大哥說,大哥不善言表,讓我說,我就沒推脫:「咱爸走了,家裏雖然有點分歧、有點誤解,大哥想開了,高姿態。從今以後我們要多親近!」這時小叔子搶著說:「謝謝大哥!謝謝二嫂!今年過年都上大哥家過年,每人拿二百元,來年到二嫂家去。」小叔子媳婦說:「咱們今後要像尊敬母親一樣尊敬二嫂,謝謝二嫂為我們操了那麼多心。」我說:「不用謝我,我要不學法輪大法,我不會做的這麼好,要謝就謝謝李洪志老師吧!謝謝法輪大法吧!」

接著,全家人就一起念誦了三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小叔子媳婦聲音特別大,樓下就是小叔子的商店,她也沒顧慮有沒有顧客。全家念完三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大哥問小叔子:「你怎麼沒念?」小叔子風趣地說:「我在班上(上班時)天天念。」就這樣在一片歡聲笑語中所有的恩怨、誤解都被融化了。

事後,小姑子說:「大哥現在變了,早先從不知道關心人,現在知道關心人了,跟我說有事打電話,需要錢吱聲。」

法輪大法化解了一家人的恩怨,融化了在小叔子、大伯哥之間擋了四十年的冰山。小姑子也認可大法好,公爹在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父子連心,哪個兒子都是他的心頭肉,哪個父親也不願意看到自己的兒子互相怨恨啊!

其實,我婆家的這些親人先天本性都是善良的,只是他們受了中共宣揚「無神論」、摧毀中華民族五千年的傳統道德的毒害。在當今的中國,人人向錢看,生意場上父子反目、兄弟成仇的現象屢見不鮮,兒女不贍養風燭殘年的父母被父母告上法庭的事也時有發生。如果沒有迫害法輪功這場運動,百姓都按「真、善、忍」做好人,遇到矛盾向內找自己的不足,重德向善,兄弟和睦、寬容,那將是多麼美好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